劉邦的成功之道,為什麼贏的是他?

楚漢相爭末期戰事膠著,軍民疲敝,霸王有些不耐煩了,他提出來一個結束戰爭的方案:劉季,說到底就咱倆的事,我跟你單挑,誰贏這天下歸誰。 《史記》讀到這一段差點沒讓我笑出聲來,霸王難道是耿直可愛的逗比嗎,竟想得出這樣的奇招,把天下當女人來爭了。只可惜漢王不上套,義正言辭地數落了一下霸王的“十宗罪”,再次當著天下人的面把自己放到了“正義”的位置上。估計漢王心裡是這麼想的:“項籍這小子是不是腦袋讓驢給踢了,我這個歲數,你那個年齡,我跟你單挑?讓你把我當鼎給拿了?神經病!你匹夫犯二,我能跟著傻缺嗎?”

藝術美感上霸王是遠勝漢王的,名門之後,年輕孔武,戰功卓著,個性粗獷率直,胯下駿馬,懷中美女。而漢王呢,窮街陋巷出身,無賴好色,貪生怕死,跑起路來連親生兒女都要扔掉。歷史選擇這兩個截然不同的人來了結春秋以來五百多年的殺伐,並讓劉邦取得了最後的勝利,戲劇性十足,又完全不按戲碼套路演,後來觀者實在忍不住想要一究其竟。

“高祖本紀”裡開篇就說劉邦大度好施,喝起酒來沒錢也要多給人錢。大方,無疑是一個成功的領導必需的品質。人都趨利,有好處才願意跟著幹,好處與自己的付出成比例才願意繼續跟著幹。在劉邦什麼也不是的時候,大方讓蕭何、曹參、樊噲、盧綰這些人願意跟他玩,在他成了沛公、漢王之後,大方又讓這些人願意跟他幹。劉邦不僅對他這些發小、鄉親大方,對跟著他幹的各路諸侯也大方,韓信、彭越、黥布、張耳這些人都是些野心勃勃的主,拿了天下之後劉邦都給他們在好地方封了王,大方分享在當時對穩定時局是非常重要的。雖然這些人中很多最終還是反了,但好容易盼到和平安定的老百姓都不願意再打下去了,梟雄們的反叛成了逆潮流。

反觀霸王,氣量就小的多。當初約定好的誰先入關,誰稱王,自己背了約不算,還任人唯親,把好地方都分封給自己人,把老少邊窮的巴蜀地區分給先入關的漢王,這種霸道而缺少格局的做法自然會引起反抗。假使霸王大度一點,給劉邦點面子,給他分塊好點大點的地,漢王可能就不反了。他要再聰明點,再給劉邦手下蕭何、曹參這些人在小地方分個王侯,將劉邦的團隊瓦解一下,楚漢相爭故事可能就沒了。估計這哥們入了關就把主要精力投入到掠奪秦宮裡的金銀珠寶了,搶完再燒了看熱鬧,根本就沒做什麼戰略性思考,一味想著自己的眼前利益。項羽的貪婪粗暴,比之於漢王的“約法三章”,不劫掠百姓財富,就難怪父老們“唯恐沛公不為秦王”了。

成功者都善於為自己在輿論上造勢,古人蒙昧,信奉巫蠱神鬼和王權天授,因而起義的領袖們都會想著法地找些神諭來證明自己的合理合法和勝利必然,從而達到煽動性的效果。史記上說劉邦因母被蛟龍附身而孕,又說高祖斬白蛇是“赤帝代白帝”,還說在沛縣占卜誰做老大的時候所有的卦像都指示高祖最吉等等,這些神神怪怪之說可能是後來杜撰,但可能是當時戰略杜撰。目的無非就是給劉邦套上神的光圈,證明他一定會成功,漢代秦是天意。這麼做做,一來可以在內部鞏固劉邦的老大地位,二來可以招來更多的追隨者。類似的伎倆其實現在也有,只不過換了面目而已。君不見現在很多的領導、成功人士榮譽、成果多的驚人,商賈求高學位,高官要做院士,其實都是為了某種“戰略”需要用榮譽和成就把“高人”被堆成“神人”。看到那些閃耀到令人窒息的履歷表,再加之高密度的宣傳,吃瓜群眾不可避免地陷入膜拜,“大神”的權威和話事權也就隨之而來了。

