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狠角色!二戰“另類”武器傳奇

資料圖片:藝術家描繪的蘇軍P-39戰鬥機在東線擊落德機油畫。

如果有人要列舉二戰中的盟軍著名武器裝備,恐怕能列出一個長長的單子,例如P-51“野馬”戰鬥機、衣阿華級戰列艦、M4謝爾曼坦克等。但在這些“明星”裝備的背後,其實還有一些名氣不高,甚至被看作“另類”的武器,儘管它們表面看起來不怎麼“光鮮”,但也為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做出了卓越貢獻。本文就將從盟軍的海陸空三軍“另類”裝備中分別挑出一種進行解讀,以饗讀者。

翱翔在東線的“紅色飛蛇”:
P-39“飛蛇”(Aircobra)戰鬥機由美國貝爾公司在二戰前夕研發,首架原型機於1938年4月成功首飛。以P-39Q為例,該機全長9.2米,翼展10.4米,機高3.8米,最大起飛重量3.8噸。由於採用了許多與當時主流戰鬥機風格不同的獨創設計,P-39在美國陸軍航空隊(美國空軍前身)內部飽受爭議。

這些設計主要包括3點:一是將發動機後置裝在機身中部,使用通過飛行員座椅下方的連軸驅動機頭螺旋槳(主流設計是將發動機前置,佈置在座艙前方)。二是採用前3點式起落架佈局和側開式座艙門(主流設計是後3點式起落架,以及向上或向後翻蓋式座艙蓋)。最後是配備了空前的重火力,仍以P-39Q為例,該機武備包括1門佈置在機頭髮動機延長軸內的37毫米M4航炮(備有30發高爆曳光彈),2挺位於機頭的、配備了機槍同步協調器(可透過螺旋槳射擊)的12.7毫米M2航空機槍和2挺佈置在左右機翼上的M2航空機槍,備彈量分別為400和600發,而同時代的盟軍戰鬥機標準火力通常由4至6挺12.7毫米機槍組成。

1941年1月正式進入美陸軍航空隊服役後,P-39很快展示出它的優點,但缺點同樣很突出,令美軍飛行員們對其“又愛又恨”。 P-39的優點包括:採用前3點式起落架能為飛行員提供良好的起降視野,強大的火力配置使之不僅在空中纏鬥戰中居於優勢,而且更適合執行對地攻擊任務。

但該機的致命缺陷在於側開式座艙門出入不便,不利於緊急情況下的逃生。還有俯仰操縱生澀、高空功率不足、爬升性能差等毛病,都決定了該機只有技術熟練的老飛行員才能“玩好”,而新手往往飛行事故率較高,以至於學員對該機非常反感。再加上P-39在太平洋戰場上被日本“零”式戰機頻頻擊落,令美陸軍航空隊最終對其失去信心,將之全部轉入後備教練機部隊。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P-39時代就此終結的時候,事情卻峰迴路轉,柳暗花明,而這還要拜二戰爆發後美國通過的《租借法案》所賜。根據與蘇聯達成的援助協議,西方盟國開始向後者提供包括P-39在內的大量軍用裝備。對於當時屢遭納粹德國重創而“失血”過多的蘇軍來講,先搞到能對付敵人的武器再說,至於性能好壞暫時顧不上考慮。

據統計,蘇聯在1941年12月至1945年2月間,共接收了5578架P-39戰鬥機,其中4952架參加了戰鬥(P-39各型號總產量為9588架)。這一數量占到蘇軍接收盟軍援助戰鬥機總數的36%。

在曾駕駛P-39戰機參戰的蘇軍王牌飛行員名單中,人們能看到不少如雷貫耳的名字​​——僅獲得2次以上“蘇聯英雄”稱號的蘇軍飛行員就多達12人,包括曾3次榮獲“蘇聯英雄”稱號、擊落59架德機的蘇軍二號空戰王牌飛行員亞歷山大.波克雷甚金和擊落44架德軍戰機的格里高利·雷卡洛夫,後者還創下了蘇軍飛行員駕駛美製戰機擊落敵機的最高紀錄。

或許是蘇軍飛行員的“粗放”風格使然,他們對性能同樣“狂野”的P-39評價甚高。蘇軍工程師拉布金在一份試飛報告中就對“飛蛇”贊不絕口:“飛機在3000米高度上的性能超越了雅克-1和拉格-3戰鬥機,在操縱性上可位列蘇軍裝備的各型戰鬥機之首”。

由於戰績卓著,二戰期間所有裝備P-39的蘇聯空軍部隊都榮獲“近衛”稱號。可以說,P-39在蘇聯空軍中的批量裝備對於衛國戰爭的最終勝利做出了難以估量的巨大貢獻。


資料圖片:羅伯茨級淺水重砲艦。

諾曼底登陸的重要“配角”

1944年6月6日,在人類戰爭史上最大規模的登陸作戰——“霸王”行動中,共有約9000艘艦艇參戰,除了作為“主角”的4000艘登陸艇外,作為“配角”的892艘戰艦中,負責對陸火力壓制,掩護登陸的主力艦隊除5艘戰列艦、20艘巡洋艦和65艘驅逐艦外,還有2艘不同尋常的戰艦——羅伯茨級淺水重砲艦。

淺水重砲艦(Monitor,下文簡稱砲艦)誕生於美國南北戰爭期間,但其卻“牆內開花牆外香”,最終在大洋彼岸的英國攀上了發展的巔峰。一戰期間,在英國海軍大臣約翰·費舍爾勳爵的倡導下,皇家海軍先後裝備了4型砲艦,後者強大的對陸支援火力給皇家海軍留下了深刻印象。

