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米飯的味道

剛讀研究生的那陣兒,不知怎麼偏要講養生,晚飯只吃6分飽,所以到快睡覺的時候總會覺得很餓,腦袋偏又很不爭氣,總有很多想吃東西湧上來,便一個個的念,想吃這個,想吃那個。對面的室友被我念的很是無奈,說,我怎麼就沒那麼多想吃的東西。我便問,你就沒什麼覺得是特別好吃的麼?室友說是米飯。

怎麼說呢,上大學前,還不覺的米飯有如何特別,但在學校吃了一年的飯後,真的是想家里新蒸出來,冒著米香,軟軟的,還可以打散成一粒一粒的白米飯。這樣米飯不需要什麼華麗的菜色裝點,舀上一大勺蘑菇醬,拌勻吃就很滿足了。如果冰箱裡有昨夜的咖哩就更棒。放了一夜,咖哩味道已經完全融進土豆和胡蘿蔔中了,土豆的澱粉也滲入到咖哩的湯汁裡,涼涼的,澆在熱騰騰的米飯上,真是美爆了。再偶遇一塊清爽的小黃瓜,嗨,真是只恨此生一個胃。

不似沖天椒,在舌頭上留下強烈的灼痛感。米飯的味道是淡淡的,好的東西,搭配著新蒸出來的米飯,總是更能凸顯自己的味道。記得堺叔有部日劇,裡面在給醬油廠打官司,用來招待律師最隆重的一餐,只是一碗米飯和一碟自產的醬油。彷彿是老闆說的,用這種最樸素的方式,才能體會到醬油本身鮮美而細膩的味道。

種大米的人,會有一塊地,是留給自己家人吃的。大學時,有位老師,認識在產大米地方的人,每年都有些這種米送來。老師說,那段時間做的飯,不用舀上一勺植物油,蒸出來自然就會有光澤;打開鍋蓋,整層的人都能聞到米香。不需什麼特別美味,只這大米,就讓人十分的羨慕。

曾一個朋友說,大家總是喜歡讓菜的味道強烈些,辣要更辣,一般絕不夠非要更多才好。舌頭受了強烈的刺激,所以才不能敏感的嘗出味道。她在努力的讓舌頭恢復味覺。有句話讓我印像很深,她說,吃一個饅頭,能吃出饅頭的甜味,喝一碗小米粥,能喝出粥的香味。

如果喜歡,希望大家更多時,能吃到一碗熱騰騰的米飯,能吃出一碗白米飯的味道。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