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超腦48小時|與大腦談戀愛

從電影院出來,回家一搜,才發現主角是大明星凱文·斯科特那,曾經喜歡他的《與狼共舞》,居然沒認出來。不過我覺得他與湯米·李·瓊斯組成的陣容,電影應該就錯不了。

這部電影我給6.5 分(滿分10分),儘管分數不算高,但是這是一部相當感人的電影,絕對值得坐在電影院裡,從頭看到尾。之所以分數低,是因為電影本身作為犯罪、懸疑以及打鬥題材,這幾方面的特點表現不夠充分,邏輯性不是很強,劇情也不是特別緊湊,情節進展緩慢,懸疑味道不濃,反面人物上來就暴露了,起因、目的也交代的非常直白,也沒有犯罪題材特有的那種緊張和血腥。而作為一部3D 電影,除了幾個空中俯瞰城市的場景,也實在沒看出來有什麼3D 特效存在的必要。


好了,缺點說了一籮筐,該說優點了。我覺得這部電影打著犯罪懸疑的旗號,其實更像一部親情、人性大片。當然此片商業氛圍濃厚,自然也劃歸不到文藝片那一撥裡。但是儘管如此,還是值得觀看,為什麼,因為此劇特別會催淚,特別能找人感動的點,也善於將一點點科技的因素融入到人性之中,迫使人不得不代入主角的角色,共同體驗那種糾結與生死掙扎。電影的成功標誌之一,也是代入感強烈,假如觀眾能夠把自己的情感強烈的代入到主角的情感之中,那麼毫無疑問,整場觀眾就會沉浸在電影塑造的情感之中。甚至當片尾音樂響起的時候,都久久不願意站起。能夠做到這一點,那就是相當成功了。

電影的主角,傑里科(凱文·斯科特那飾演)身世可憐,母親跟他說,他的爸爸不是他的爸爸,他是她跟別的男人生的,然後他一直叫爸爸的人把他從車裡直接扔了出去。他的大腦摔傷,大腦的一部分停止發育。從此以後,他無法感知感情,愛、傷心等感受,無論別人怎麼跟他解釋,他都無法理解。他逐漸長成一個彪形大漢,但是因為無法體驗情感,沒有快樂悲傷,他走上了犯罪的道路,數次被抓進監獄,無論接受怎樣的教育,都無法變成正常人,他無懼傷害,也對給別人造成任何傷害沒有絲毫歉意,因此監獄將他脖子鎖上鍊條,關在鐵柵欄裡。

此時,科學家兼醫生弗蘭克博士(湯米·李·瓊斯飾演),同中情局的特工一起,來提走了犯人傑里科。因為特工比利·波普剛剛死亡,而其大腦中存在著一個秘密,這個秘密與國家的安全息息相關。弗蘭克博士主導了一個大腦記憶轉移手術,將已死的特工比利·波普的記憶完全植入了傑里科的大腦之中,之所以選中傑里科,也是因為他從小受過腦傷,其大腦的一部分停止發育,相當於一片空白,恰恰可以利用來存儲完全不同的記憶。

前情基本交代完畢,電影進入了感人模式。傑里科醒來之後,特工比利·波普的記憶發生了作用。傑里科本人是一位簡單粗暴,沒有感情的人。他的身形彪悍,力大無比。雖然有了別人的記憶,但是暫時他還是按照傑里科的行為習慣行事,但是每一個行為都悄悄滲入了特工的影響。他有著傑里科的力氣和身手,同時又兼具了特工的聰明與邏輯思維。當他發現危險降臨時,他能果斷而又安靜的打開汽車的後門,從後面勒死了前面的司機,之後,將想要置他於死地的特工全部幹掉。瀟灑離去。

他闖入便利店,直接槍東西,他直接開走別人的汽車,他要了吃的不付錢,誰敢不服,要么打一頓,要么直接揍死。這一切的行為都是非常粗暴、冷血,做這一切時,他沒有任何同情心,沒有為任何一個無辜的生命動過一點惻隱之心,但是他已經開始無意識的使用他從來沒有用過的語言法語,同時迅速掌握了計算機技術,能夠連上中情局的網絡,並切斷別人的連接。於此同時,大量比利·波普的記憶湧上腦海。一種非常陌生的情感襲擊了他,那是愛。

他非常困惑,也非常不滿,因為他不喜歡愛,那讓他感覺難過、甜蜜、牽掛,同時讓他感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柔軟,一種讓他心跳加速,自己也說不上來是好受還是難受的感覺。為此他十分懊惱,他找到弗蘭克,要求弗蘭克解決他的問題。弗蘭克告訴他,他只有48 小時的時間。也就是說他只會擁有這個陌生人48 小時的記憶。然後就會消失。那時候,他還沒意識到這48 個小時意味著什麼。

