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永生

現在說永生這個話題已顯得惡俗、土氣、過時(就像財經界談互聯網思維,生物則談永生)。永生並不是新鮮話題,流行的財經或科技書籍都有提到,比較紅的科技思想家庫茲韋爾、凱文凱利等等,多少年前都專門說過永生。

最知名的永生公司是Google一個X Life Sciences部門吧,後來獨立的子公司,起碼成立五六年了,它就是專門做生命科學,讓人如何永生。

我們人是哺乳類,和鳥類爬行類這些都是屬於比較短命的動物,多數的壽命是在幾年到100年上下。烏龜也有幾百歲的,它是例外,人經常羨慕。 。不過在自然界裡,其他生物是有成千上萬年的,海洋裡我們經常吃的海鮮都有很多是可以長到好幾百歲的,可憐被我們吃掉了,植物裡幾千歲的也很多,另外的單細胞細菌則有幾萬年的。 。

隨著生物和信息技術越來越發展起來,現在的前沿科學是在思考怎麼將人腦和計算機聯網、怎麼提取意識這方面的問題。對比起來,怎麼將細胞的壽命延長,這在生物學方面簡直只是基礎的、前期的科研。

 

 

永生的到來就在不久的將來,這是很多人都同意的觀點。你可以去問生物專業學生,老李問過好多個,他們大多數都同意:嗯,現在還不可以,但在理論上是可以的。

是的,理論上是可以的,通過科學的途徑。 “信科學,得永生”此話聽起來很邪教很傻X,但在未來真不是不可能。科學是現在地球上的第一宗教,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也許只是我們早生了幾十年吧。在三四年前劉慈欣寫給他女兒的一封信上了頭條,他認為他女兒這一代人類已經征服了死亡,也就是現在,現在出生的人未來的科技可以讓他們永生。

假設現在出生的人平均壽命是80歲,就是說劉慈欣認為在80年以內科學可以達到讓人永生的技術水平。

劉慈欣這信不是寫科幻小說,寫給女兒哦,人家是當真事談的。他認為達到永生有兩種方式:一是修改人類的基因,二是意識轉移。

永生的途徑與現狀

劉慈欣只說一和二,另外的技術他沒說,老李來補充其他手段,三是移植,換器官;四是把人體冷凍起來。老李把他提到的再加這兩點擴充一下談談。

一、修改人類的基因

這個現在無法做到。目前市場上還處於基因測序的普及階段,就是可以知道你可能得什麼毛病,你祖先哪裡的,等等。 。對自己基因有興趣人可以自己去百度“基因測序”,吐唾液快遞去監測,這方面過幾年可能會普及。 90年代做基因測序要幾十億美元,現在只要人民幣幾百塊。華大基因幹的就是這種(不過機器不是華大的,華大是用洗衣機的,不是製造洗衣機的)。

現在提取出來一段DNA來改改那是可以的,能改成怎麼樣就不是很清楚。

然後,每個人又有大約有50萬億個細胞吧。怎麼辦?一個個改DNA?當然不可能,現在是改哪一個DNA片段能讓人長命一些都還不清楚。

不過目前還是有一些辦法。目前針對基因來實現“永生”的途徑主要是外部藥物,不修改基因,只是效果比較一般。

藥物是什麼原理?怎麼永生?舉例,以前的人認為人衰老是由於端粒變短造成的,端粒變短就使得細胞很難再复制,那專門研製藥物阻止變短那就OK了唄? (資料來自BBC的紀錄片,2010年的《長生不老 Don’t Grow Old》)

可是後來研究又發現衰老和端粒變短無關,那些專門研製阻止端粒變短藥物的公司就倒霉了。不過國外這些公司雖敗猶榮,老李認為它們的研究思路是對的。

思路,中西有差別。國外藥物和國內醫藥的思維模式是不一樣,我們的中成藥佔了一大比例,999感冒靈那樣的,你一喝就知道是橘子皮啊生薑啊那種。中藥博大精深,行,中藥包治百病,也行,但給中藥500年,你覺得橘子皮生薑能出個關於“永生”的藥嗎?

美國呢?你想生雙胞胎,可以吃多仔丸。你想生男孩也有藥,有什麼BOY EX一類的吃了據說會提高生男孩機率,老李大姑家有美國帶來的這種藥是要給老李媳婦吃,老李正在考慮要不要試試。西藥這方面大家怕什麼?怕不健康,不自然,大家總是認為茶葉比咖啡健康。

還有什麼思路?比如美國人他們去專門歸納和總結百歲老人的基因特徵,等於是基因的大數據整理,去做基因測序,發現歸納說百歲老人基本有三個特殊的遺傳基因:一是和膽固醇有關的,它們在對於增加有益膽固醇起到很重要的作用;二是對抑制肥胖非常有效的一種基因;三是防止老年癡呆的基因。 (資料來自BBC的紀錄片,2010年的《長生不老 Don’t Grow ?Old》)

