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生死線 克隆人

生命具有超越性,或者說如果不能透過超越時間和空間的“臨在”去看待生命,那麼這一生注定是痛苦不堪的,你感嘆基努李維斯的遭遇,其實我們自己的一生又好到哪裡去呢?

前天,我在梳理11月份的科幻片單時,驚訝地發現自己漏掉了一部《克隆人》,主演還是大名鼎鼎的基努·里維斯。想當初他在《黑客帝國》、《魔鬼代言人》裡的盛世美顏簡直驚為天人,如今年過半百的他仍活躍在大銀幕上!打開購票軟件,才明白為啥漏掉了這部片子。

《克隆人》上映首日的排片只有可憐的3.9%,第二天就斷崖式地下跌到了1.8%,我去看片的當天,排片率只有可憐的0.1%。上映影院屈指可數,最近的影院也有好幾公里,而且一天只有一場。

影片中,基努里維斯飾演的是一名科技公司的腦神經科學家威爾·福斯特,他的工作是把剛剛死去的軍人的大腦意識轉移到機器軀殼裡,但實驗屢告失敗。最成功的一次實驗也僅僅讓植入人腦意識後的機器人說出一兩句話,但機器人沒有理性,三下兩下就把自己給拆散架了。

威爾盡量不讓自己受到實驗失敗的影響,帶著妻子和孩子們週末出遊,途中下大雨,發生了車禍。除了威爾,妻兒全部慘死河中。悲痛欲絕的威爾沒有報警,作為一名神經學家,他決定鋌而走險。

威爾把自己的實驗助手——艾迪叫到了車禍現場,用意識存貯器把家人的意識複製下來,讓艾迪把家人的屍體處理了,處理了······緊接著,威爾讓艾迪從他的實驗室偷出四個克隆艙。艾迪覺悟很高,知道挪用價值幾百美金的公共財產會帶來的危險,所以只偷來了三個艙。

威爾陷入了掙扎,出於某種固執的原因他堅持這些艙只能用一次,於是他用抽籤的方式,抽出了那個被放棄掉的家人——自己最愛的小女兒佐伊。為此,他拿出了另外三位家人的意識存貯器,把他們所有關於佐伊的記憶給刪除了,刪除了······雖然艾迪表示之前克隆的動物要么是畸形,要么內臟都長在外面,但威爾依然滿懷信心,結果17天的培養期結束後,妻子、大女兒、兒子的身體真的完美地克隆成功了,成功了······身體復活了,意識能否植入身體呢?之前失敗的實驗讓威爾不敢冒然行動,他把家人催眠了,催眠了······

百思不得其解的威爾透過妻子的腦電波反應悟出了一個重要的道理:人類的意識當然會排斥機器的身體,所以之前的實驗會失敗,但人類的意識移植到人類的身體,肯定不會出現排斥反應啊!
就這樣,威爾的家人植入意識,他們復活了,復活了······

影片最後,威爾根據自己領悟到的“排斥”原理寫了一套新算法,把他自己的意識植入進了機器軀體。移植了人類意識的機器人能量爆發,滿血滿魔原地複活。機器人成了威爾的複製版,複製版威爾開了一家克隆公司,專門為瀕死的富豪們提供返老還童/起死回生服務,機器威爾成了大老闆,賺大錢······

前幾天掀起軒然大波的基因編輯已經嚴重挑戰了人類倫理,基努的這部《克隆人》更讓人大跌眼鏡。片中對克隆技術的態度已經近乎頌讚,在意識移植技術的輔助下,克隆就可以讓人起死回生,能夠讓摯愛的人回到身邊。影片開頭威爾深陷移植失敗的困擾時,妻子曾經提醒過他,你是不是僅僅複製了人的意識,但忘了複製靈魂?這麼深刻的問題卻在威爾實驗成功的歡呼雀躍中被拋到了九霄雲外,因為電影告訴我們,人沒有靈魂,複製了意識就是複制了人。

影片邏輯漏洞太多,劇情硬傷太傷,倫理爭議太大,那為什麼基努還要拍這樣一部片子呢?或許基努是想在銀幕上圓自己的一個夢吧。在現實生活中,基努·李維斯經歷了許多離別之痛。

13歲時,他的父親毫無徵兆地離開了他的生活。

29歲時,他失去了自己的摯友瑞凡·菲尼克斯。

35歲時,他的女友珍妮弗·塞姆生下了他們的女兒,但孩子剛出生時就是一個死胎。

37歲時,正在拍攝《黑客帝國2》的基努得到噩耗,女友珍妮弗發生車禍,當場死亡。

39歲時,基努得知相依為命的妹妹得了白血病……

在搜索引擎裡輸入“基努里維斯”,出來的第一個搜索建議就是“基努里維斯的悲慘人生”。

網上討論他悲催命運的帖子不計其數,無數人為他扼腕嘆息:世俗的名利,他早都有了,他所失去的,再也不回來。

《克隆人》是基努在大銀幕上編織的一個夢。現實中,他喪失摯愛;電影中,他通過克隆技術讓摯愛起死回生;電影中,複製版的基努如此強大,現實中,真實的基努何其無奈,讓人心疼。

人,一個擁有真實生命的人,才能帶來一種絕對無法被他人所取代的“臨在”。基努所尋找的正是這種“臨在”。好比我們品一副梵高的畫,聽一首貝多芬的音樂,看一部基努里維斯的電影,創作者不在場,他們透過其作品與我們“臨在”。生命具有超越性,或者說如果不能透過超越時間和空間的“臨在”去看待生命,那麼這一生注定是痛苦不堪的,你感嘆基努李維斯的遭遇,其實我們自己的一生又好到哪裡去呢?

這種“臨在”十分特殊,特殊到只有靈魂與靈魂之間可以通過不在場的“臨在”相交,生命本質的相交是透過靈魂的內在表達,人們用“臨在”透視靈魂。一個沒有靈魂的“臨在”,好比一個人花上億美元去買梵高的畫,他買到的不是梵高的“臨在”,他要么是洗錢要么就是戀物;也好比基努里維斯希望在電影夢裡,用克隆的方式複活摯愛,他復活的也不是摯愛,是思念、是那位摯愛在靈魂中與他相交的“臨在”。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