他鬼使神差的,或者受記憶的指引,來到了比利·波普的家,看著熟睡中的妻子,孩子。他腦海中浮現出一幅幅曾經相親相愛的畫面。他受到觸動,但是依然按照傑里科的路子,將妻子捆綁了起來。但是在進入孩子的房間時,望著孩子熟睡的臉,他沒有行動,而是迅速離開了。他掠奪了一堆東西,拿到當舖去換錢。在即將成交的一刻,他拿回了那把小梳子,那是女兒的梳子。梳子的甜蜜記憶一遍遍衝擊著他的腦海。他選擇了留下這把梳子,並在下一次進入比利·波普房子的時候,將梳子交還給了妻子。也正是這個舉動,讓妻子開始放棄對他的抵觸與懷疑,開始熱切的與他溝通起來。

那是他受傷之後,身上有血。妻子拿著槍,隨時準備對他扣動扳機。但是傑里科種種行為顯示,他並不會傷害她。直到她問他,只有他們兩人知道的秘密,他表示她愛她的小動作,他將手指放在鼻子上。他說,那代表我愛你,他非常愛你,真的。那一刻,她覺得他就是自己的丈夫,儘管外形完全不同,儘管他看起來曾經是那麼的暴力,但是他表現出了非常溫柔的一面,並且就好像丈夫在世一樣,他永遠不會傷害她還有孩子。之後,他給孩子做了華夫餅,又同孩子一起埋葬了代表爸爸的娃娃。

這一切進行的非常溫情,傑里科逐漸被比利·波普所代替。但是48 小時很快就要到了,這種溫情的屬於別人的記憶正在悄悄離他而去。而此時,國家的危險尚未解除,妻子和女兒卻被壞人綁架了。傑里科的記憶正如空氣般慢慢蒸發,他甚至開始忘記比利·波普記憶中的一些名字。但是他的情感世界卻依然遠遠的離開傑里科。他愛上了比利·波普的妻子,女兒,或者說,他認為那就是自己的妻子女兒。他對她們懷著深深的情感,願意用生命保護她們。

中情局的官員跟瘋了一樣著急。電腦天才荷蘭人查到的國家安全網絡的漏洞,可以肆無忌憚的向外發射導彈。中情局以及一夥試圖毀滅世界的壞蛋,都在尋找這個荷蘭人,而荷蘭人的精神臨界點也快到了。他按下一枚導彈的發射命令,又將其在空中擊碎。兩伙人都在尋找荷蘭人。而這個荷蘭人究竟居住在哪裡的記憶就存儲在傑里科的大腦之中。那是死去的特工比利·波普的記憶。兩伙人都在尋找傑里科。然而壞人一夥卻率先一步綁架了比利·波普的妻子和女兒。

傑里科想盡辦法拿到了荷蘭人的閃盤。此時,國家命令他,不要管那個女人和孩子的生命,一定不能將盤交給壞人手中。否則,這個國家將毀於一旦。在那個時刻,沒有人關心那個女人和那個孩子的生命。只有傑里科,這個腦子裡裝著特工比利·波普記憶的曾經的冷血無情的罪犯。妻子孩子的記憶正在如煙霧般飄散,很快她們就將從他的腦海中消失。但是他卻牢牢記住了他愛她們。他要誓死保護她們。

電影的最後,當然是傑里科耍了聰明,既救出了妻子孩子,又將壞蛋一夥炸成灰燼。他身負重傷,僥倖被救火,但是喪失記憶。此時弗蘭克還有中情局的領導,以及妻子孩子,一起努力,在他們結婚時的海灘上,試圖喚起他的比利·波普那部分記憶。根據美國電影一貫的happy ending ,最後當然是他的記憶被喚醒,大腦完全變成了比利·波普,一家三口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電影從比利·波普的記憶漸漸在傑里科大腦裡開始起作用開始,就不斷的催淚。一個粗漢突然擁有了柔情,他的每一個小動作,每一個眼神,都彷彿是無辜的小動物突然被愛被保護,然後也萌生出了恩情。那種壞人變好,冷血變溫情的場面,著實讓每一位觀眾頻繁飆淚。尤其是與妻子孩子的互動,讓人萌生出一種美好的感動,覺得這世界上,能夠發自內心的去愛一個人,保護一個人,能夠被愛,被保護,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看這部電影的好處就在於,將我們平常慣於麻木的情緒放在水里浸泡一下,讓我們的情緒在感人肺腑的情感之中滋養一下,宣洩一下。生活在都市裡的人們,都太精明,也太冷漠,生活中難有大喜大悲,看了這部電影,可以讓自己心中的溫暖和感動都放肆的發洩一下,於身心都有益。因此我建議大家,有空的都去電影院看看這部電影吧。你會收穫滿滿的感動,給身心充氧。

說點題外話:既然大腦的記憶和邏輯甚至情感都能夠提取、保存,那麼未來,是否可以將人的記憶存入機器人的大腦,然後誕生一個個擁有高智商,同時又擁有著人類情感的機器人呢。與這樣的機器人談戀愛,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又或者,當儲存大腦記憶的技術存在以後,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變成不死之身,永遠將自己的思維借助機器存留下去? 來源:七叶美好影书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