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家族只有愛可以溢出

《小偷家族》適合靜靜地觀看,有很多微妙的關係、很多人性的話題可以探討,而貫穿全劇的還是那滿得隨時可能溢出的愛。

電影《小偷家族》有幾個非常經典的鏡頭。

鏡頭一,一家六口在屋簷下仰望天空聽著遠處燃放焰火的聲響。

鏡頭二,一家五口手牽手在海邊踏浪。

鏡頭三,奶奶坐在沙灘上默默念叨“謝謝你們”。

鏡頭四,坐在警察局的女主角長久地抹眼淚。

觀影后看過介紹與影片相關的日本草根生活的文章,知道電影不僅僅是講了底層人物生活的艱辛,還反映了許多日本社會逐漸引起人們注意的社會現象(如“消失的老人”等等)。

開篇看到祥泰和治配合盜竊,覺得電影中會出現一些驚險的偷竊情景,但是沒有。最後,祥泰為了保護妹妹而奔跑和跳橋都和整個影片鬆散、平靜的格調那麼融洽。祥泰也許是被治和信代拐騙來的,也許真的如他們所說是在停車場撿到的,讓祥泰當一個小偷是治很自然的選擇,因為偷竊對治來講是一個非常正常的生存方式,在他的腦子裡還形成了“商場裡的東西不屬於任何人”的理論。從道德角度來講,治把祥泰培養成小偷是害了少年,但這就是他能給祥泰的一種愛,因為這樣他們才能輕鬆地吃到可樂餅,電影中吃可樂餅的鏡頭總是給人其樂融融的感覺。

祥泰和妹妹百合同框的鏡頭總蕩漾著淡淡的溫情,邋遢又不合身的衣服,拘謹又隨意的步態,無辜的臉蛋,警惕的眼神,只有回到小屋才能見到的笑臉讓人憐愛,因為他們的童年已經承受了太多的不容易,只有這個小屋、這個家給了他們安全感和一點點的快樂。

少女亞紀的經歷應該是影片的一個盲點,似乎是個離家出走的少女被奶奶收留,似乎又是奶奶為了報復前夫而拐騙回來的“第三者”的孫女,她是故事的配角。影片結尾,亞紀回到老房子,打開房門,你會感到她對這段生活經歷的懷念,以配角的這個舉動讓小偷之家的溫情、傷感和愛溢滿整個影院的空間。

信代坐在警察局長久地摸眼淚的鏡頭堪稱經典,這個長長的鏡頭讓人欲哭無淚。祥泰和百合怎麼稱呼自己?叫媽媽?那麼還能叫什麼呢?他們本來就是陌路,她希望保護像天使一樣的百合,抱著她看天上的星星,給她偷來漂亮的衣服,而回到父母身邊的百合只有自己一個人仰望天空。牢裡的信代覺得自己不可能再給祥泰一個有愛的家,便將“撿到”祥泰的地方告訴了他,治對祥泰最後會不會離開自己充滿焦慮,而看到跟著車狂奔的治越來越遠,車上的祥泰小聲地叫了聲“爸爸”。

奶奶經歷了丈夫的背叛,也許會孤老終生,反而是這些看似沒有任何關係的人讓她覺得需要說“謝謝你們”。奶奶的眼裡就是五個手牽手踏著浪花的陌生人,他們像一家人一樣來到海邊,原因也許是因為百合還沒有看到過大海。

奶奶說要不是天氣不好應該這時候會去看焰火,治還與她調侃兩句。一家人坐在屋簷下,仰望天空,聽著遠處焰火的聲音,鏡頭慢慢拉遠。遠處的煙火是他們無法企及的生活,而在這個屋簷下裝著滿滿的隨時可以溢出的愛。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