牛人不一定牛在技術層面,但一定牛在用人層面。讓牛人為自己所用,而且讓牛人很舒服地被用,是劉邦成功的另一個秘訣。稱帝以後在洛陽南宮的“勝利大討論”酒宴上,兩個大臣拍馬屁把成功都歸到劉邦名下。劉邦樂呵呵地說,你們說的那些都是扯淡,真正的原因是:“夫運籌帷幄之中,決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鎮國家,撫百姓,給饋餉,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此三者,皆人傑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都是實實在在的大白話,不臭哄哄地圈佔功勞,自我認知清醒到位。最重要的是,他這麼說聽的人會很舒服,會覺得自己的功勞獲得了肯定,遇上明主了,肝腦塗地也在所不惜了。單這一段話就足以證明高祖是個用人高手,不去跟手下爭高明,而是善於讓手下的高明為己所用。事實上楚漢爭霸的五年裡,很多非常正確戰略性的建議都是張良、陳平這些人出的,劉邦只是在關鍵時刻予作出了正確的選擇。反觀霸王,“有一范增而不能用”,作為領導者的高下就立見了。

劉邦還是一個“撫卹”對手的高手,高祖十二年他下了道命令,給秦、楚、齊、趙、魏這些前“六國”國家的王陵安排人守塚。這看起來是個可有可無的動作,實則又是一步高明棋。自他即位以來,來自“戰國”國家的各種規模的叛亂就沒有停過,劉邦也基本沒做幾天清閒皇帝。這一定程度上證明當時很多漢王朝百姓和貴族的“國屬”感還停留在戰國時期。宗廟社稷、先人先王的陵寢歷來是遺老遺少們寄託哀思和幻想的地方,這種哀思和復國幻想顯然是會攪動不安份血液的。派人守塚釋放的是非常善意和敬畏的信號,它可以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化解當時的種種對立不合作的情緒,讓“各國”遺民覺得受到了尊重,祖宗的體面得到了保全,再不懂事瞎折騰就實在不應該了。安排守塚的次年劉邦就歿了,這之後的漢王朝就基本步入了休養期,大的叛亂不復再現。很難定量地說“守塚”的安排到底在其中起了多大的作用,但可以肯定這個決策帶來的效果肯定是非常積極的。懂得尊重對手的才是真正的高手,嘲諷失敗者往往會給一時的勝利者帶來兩種尷尬:失敗時遭遇更大的凌辱;再也找不到合作的伙伴。

擅於分析和迎合老百姓的需要是劉邦成功的又一個關鍵。 “天下苦秦久矣”,這句話各路諸侯都在說,但做法不一,只有劉邦迎合了這句話後面廣大民眾的心理需求,所以他得了民心,進而得了天下。百姓苦秦,一在勞役,一在酷刑。劉邦入關第一時間廢除了秦法裡動不動就連坐、株連,夷人三族、九族的殘酷法令,這對百姓是一個巨大的心理釋放,關中父老一時感恩戴德,民心頓時向了沛公。而霸王做了​​什麼呢?屠燒宮室,誅殺已經降了的秦王子嬰,這種做派讓民眾非常反感,活脫脫又一個秦始皇嘛,百姓戰兢孱弱的安全、安定希望又變得不可望了。在漢初徵繳叛亂過程中,劉邦常常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先赦叛亂地吏民無罪,僅此一招就足以動了叛亂者的民本,經過幾百年的殺伐,老百姓對戰爭反感到了極致,極容易倒向寬大的漢朝一邊。正是準確地把握住了老百姓的這種心理渴求,劉邦才贏得了更廣泛的群眾擁護。這一條是贏得成功根本中的根本,它和現在的商家要贏得市場就一定會要去挖空心思分析消費者的需要、體驗是一樣樣的。

有一回大臣口吃的御史大夫周昌去覲見劉邦,赶巧正碰上他正揉著小老婆開心,周昌見了要走,劉邦上去把他抓住並騎在他脖子上問“我是什麼樣的皇帝?”,周昌說“桀紂一樣的皇帝”。很多皇帝聽了這話可能就要大開殺戒了,而劉邦則聽了哈哈大笑。這就是劉邦,不是小鮮肉,也不是型男硬漢,“無賴”中藏著領袖的智慧,他這種人用太史公的筆也寫不出項羽那種勇健悲壯的文學美感,但這並不影響他獲得成功。

你喜歡項羽多些,還是劉邦多些呢?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