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邦睡了項羽手下大將的老婆,生下了一代明君!

劉邦稱帝后,當時天下並不安定,劉邦常年在外統兵打仗,根本沒有時間顧及妻子兒女,后宮內客觀上就需要有個領袖人管理,呂后就成了這個領頭羊。呂后一向有野心,權力慾望很強,劉邦不在家正好給她提供了統領后宮、作威作福的絕好機會。

當然,呂后也是女中豪傑,她不但能把后宮管理的井井有條,還騰出精力,和蕭何等大臣料理內政、發展生產,為劉邦的前線軍隊提供強有力的後勤保障,這也導致她在朝政中發揮的作用日益顯著,權力越來越大,為日後專權、諸呂亂漢埋下伏筆。

后宮女人也不是個個都屈從於呂后,比如戚夫人,就仗著受寵,不把呂后看在眼裡。但是薄姬卻不一樣。她原來是項羽部將魏豹的妻子,魏豹被韓信打敗後,薄姬就被召入漢宮,成了劉邦的妃子。

從連敵人的老婆都不放過這點看,劉邦的私德很值得懷疑。不放過也就罷了,自從薄姬召入漢宮,入宮一年多了,卻連劉邦的影子都沒有見過,心中煩惱卻只有唉聲嘆氣。

不過薄姬還是幸運的,因為她的兩個閨中好友管姬、趙姬都受到了劉邦的寵幸,而她三個人年輕時都約好互相照應的。她們受寵後,沒有忘記當年三姐妹許下的諾言:富貴與共,生死相依。於是二人在劉邦面前說了不少薄姬的好話,引起了劉邦的注意。不久,薄姬懷孕。

這就是漢文帝劉恆,生於公元前202年,是漢高祖劉邦的第五個兒子,他的母親就是薄姬。

薄姬懷孕的消息傳出後,呂后產生了恐慌。呂后的兒子劉盈排行老二,不過由於劉邦的大兒子劉肥早年失寵,就立了劉盈為太子,再加上呂后貴為皇后,按常規她的劉盈將來繼承大統是必定無疑的。但是呂后猜疑心重,不允許出現潛在的競爭對手。於是在劉邦面前挑撥離間,說薄姬的壞話。劉邦聽信讒言,將薄姬貶於荒郊野外。

薄姬逃到黃河中的孤島上避難,此島故名娘娘灘。相傳薄姬來到此島後,到附近另一島上生了漢文帝劉恆,此島故名太子灘。經過兩千餘年的滄桑歲月變化,漢娘娘的英名至今留存在黃河灘上。

公元前202年,遭受磨難的薄姬生下劉恆。古人母以子貴,按常理她的地位應該有提升,但是論姿色,薄姬比不過戚夫人;論心計,比不過呂后。

所以,她再也沒受到劉邦的寵幸。她只好退而求其次,專心撫養劉恆。

劉恆就是在這種母親不受重視、只能默默無聞的守候在自己的小圈子裡。

然而后宮卻鬧得天翻地覆的環境下長大的。從表面上看來,是備受冷落,其實是利大於弊,薄姬與世無爭的姿態,消除了呂后對她的顧慮,母子兩人都保全了性命。對劉恆來說,從小就在母親的教導下謹言慎行,事事小心,步步留意,在小到爭風吃醋、大到爭權奪利的深宮大院,一句笑話、一件小事都可能招來殺身之禍。尤其是那個心懷鬼胎、權力欲極強的呂后,更是不能得罪,能躲就躲。

 這養成了他韜光養晦的性格,這與道家的清靜無為不謀而合,漢文帝實行無為而治,與早年的遭遇有很大關係。他深知為人做事的艱難,因而在與臣子的關係中,他一向寬厚待人,很少用刑。

漢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劉邦帶兵平定了代地陳稀的叛亂,立7歲的劉恆為代王。這樣,一直在皇宮內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生活的劉恆,終於逃出了這個是非之地,在偏遠的北方,過上安定的生活。這也為他日後能被陳平、周勃等大臣擁立其為皇帝埋下了伏筆。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