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與我

狐狸與我(又名伴狐同行,狐狸與孩子,狐狸小姐你好嗎,狐狸與我:我和她的冒險日記,狐狸和幼女,The Fox & the Child,Le renard et l’enfant )劇情與觀後感

電影《狐狸與我》從我放學回家的路上開始,那一年,我十歲。那是我第一次近距離見到一隻狐狸,它有著一身火紅色的美麗皮毛,正在草地上歡跳著捉田鼠。我慢慢靠近它,感覺我們之間靠得如此之近,可就在我快要撫摸到它的那一刻,它還是嗖地一下逃跑了。我看著它跑遠的身影,暗暗下決心,我一定要馴服這只狐狸。

此後,每次放學回家我都會去上次與它相遇的那個地方,期望還能夠再見到它。我爬上那棵高大的山毛櫸樹坐著等它,可總是見不到它的身影。就這樣,夏天過去,直到秋天,闊葉林開始落葉,它還是沒有出現。直到冬天,我還在尋找它,看著那些雪地上的腳印,野豬的、刺猬的、鹿的、還有狐狸的,我高興極了,知道它還在這座森林裡。在堆滿厚厚白雪的森林裡,我沿著狐狸的腳印尋找,但忽然傳來的一陣狼嚎將我嚇到了,我躲在枯樹後,看見不遠處雪堆上的狼群,等它們走遠後,我快速跑開,可沒想到忽然踩空從一處高地上跌了下去。腿摔傷後,我只能在家裡過完整個冬天,每每到深夜,我便在房間裡看那些關於狐狸的書,一邊想著它在森林裡過得怎樣,總之,我一定會找到它。

春天來臨的時候,我的腿終於痊癒了,我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去找我的狐狸。我再次來到那個與它初次相見的地方,我爬上那棵巨大的山毛櫸樹,坐在樹杈上用望遠鏡尋找它,遠處的山地上開滿了紫色的鳶尾花,鳶尾花叢裡還有一個小小的身影,一隻慢慢蠕動的刺猬,然後,它出現了,我的小狐狸。我用麵包和肉腸引誘它,最開始,它依舊不太敢靠近我,總是躲得遠遠的,它也不太習慣我偶爾的撫摸,但我覺得最後它會喜歡的。漸漸地,如果運氣好的話,大多數時間我都會見到它,我們的距離終於越來越近了,它開始遠遠地看見我便會主動靠近過來,我們終於成為了好朋友,只是接下來,我並不知道這會變成一場大冒險。


作為在鄉村度過整個童年時代的人,看這個電影會有巨大的共鳴。
年幼時住在鄉下,夏天的夜晚會有暴雨,我睡在父親身邊,聽到雲層裡雷聲滾滾而過,彷彿就貼在屋頂。第二天清晨,暴雨大風已過,彷彿是個新天新地。長在屋後的那幾株巨大的紫桐花樹,因為一夜大雨,花朵被刮了一地,有的連同枝丫一併被吹斷掉落下來。我看見一根斷枝上卡著一個空鳥巢,巢下蠕動著一隻粉嫩肉團,察覺到我靠近,以為餵來了蟲子急忙張開明黃色大嘴。

我將幼鳥帶回家,用草絲編織了一個袋子將它放在裡面,再將鳥巢掛在院落裡的紫竹叢裡,安全又隱蔽。那時候大人是不准我養的,說會爛手。每天,我便去田野和山林裡尋找蟲子和草籽,有時候姥姥煮了雞蛋給我,我會分一些蛋黃給它。一個禮拜過去,已經可以看到它翅膀上青紫色的羽管,再一周過去,它已經長到原來的兩倍大。這溫熱鮮活的生命在我的注視下成長,這速度之快,如一場快放的電影。半月過後,它已經長出滿身毛絨羽翼,羽毛上的棕黑色斑點和花紋讓我知道了它的真實身份。原來是杜鵑。那時候我還不知道,杜鵑並不親自撫養後代,它們將卵偷偷產在別的鳥類巢穴中,並吃掉一顆多出的卵。杜鵑的幼鳥會最先孵化出來,當它還是一團幼弱無害的小肉球時,杜鵑便開始展露天生的本性,將其他卵一隻只用背部頂出巢穴摔個稀爛。如果有僥倖破殼而出的,杜鵑很快會長到它們的兩倍大小,並將幼小的小鳥一一啄死。成鳥將這一切看在眼裡,但依舊哺育它,直到它離開巢穴尋找自己真正的同族。後來我明白,杜鵑雖然殘忍,但它命運的初始便被掌控在別人手中不可自控。就像電影裡的“我”看那些關於狐狸的書,書裡說,狐狸的生存不僅受到狼群和猞猁的威脅,還有人類的捕殺。雖然它那麼美,但這是自然的法則,適者生存。

我原以為這只杜鵑也會像我以往養的那些雛鳥一樣因不明原因而死去,但它成功地長大了。長到一隻鴿子般大小的成鳥。我開始讓它學著起飛,將它託在手上高高舉起,最初,它會繞著院子來回,最後落在我身邊,還有些不穩。直到那天它飛到屋後的紫桐花樹上不肯下來,啼叫了一整天,第二天清晨我爬上高高的樹枝,與它只有一人身的距離,我喚它,卻沒有一點反應,好像一夜之間它已經將過去的事情全部忘記了。我終於忍不住搖動枝丫,它飛了起來,繞著我轉了幾圈後朝著遠處的山林飛去,一個小而黑的影子是留給我最後的印象。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