找到原因,解決它。這是就是西方思維。現在知道原因了,就針對性地做那些藥。如何增加有益膽固醇、如何抑制肥胖、如何防止老年癡呆,等於用藥物增加三個特殊的遺傳基因的功能。不能永生,多活幾十年是可能的。市場上很多補藥,不能說它們都是騙子,你最好先知道你自己哪裡不足。

總體上,這塊還是處級階段。不過國外醫藥行業關於“永生”的醫藥公司以及投資和併購肯定是很多的。 BBC的紀錄片2010年的《長生不老 Don’t Grow Old》告訴我們說美國十年前就併購這類公司了,藥物的。葛蘭素史克就併購過。老李還沒去專門看“永生”這一塊的行業,說不定主板企業都有公司在做。你沒事就看看唄,比看娛樂新聞好玩。

二、意識轉移。

很多人看了道金斯《自私的基因》後都認為我們人類一直都是永生的,基因的永生,只是我們的意識沒能存儲或聯網罷了。 。老李覺得這個說法表面上有道理,實際像是亂彈琴,假設意識可以數字化,放在硬盤裡。那老李把它拷貝幾份,到底哪個才是你?

這個問題想起來好哲學。 DNA克隆另外一個你,意識上肯定不是你。那意識的數據拷貝呢?是不是有無數個你?

不知道。反正目前對意識轉移這塊是無法做到的,非常前沿,技術有和AI重合,主要還只是存在於科幻片當中。 。感興趣的人可以看2016年《黑鏡 第三季 Black Mirror Season 3》,裡面有這類的想法。未來的墓地變成一個數據中心,人死後都把意識提取出來,永遠活在硬盤裡。想怎麼玩都可以,在虛擬世界你就是上帝。

還有一部2014年《黑鏡:聖誕特別篇 Black Mirror: White Christmas》講未來坐牢的人。你犯罪怎麼辦?把你意識提取出來,扔在一個虛擬空間裡,外面幾分鐘,你在裡面已過1000年。很殘忍。

現在市場上有類似的初創企業,主要是大數據模擬。公司叫Humai,位於洛杉磯,感興趣的可以百度一下。

比如老李死了,用老李的錄音、文章、微信聊天記錄,就可以再造一個虛擬老李,後代們如果還願意和李老頭講話,可以直接放在電腦上玩,方便悼念。因為我們的說話口氣,聊天,朋友圈,說話習慣,都會暴露自我、人格、思維方式。把數據整理起來,是可以重建一個虛擬人格的,數據越多,越是準確。老李估計以後騰訊會做這個,騰訊數據最多唄。

可是它不是真正的意識轉移,原來的人死了。

在2013年的《黑鏡 第二季 Black Mirror Season 2》裡就有這種應用。洛杉磯那家Humai創始人應該就是看了《黑鏡》才成立這個公司的。

三、移植,換器官。

嚴格來講移植、換器官這塊不是永生,不過已經很接近。你願意在80歲把身上零件都換一遍嗎?很多人願意傾家蕩產做這個。邁克爾貝2005年《逃出克隆島 The Island》有類似情節,你身體哪壞了就換哪。不過克隆一個你比較貴,一般的窮人玩不起。它的終極應用就是換頭,換腦。把現在80歲你的腦子換進18歲的身體裡,身體好就可以再去追小姑娘了,80歲的經驗和不要臉,手到擒來。

老李認為目前這塊主要不是能不能克隆和培育的問題,目前瓶頸可能是在移植技術,移植不容易。老李看新聞說我們國內做移植的從業門檻是蠻高的,要“人體器官移植醫師執業資格認定”,一般醫生做不了。老李甚至還看到材料說目前國內器官捐贈數都超過移植案例了,就是說捐贈的某器官也許是200,但是移植例子只有100,沒必要再捐。

未來,如果移植能像打針吃藥那麼簡單,那克隆行業馬上會大爆炸吧?

四、把人體冷凍起來。

嚴格來講把人體冷凍起來這塊也不能算永生,不過也很接近。
冷凍是一種很有必要的研究,太空探索時代似乎需要這種技術。科幻片裡的冷凍人更是數不勝數,比如《星際穿越》。再比如前幾月的電影《太空旅客 Passengers》就是關於冷凍技術的倫理討論,大家明顯不喜歡這個故事,再萌的人來演都很難拍討巧。

如果市場上有“人體冷凍機”賣,像電冰箱一樣可以買來放客廳,相信很多人願意買一台。心情不好就躺幾年醒一下,全家人一起躺著500年就等於一起去未來旅遊吧。也可能500年以後醒來發現人類進入太空文明時代,也可能發現全球大部分人都在睡覺,沒人工作,文明停滯。 。想想就好玩。

目前市面已經出現不少這類冷凍的“永生”服務公司,主要針對臨死客戶,把人體冷凍起來。他們相信科技,賭將來能複活。 。

BBC紀錄片,2006年《冰凍我 Freeze Me》告訴我們國外至少十幾年前就有這種冷凍公司,當時美國這類公司冷凍的就已經有幾百人。一些客戶得了絕症,反正要死,那不如把自己放在液態氮冷凍起來說不定將來有可能救活。 。老李有錢,又要死了,也會考慮。

