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街日記 | 我們想要的日常

香田幸三姐妹尚年幼的時候,爸爸出軌,媽媽逃離了這個傷心地,狠心地把她們都留給了姥姥照顧。姥姥去世後,香田幸一個人承擔起了整個家,三姐妹平靜地生活,突然有一天收到了爸爸的死訊,在爸爸的葬禮上,三姐妹遇到了爸爸和第二任妻子留下的妹妹淺野玲,香田幸看出了妹妹並不受繼母善待,邀請妹妹來鎌倉共同生活。

在鎌倉這個有山有海的小鎮上,在姥姥的老宅院裡,打開門窗就能看到很好的風景,淺野玲的窗前有風鈴,每次她寫作業時都有好聽的風鈴聲。院子裡的梅子樹慢慢老去了,結的梅子一年比一年少,她們仍然用梅子釀酒,甚至家裡還保存著姥姥在世時親手釀的酒,大家都曾藉著梅子酒說出過自己的心事,也藉著梅子酒互相表達關心,但是導演很節制,情緒從不炸裂。

四個姐妹,會坐在院子的走廊裡,漫不經心地喝梅子酒,吃東西,閒聊天,就是這麼簡單的日常,簡單的美好。在一個夏夜,四個人都穿上和服,在院子裡放煙花,那是大家都很幸福的時刻,香田幸的衣服是姥姥留下來的,淺草玲的衣服又是香田幸的,家族的情感藉著有形的無形的一切在傳遞。

家裡到處都是姥姥的味道,和爸爸的味道,家裡供奉著親人的牌位,姐妹們有心事時,心情好時,都會過來敲一下鐘拜一拜,親人從來不曾離去,都在守護著這個家。香田幸給大家做的沙丁魚飯,是爸爸經常做給淺草玲吃的,媽媽教會香田幸的第一道菜也是最後一道菜,她們經常做來吃,藉著日常裡的一切,表達說不出口的掛念。

四個姐妹各有心事,香田幸對未能照顧父親而遺憾,對讓淺草玲一個人承擔了照顧父親的責任而愧疚,她埋怨媽媽,但是內心深處又渴望媽媽的關注,所以她盡心盡力地照顧著家,為了證明自己能做的很好,她和媽媽見面時總是吵架,但是又在媽媽臨走前抓緊時間和媽媽相處,陪著媽媽去給姥姥上香,又跑回家給媽媽帶上梅子酒。她也愛上了有婦之夫,最後只能惜別。

淺草玲一直認為是自己的媽媽破壞了別人的家庭,也對姐姐們心有愧疚,她越在意越乖巧,直到最後,她真正地放下了,才開始有了孩子的調皮。香田幸說,淺草玲被剝奪了童年,她的男朋友提醒她,你也是被剝奪了童年的人。越是這樣,她才越想守護妹妹們。

在家裡的一個門框上,刻著三個姐妹不同年齡段的身高,最後香田幸也把淺草玲的身高刻了上去,她們感謝爸爸,給了她們這麼好的姐妹。

和任何一個小鎮一樣,總有熟悉自己父母的老鄰居,總有大家愛了幾十年的老餐館,有著她們熟悉的美味,還有對孩子們疼愛有加的大嬸,有厭倦了大城市來這裡的才俊,有登上過珠峰一生難忘的鞋店老闆,大家彼此熟悉、彼此照顧。

幸福的日常,平靜的日常,就像香田幸下班回家時手裡拎的菜。

在一個春日,淺草玲的同學騎單車帶她去櫻花隧道,路兩邊櫻花開得正盛,花瓣飄落在身上,是幾代人都有過的記憶。

“能夠感受到美麗的事物是美的,這種感覺真好。”她們的父親說過,她們的鄰居也這樣說。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