曾在一戰中擔任海軍大臣的丘吉爾在出任英國首相後,為提升皇家海軍的對陸支援火力,遂在1939年度英國戰時造艦計劃中添加了一艘新型砲艦,名為“羅伯茨”號(HMS Roberts),該艦於1941年10月服役。隨著戰事發展,英國又在1941年5月以“羅伯茨”號為藍本追加建造了2號艦“阿貝克隆比”號(HMS Abercrombie)。這2艘姊妹艦均取名自英國歷史上的著名陸軍將領,這或許與其主要從事對陸火力支援任務有關。

以“羅伯茨”號為例,該艦全長113.8米,寬27.36米,吃水3.4米,滿載排水量8100噸,最大航速12.5節。別看“羅伯茨”號行動起來“慢吞吞”的,其火力配置卻堪稱“恐怖”——包括1座搭載雙聯381毫米42倍徑Mark1型艦炮的Mark1 mod砲塔,4座雙聯102毫米45倍徑MkV高平兩用速射副砲,16門40毫米“砰砰炮”以及20門20毫米厄利孔高炮。這種類似“防空火刺猬”的配置,足以抵擋多架同時進攻的德軍轟炸機。就算敵機突防成功並準確投下炸彈,皮糙肉厚的“羅伯茨”號靠著平均厚度達127毫米的裝甲防護(主砲塔裝甲厚度為330毫米),也能扛上一陣子。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羅伯茨”號裝備的Mark1型艦炮是皇家海軍使用過的最著名大口徑火砲,從1915年投入使用到1954年退役,前後服役近40年之久,其間曾創造過23千米外擊中意大利海軍“愷撒”號戰列艦並迫使其退出戰鬥的艦載火砲最遠命中敵方目標的記錄。該炮使用常規裝藥,發射被帽穿甲彈或高爆彈時,最大射程為27千米,每分射速2枚。

“羅伯茨”級姊妹艦服役後不久便被派往地中海,先後參加了“火炬”(北非)登陸作戰、西西里島登陸作戰和進攻意大利本土作戰,負責執行對陸火力支援任務或充當海上防空砲台。

在登陸薩勒諾的“雪崩”行動中,“羅伯茨”號先後發射了近200枚大口徑砲彈,對盟軍固守灘頭陣地起發揮了重要作用。在1944年6月6日的“霸王”行動中,“羅伯茨”號又趕赴作為英軍主登陸場的“劍灘”提供火力支援,對德軍位於“劍灘”東側的砲兵陣地實施了毀滅性打擊。由於主砲射擊頻率過高,當晚,雙聯砲塔的左側炮發生炸膛事故。在進行緊急維修後,該艦又重回戰場,直到14日才回到樸次茅斯換裝主砲,21日該艦又趕往戰場。此後,羅伯茨級姊妹艦又參加了盟軍對法國卡昂的進攻。

整個“霸王”行動期間,僅“羅伯茨”號單艦就向德軍陣地傾瀉了692枚大口徑砲彈,有力地支援了盟軍的登陸作戰行動。隨著戰局發展,“羅伯茨”號還為盟軍解放西歐沿海低地國家的行動提供過火力支援,1944年11月1日,“羅伯茨”號又參與了對荷蘭瓦爾赫倫島的進攻,再次讓德軍飽嚐了一頓兇猛炮火。

資料圖片:羅伯茨級淺水重砲艦。

西線戰場上的“致命風琴”

提起盟軍的多管火箭炮,蘇軍的“喀秋莎”幾乎成為代名詞。但實際上,蘇軍並非盟軍陣營唯一使用多管火箭炮的部隊,美軍在二戰中也曾投入多種牽引或自行多管火箭炮。其典型代表是於1943年在M4“謝爾曼”坦克上改進的T34自行火箭炮,使用的是60聯裝114.3毫米多管火箭發射裝置。

國內媒體普遍將T34火箭炮的綽號譯為“希神”,而美軍所起的綽號Calliope並非希臘神話中的繆斯女神“卡莉奧佩”,而是根據火箭炮的外形所起,譯為“汽笛風琴”。

T34火箭炮主要是通過在M4坦克砲塔的頂部加裝4排60聯裝火箭發射管構成,整車顯得特別高大。早期型號易於改裝,可直接在普通M4坦克上加裝。其配備的火箭彈發射筒長2286毫米,發射器總重834.6千克。發射M8型火箭彈時的最大射程為3840米。到了二戰後期改用旋轉穩定式M16火箭彈,最大射程增至4800米。

1944年6月諾曼底登陸戰後,T34火箭炮被最早配備給美陸軍第30步兵師743坦克營和第90步兵師的712坦克營。

其中,第30步兵師(美軍內部暱稱“老胡桃”)由於在二戰中作戰英勇,被美軍二戰史學家馬歇爾準將評價為“整個歐洲戰區美軍步兵戰鬥力排名第一的部隊”。前者的說法甚至獲得了納粹德軍的認可,他們為該師起的綽號就是“羅斯福的SS(黨衛軍)”。

而之所以能讓驕橫的對手都服氣,第30步兵師裝備的T34火箭炮可謂功不可沒。

在1944年6月至1945年4月,第30師的總戰鬥天數達到了282天,平均每3天就有2天在打仗。該師連續參加了突襲聖洛、突出部戰役、強渡萊茵河等西線重大戰役。在這些戰鬥中,該師裝甲部隊頻繁使用T34火箭炮對敵方目標實施齊射,有效壓制了德軍火力,令後者攻則難進,守則無力,從而使美軍大幅降低了人員和裝備的損失率。 T34的“致命風琴”大名由此傳揚開來。
來源:參考消息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