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蟲是部好電影,但確實不太下飯

From: 周星星BY 處機 。 。 。電影是寫實的藝術,劇本的邏輯性一直是評判一部電影優劣的重要考量標準之一。但這種考量方式並不適用於《寄生蟲》這部電影。他更像是一個寓言故事,每個角色的存在都只是為了表達導演想傳達給觀眾的思考。除此之外,這些角色並沒有本身的價值。從一開始,導演就沒有想給我們塑造一個豐富的矛盾的充滿人性的角色。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會覺得富人單純到愚蠢,窮人猥瑣到一無是處。

人物塑造過於單薄,這在一部正常的電影裡可能是致命傷。但在《寄生蟲》中卻並沒有給電影口碑造成什麼傷害。這是因為,這本身就是一部寓言式的電影,導演用窮人基澤一家和富人樸社長一家把貧富差距、原生環境、階級鴻溝、富人的不食肉糜,窮人的相互傾軋等等一切社會矛盾展現在觀眾的面前。而屏目前的你我就像是看見了被揭開保鮮膜後裸露出來的腐爛物一樣,觸目驚心。


除了兩個家庭外,影片中還有很多揭示主題的帶著符號象徵意義的元素。比如代表著慾望的石頭、永遠清洗不掉的地下室的窮酸味道,社長家的地下室,書架上的司法書籍,以及基澤一家從樸社長家出逃的那晚一路向下的路線,都是導演在向我們傳達電影的主旨。

這種為了主題不惜犧牲審美舒適度的做法,在很多作家的小說中也有體現,比如契科夫、果戈里小說中的角色,很多都是符號式的人物,都是為了作家的主題服務的。

《寄生蟲》是部好電影,就衝這個題材他就值得這麼高的評價。他是一種類型電影,震撼但確實不下飯。可能是我杞人憂天,希望這種表現形式不要成為一種風氣,有些沽名釣譽之徒怕是要東施效顰了。類型猛片一定要有,但是對於大部分導演來說,先學會講好一個故事才是最重要的。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