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父如子/我的意外爸爸》:我承认我可能一直没有理解我的父亲

前幾天微信朋友圈裡一好友分享了一篇文章,講扎爾伯克為人父母的所作所為,並附點評說“扎爾伯克式父母”的關鍵還是在於那個“式”字。這句話很有意思。這個“式”字讓家長們學習的關鍵從人變成了精神。

當然,這只是個引子,和我今天要說的電影可能只有家長兩字是相關的。我要說的還是電影,一部叫做《如父如子》的片子。

豆瓣評分

影片中的良多可謂是成功的典範:他不斷教育自己的孩子要努力,要奮鬥,要不甘心。而雄大則是孩子小時候的理想父母:理解寬容,也願意花費更多時間來陪伴孩子。

 良多始終教導孩子要做到更好, 雄大則一直花時間陪孩子.

很難評判當兩者只可取其一時,到底哪種父母更好。我自認比較早熟,對於兩種父親的心理均能理解。但直到觀影結束,直到電影裡面的良多抱著慶多開心的笑了出來時,我才發現,其實我可能根本沒能理解我的父親。

良多最後抱住慶多,開心地笑

我很難理解父親的良苦用心,就像父親很難理解我的意圖獨立。朋友曾說父權就像一座山,她終身都在試圖翻越那座山。我自認自己早就越過了這座山,卻發現很可能沒有仔細觀察過那座山,抹開所有的雲霧和肌理,直達內心地看到父親的本質。

我的父親就像是一個被囚籠限制住的猛獸,戴上鐐銬的梟雄。他畢生都在試圖掙脫他體制化賦予他的既定軌道,又卻只能通過喝酒來麻痺自己囿於命運的無力感。但他老了,他漸漸地屈服於了命運。少了激情和熱血的他只能將他的夢想與期望加之於我——無論我到底是怎麼想的。這個期冀輕到我可以隨手拋棄,但又重到我無力承擔。我始終都在懷疑自己做的不夠好,覺得父母養我就像搞了一筆投資,原本能賺一百萬的現在只賺了十萬。


良多最終也承認了自己的缺陷,向兒子坦白

慶多可能也是這麼想的。當綠問他:你覺得學鋼琴有意思嗎?不用勉強哦。他回:但是爸爸誇我了呀。對於他來說,他可能感受不到學習鋼琴的樂趣,也不是多有天分,更談不上真的熱愛。但是像這樣彈鋼琴能讓父親開心,就是他最高興的地方。這是孩子對於父親的愛,這也正是良多作為一個“從來沒有失敗過的成功人士”,更是作為一個父親所感受不到的。


不瞞你說,慶多這回答萌我一臉血

良多說,比起以後吃苦,還是現在努力一下比較好。但是擁有更多的財富並不意味著生活得更好,兩者既不構成充分條件也成不了必要條件,兩者沒有必然的聯繫。甚至,良多正為此而在吃苦——他在物質方面是成功的,相當成功;但是在於與孩子的相處上,他並不是成功的。他感受不到孩子的細膩情感,以至於他起初在血緣與時間上選擇了血緣,讓他差點失去了他所深深愛著的孩子。


妻子對他的憤怒與斥責

父親與孩子的相似,取決於相處的時光,而絕不取決於血緣。所謂的血緣關係應該是一種複雜的基於情感的由時間培育的因果糾纏,而不是中間搭了氫鍵的兩條DNA——血緣關係哪該是那麼冷冰冰的?血緣關係中最重要的溫情不在了那還叫什麼血緣關係?

還好,良多最後終於成長了,成長為了一個父親。或者說,他懂得了應該花費更多的時間與孩子相處,給了影片一個美好的結局。從生物學的角度上,的確,雙方父親與他們的孩子並無親子關係。

 每份親子鑑定都會有個前提:在生物學角度上, 但是從愛的角度上,那就是父與子啊。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