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父如子:溫吞一碗水

抱錯孩子這回事,怎麼看都像是本地新聞才會大加報導的故事。是枝裕和卻把這個題材拍成了一部長達兩個小時的電影。就像典型的日本影片,這部[如父如子]繼承了一貫的日式電影家庭風格,平平淡淡中帶點曲折,又在結局一如既往地回歸了溫暖。看的時候當然都有些感動,但回頭想想,故事似乎又有點避重就輕,把生活本來就有的尖銳也抹去了。

就在兒子慶多上小學前,野野宮良多被告知自己的孩子居然抱錯了,一番慌亂的安排後,他見到了在別人家養育的親生兒子琉晴。事業有成、對孩子要求嚴格的良多陷入了倫理上的困境:一面是養育了6年的孩子,一面是流著自己血脈的孩子,該不該交換。兩家人初期接觸的劇情,是我最滿意的一個部分,把兩家人互相的戒備、成年人心理的略陰暗擺上了檯面。導演將兩個家庭設置得頗具有對立性:良多事業有成、收入頗豐,對孩子卻是整天一副鐵板面孔。另一個家庭的父親齋木則是靠著修理電器為生,渾身散發著市井氣息,一直關心著能從醫院那裡拿到多少金額的賠償,但他對孩子卻願意花時間陪伴。一個是富爸爸,一個是好爸爸。但鏡頭從良多的視角打量過去,齋木顯得有些一無是處:兩家庭的聚餐他搶著買單,卻是為了開發票讓醫院報銷;喝飲料很沒教養地將吸管咬得不像樣子,導致琉晴也如出一轍,凡此種種,帶出兩家之間的矛盾,讓我對後續的劇情不免有些期待。

交換孩子之後,慶多會不會也嫌棄自己的親生父親?而琉晴一旦住進了良多高檔的公寓,會不會也對養育自己6年的齋木嗤之以鼻?擁有三個孩子、經濟拮据的齋木會不會接受良多的一筆賠償金,從而把兩個孩子都讓給他?

我是性惡論的相信者,小孩子在尚未形成道德觀念之前的選擇,其實有時候蠻能夠刺破人們辛苦建立的道德標準(所以才有“童言無忌”這種自我安慰的話吧) 。這是我期待能在這部電影裡看到的道德困境。不過,是枝裕和似乎不願意把問題搞得這麼複雜,或者說,他寧願相信小孩子的天真。在接下來的劇情裡,慶多很好地融入了齋木家庭的溫馨氛圍,而琉晴也沒有被良多裝修精良的家吸引。導演把問題聚焦在野野宮良多身上,故事也走向了良多怎樣學會做一個好父親的小格局。

於是電影的氣氛沒有一開始那麼刻薄了,琉晴的離家出走、妻子的責怪等等細節,讓這個男人開始重新考量自己的父親角色。知道抱錯孩子後,良多的第一句話是:“果然。”這條件反射般的回應透露了他對兒子的不滿意。事業成功的良多對孩子要求頗為嚴厲,他將成年人對自我的要求投射在年幼的孩子身上,以至於收穫的是深深的失望。我一直有種感覺,那就是做成功者的孩子會很慘,因為成功者不會學著接受失望,而孩子往往會令他們失望。

電影的最後,良多開始學著做一個隨和的好爸爸,他和慶多和解,修復了父子關係,也修復了自己父親的角色。總的來說,倫理的困境、不過是電影一個無關緊要的主題,導演也輕鬆地加以略過,是枝裕和真正在意的,還是一個父親在曲折的換子事件中重新找准父親定位的過程。想想有點失望,沒能看到更具有張力的劇情和激烈的矛盾,但轉念一想,當初挑這部片子看,不正是看中了日本電影的平淡。一碗白水,有時候比顏色鮮豔,氣味刺激的飲料要健康得多呢。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