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寄生上流 寄生虫》:地铁的味道

韓國電影《寄生蟲 寄生上流》最近火了一把,又藉由某位女作家在個人吐槽中的引用,“地鐵的味道”一詞的普及率更高。那位女作家因“地鐵的味道”被網友扒出其作品涉嫌抄襲,差點丟了飯碗和前途,好在網友沒有窮追猛打,事情就不了了之。

       網上對《寄生蟲寄生上流》評論很多,褒貶不一:讚揚者認為這部電影深刻揭示了殘酷的生活現實以及固化的社會階層;批評者認為這部電影反富人的立場太明顯,道德化兩個底層家庭的貪婪爭鬥傷害了富人家庭。

       在這裡,我不去討論整部電影的優勝劣汰,只關注電影中幾個細節:

       一是“地鐵的味道”。在電影中,這句話是社長夫婦私聊時,社長對自己司機的一種異樣感受,善良的社長夫人本來從未有此種感受,但在接受丈夫的言語暗示後,在自己拖鞋抬腳讓司機聞腳臭的同時,卻捏住鼻子表示對“地鐵味道”的嫌棄厭惡,這一強烈對比的畫面深刻刺激了觀眾大腦,很容易抽象為貧富兩個階層的對立。

       其實,用“味道”一詞形容人群,古已有之,譬如:“酸腐的味道”形容老學究,“銅臭的味道”形容唯利是圖的商人,“女漢子的味道”形容敢說敢做的自立女性等等。這些詞語為什麼沒有引起民眾那麼強烈的反感,甚至有時被人用來自我揶揄呢?因為這些詞語都指向鮮明的個性群體,且個性群體只是整個社會的一小部分,不是非此即彼的分別。但“地鐵的味道”太寬泛,太抽象了,除了那些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人,絕大部分人都能聯想到自己,想一想,嗅一嗅自己身上有沒有這種味道,硬生生把整個社會切割成非此即彼的兩個群體,讓一方心生階層優勢,另一方感受人格屈辱,這也是金司機最後激情殺害樸社長的動因吧。

       二是金錢的力量。電影中有兩個鏡頭形成對比:最開始,一家人居住在地下室,總有一個醉漢定期到窗戶前嘔吐和小便,無奈的一家人只是口頭咒罵而已;後來看到大學生朋友怒斥教訓醉漢,他們才明白原來事情可以是另一個樣子的,在他們找到工作解決溫飽之後,父子倆才一齊動手教訓了醉漢。這能算是“窮人氣短”、“有錢說話底氣足”的生動詮釋麼?

       其實,這就是社會潛意識的巨大威力,雖然“人生而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都知道明白,但現實中不斷發生富豪階層高人一等的事情,對民眾的教育力遠勝於紙面上的法律條文,久而久之,一種“窮不與富爭”的潛意識就會成為社會共識。所以,政府提供公開公平公正的司法環境,提供給普通民眾敢於爭取平等的信心,才能共同維護“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本理念。

       三是階層的固化。 “你窮只是因為你不夠努力”,這句話是現實麼?還是欺騙世人呢?一位美國女教授為了證實這句話,放棄優渥的工作及生活,搬到貧民窟開始底層的奮鬥。可現實很打臉,她幾乎嘗試了所有底層工作,不僅要面對各種人群的刁難,別人一句話就能毀了她的努力,而且無論她多努力,房租等基本生活費就花銷絕大部分工資,工作勞累的強度令她睡眠都不夠,殘酷的生活現實讓她只能苟且偷安,人生的昇華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電影《寄生蟲》兩個底層家庭其實都是努力工作的:別墅中原來的女管家兢兢業業,只是為了保有這份收入能養活自己和躲債的丈夫;金基澤全家四口原本渾渾噩噩疊紙盒子為生,但在一塊石頭的指引下,四個人編造小謊言都得到了體面的工作,他們對於工作非常盡心並能勝任其職。但殘酷的現實是,兩個家庭爭奪的同一份工作,一個小意外,就徹底摧毀了兩個本意奮進向上的底層家庭。底層社會上升通道的稀缺和脆弱,就會造成社會階層的固化,待到冰凍三尺,民意的井噴會反噬整個社會。所以,請善待每個人的工作,尊重每個人的努力,社會才能長治久安。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