俄羅斯也有這種公司,2003年就成立了,名字叫KrioRus,網站是http://kriorus.ru

我們中國沒這種公司,不過我們中國早就有“中國臍帶血庫”,還是上市公司,在美國上市,代碼是CO。就是保存什麼造血的,可能以後白血病什麼的方便造血吧?還有就是凍卵公司,新聞經常看到,以前徐靜蕾就跑美國去凍卵。凍卵公司國內應也有吧?它們這兩類公司或許以後會去做那塊人體冷凍業務,技術差不多,多一種服務而已。

對了,冷凍的電影非常多,你若覺得本文無聊,那就去找電影看。本文多寫點電影。

電影里關於冰凍人的題材太多,美國隊長就是被冰凍起來的。史泰龍在1993年《越空狂龍Demolition Man》被冰凍再醒來,發現未來施瓦辛格當了總統;梅爾吉布森1992年《天荒情未了Forever Young》很受少女們喜歡,不過他醒來以後是會變老的;還是1992年,當時還很帥的布蘭登費舍也拍了部《沉睡野人Encino Man》,冰凍的野人,幾萬年的,喜劇。更早的比如《末代皇帝》的尊龍在1984年就拍過《冰人四萬年 Iceman》,也是原始人,幾萬年的。老李還記得一部喜劇挺搞的,2006年的《蠢蛋進化論》,也有拍冰凍人。

為什麼原來地球沒有進化出“永生”的生命?

這個問題大家經常談起。有的人說到物理的“熵”,宇宙中的萬物一定是趨於混亂,而生命由原子組成,不可能會有逆法則存在,最後一定會熵增,也就是死亡。

有的人看法則是達爾文式,他們認為個體的死亡才有益於基因的複制,若個體想要永生就一定要有穩定的自然環境,可是永生生物它的適應性會比較低,它是不變的,它不會有變異的後代。

舉例:假設有“永生的長頸鹿”,它本來有個穩定的“永生DNA”。當矮的樹葉吃光,那“永生的長頸鹿”那就可能死光了,它有變異就很難永生,因為“永生DNA”必須穩定。永生和適應是矛盾。

再舉例,假設有“永生的羊”,這時有狼變異了,它跑地比所有“永生的羊”都快。那“永生的羊”就必然被吃光,不會有任何後代。

所以在自然界裡,不穩定的DNA更有優勢,它把穩定的“永生DNA”給洗牌了。

現在一些動土層裡幾萬年的細菌可能就是環境穩定,或許它們說明了過去古生物可能有不少是它們這類比較長命的。 。

結尾:

永生話題太大,它還有一個巨大的後果,對人類思想造成前所未有的衝擊。很多人類的終極哲學問題就變了,人類文明的地基也要重新再起。

比如文學上說長江後浪推前浪,就是說一代人只是一浪。如果永生之後政府要控制人口,不能隨便生育,那長江就沒有後浪了。長江無浪,就等於歷史的靜止。但是不控制,人活到1000歲,人口數量會翻幾倍?有性繁殖的意義,就是未來繽紛的不確定。

就算一代人再好學,再好奇新事物,他們也不容易轉行。激情是很難裝出來的,能做傻事有時是讓人羨慕的。

你見過50歲在晚上到街上泡妞的嗎?你見過50歲辭職去從事互聯網的嗎?你見過50歲還喜歡吳亦凡的嗎?

什麼年紀幹什麼年紀的事,你長生不老,你再有活力,可是很多事情你也乾不出來。

那麼,要是所有人都是幾百歲的,整個社會很多東西也就不會再有了。一片暮氣沉沉。

還有,長生不老並不意味著不會死,也許你會更珍惜生命吧。你要是20歲,杜卡迪放在你面前你會很高興。現在你知道自己可以永生,你就不敢開到60KM,你知道你要是死了就永遠死了。 。你可能上街都要小心翼翼。改坐公交車。

那時候一條生命是多少錢?一個工地死了一個人,按1000歲算,1年10萬就要賠1億。誰敢僱人?整個社會都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你知道你會死,生命有限,所以生命要學會挑戰,爬爬珠峰啊。但你知道你會永生,你不愛護就可能死,那挑戰的代價就太高了。生命的有限和無限,成本是不一樣的。 。問題太大,想起來都無力。以後再瞎扯吧。累了。

還有一些永生的電影可以看看:

2007年《這個男人來自地球 The Man from Earth》,永生的人可以平靜地看著自己孩子死在自己面前。

2011年《時間規劃局 In Time》,永生的未來,生命的時間成為貨幣。

2014年的美劇《不死法醫 Forever》,活到2000歲的人會非常無聊,嘗試過幾乎所有的一切,蔑視人命。來自老李發表於所未,文章中所有圖片均來源於網絡。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