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盜之城 城中大盜》:文藝犯罪片的罪過

這部《城中大盜 狂盜之城》在我電腦上的版本一直更新,從DVD版到BD版再到加長版,一直都沒看。某天晚上看了半個小時扛不住睡著了,但其實心裡還是惦記著的,於是拷到手機上,在某天出差的路上看完了。

對於小本的記憶,之前我一直停留在《珍珠港》裡那個臉僵僵的形象,以及後來《五路追殺令》裡出場超牛X然後就掛了的角色。後來他轉當導演,我有聽說,但都沒看,反而老在SNL上看他毀三觀。今年的《逃離德黑蘭》還未上映,光是看雜誌上的介紹,就覺得這小子厲害–在我眼裡,能把政治片拍出商業片味兒的都是厲害角色。 《逃離德黑蘭》還沒看,但光是小本的造型就很文藝了。看完這部《城中大盜》,給他的定義,仍舊是文藝。

流行界一直有一句話:三十年一輪迴。大意是任何時尚由古至今都是差不多的,發展到一定程度,就迴轉回去搞復古,順帶一點創新,變成新的時尚,然後等著下一個階段的複古。上個世紀80年代,港片正值巔峰時期,隨便一抓就是一大把警匪片。一個警匪題材的大綱,可以和任何類型的劇本搭配:愛情片、動作片​​、倫理片、復仇片、文藝片等。但是那時候香港電影大開大合,為迎合觀眾什麼都能丟,於是被西方影圈批評“技術粗糙,不成章法”,被中國媒體批評“低俗不堪,文化沙漠”。未料到多年以後,當年被這些“詭異”的港片哺育過的年輕人長大了,開始把老港片那種感覺帶入了新世代的電影之中。其中以痞子昆汀為代表性人物,“竭盡癲狂,竭盡過火”一詞在他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以至於成為了一代文化導師。

前段時間瑞恩高司令主演的《亡命駕駛》也是一股濃濃的文藝港片範兒,如今,又有了《城中大盜》。

如果按現今主流影片的標準來看,《城中大盜》的故事未免有點單調。作為一部犯罪片,槍火交戰的場面也略顯薄弱和簡單,故事的結局更是既不滿足觀眾需求,又浪漫的不切實際。但是,本片的很多細節,卻讓整部影片在某些方面上升到了另一個層次。

《城中大盜》最大的亮點是攝影。影片中的故事發生在波士頓,主角是一幫以搶劫為生的兄弟夥,他們和他們的朋友都是社會最低層的人群,終日與啤酒和毒品為伍,看不到未來的希望。但是這樣一個陰鬱的城市,卻無時不刻的在鏡頭中展現它明媚燦爛的樣子。影片中用了大量的航拍鏡頭展示波士頓,那些紅牆綠瓦的建築,人煙稀少的街道,給人一種寧靜的美,卻又感受到一種難以言喻的悲涼。當看到男主角的剪影在廢棄的公車上憤然開槍,當看到陽光透過女主角的秀發透射過來,當看到車流穿行之後兩個兄弟爭執互毆,你會忘了這原本是一部主題陰暗的犯罪片,而完全陷入它的文藝氣質當中。然而,前期的畫面越唯美,就越讓人擔心主人公們的最後結局。

這個故事中的人物性格塑造是第二個亮點。

曾經有個武漢本地的老編劇跟我說:“好的劇本就是整個故事符合思維邏輯。”我當時沒有反駁他,但是我內心一直有個和他不一樣的想法,我覺得好的劇本應該是符合故事中每個角色的思維邏輯,整個故事都符合的,那隻是編劇一個人的思維邏輯而已。和這位老編劇有一樣想法的人在國內不在少數,甚至很多人就是以此為生的。這就是為什麼當你在看一些國產電視劇的時候,總感覺故事極其荒謬,而任何角色都像是一個性格,毫無個性可言。甚至會發現,成功的電視劇總是如此雷同,《奮鬥》和《我的青春我做主》一樣貧嘴,《激情燃燒的歲月》和《甜蜜蜜》一樣的軍旅生涯,《北京青年》和《北京愛情故事》一樣的矯情做作。

《城中大盜》中,你不會對人物所作所為感到驚訝。你可以理解為何小本的角色和女主角產生感情,你可以理解JR角色的暴力傾向和臨死前的那一大口可樂,你可以理解小本相識多年的女友為何出賣他,你可以理解削瘦的賣花老頭為何殺人不眨眼,你可以理解滿口髒話的警察雖然惹人厭但真的不是壞人。因為角色的塑造就是那麼真實可信,不管他們處在哪個立場,他們都是活生生的人,都是一個擁有復雜感情和思維的個體。

不過可惜,加長版的2個半小時的長度,還是把這部影片變成了一部“非主流”電影。你可以把裡面的每個人都拿出來做詳盡的分析,卻沒有辦法在整部影片中找到讓你關注的重點。文藝片的氣息大致都是如此,畢竟導演自己的想法,不是誰都可以共鳴的。

評分:75.

綜合評價:一流的攝影,二流的演員,三流的劇本。

適合觀眾:有耐心耗2個半小時看導演講訴波士頓老百姓自己的故事的人。

摘自: 蔡小馬的電影樂園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