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讀史| 古代的動物保護

圖片來源於網絡
從有文字記載的人類發展歷史來看,人類與動物的關係大致的表現基本上都是:征服者與被征服者,利用者與被利用者的關係。當然那些因為某種原因而被神化的動物除外(比如牛在印度就是不能被隨便役使宰殺的)。在人類征服利用動物的過程中,對這些被征服、被利用的動物的保護,特別是通過法律手段進行的保護自古有之。關於對動物立法最早的國家,現在學界大多認為:有關動物的法律案件的最早記載是在古代希臘,而接近從動物福利和動物利益出發的動物保護法律的製定,源於19世紀的英國。其實,人類歷史上最早的有關動物保護的法令和動物保護的思想,應該是起源於中國。

椐《逸周書·大聚篇》記載:早在公元前二十一世紀,中國當時的首領大禹就曾經發布禁令:“在夏三月,川澤不入網,以成魚鱉之長。 ”意思就是說在三月份不准下網到河裡面去抓捕魚和鱉。這應該是人類歷史上最早保護動物的法令。應該也是現代意義上的“禁漁期”最早的文字記載。那個時候距離現在有4000多年,那時人口也不多,動物數量應該也是非常龐大的,但當時的古人就想到去合理保護這些動物,有計劃的獵捕。實際上這是我們古人原始的對動物保護永續利用思想的一種表現。

公元前十一世紀,距今3000多年前,農業生產更加發達了,生產和生活資料更加富足了。於是,有了西周王朝——保護的動物種類更加寬泛的《伐崇令》,該法令規定:“毋壞屋、毋填井、毋伐樹木、毋動六畜,有不如令者死無赦。 ” 這裡的“六畜”有兩種含義,一個就是指牛、馬、羊、豬、狗、雞都是比較常見的這些家畜,這就是馴化的一些動物,還有一個意思就是泛指所有的禽獸,或者說野生動物,在這裡它主要是指泛指所有的野生動物。“勿動六畜”就是都不要傷害它們,不要去傷害任何野生動物,違反這個禁令的話那麼就是犯死罪的。《伐崇令》當中的規定可能是人類歷史上對保護野生動物處罰最嚴厲的立法了。

到了秦代社會物質條件更加進步,對動物保護的規定也日趨增多和嚴格。《秦簡·倉律》明確規定有關官吏應向農戶徵收飼料,並將所徵數量及時上報中央。為了提高產畜率,嚴防成畜的死亡,《秦簡·厩苑律》規定:牛的死亡率不得超過33%,違反者,官吏要受到相應的處罰。《秦簡·田律》還規定:每年二月,不准上山砍林伐木,不准堵塞水道;不到夏季,不得燒草積肥,不准採取發芽植物,捉取幼獸、幼鳥等。禁令至七月才解除。

元朝規定,不能對躺在地上的動物小便。13世紀初始,成吉思汗制定了《大扎撒法》該法包含若干與環境保護有關的條款,其中對動物關照的規定非常鉅細,臂如,該法律規定,任何人將牛奶或牛奶製品灑在地上,或者往躺在地上的動物身上小便將被處以刑罰。從這一條,我們不難看出具有了現代意義動物福利(精神)保障層面的法律內容。該法還嚴格規定了哪些動物物種和何時可以捕獵,任何違規將受到懲罰等等……。可見,元代對動物保護的規定更為具體、仁慈和體恤。

到了清朝時期,山西晉祠地方有一家以選吃活驢部位遠近聞名的“驢香館”,吸引了一大批食客,後來,傳到官府,在乾隆辛丑年“長白巴公延三為山西方伯,將為首者論斬,其餘俱邊遠充軍,勒石永禁”。這應該是中國最早以虐待馴養動物處以刑罰的案件記載。

到了中國清朝的晚期出現了反虐待動物的法律條文。清光緒三十二年(公元1906年),《京師內外城巡警總廳辦事規則》規定,內外城巡警總廳行使京城警事、治安、正俗、交通、防疫等方面的管理和立法職責。內外城巡警總廳制定的市政管理法規,由其上級部門核定頒布,具有法律效力。按照規則之規定,動物的善待管理及其立法屬於內外城巡警總廳的“正俗”職責範圍。同一時期,京師外城巡警總廳制定《管理大車規則》。該規則第五條就規定:“不准虐待牲口”。值得指出的是,此前,中國早已有“虐待”一詞,其適用的對象為人,而《管理大車規則》把虐待的對象由人擴展至動物,是立法的一大貢獻。

根據文獻分析,在此時期,西方國家的反虐待動物立法都很落後,因此,排除“虐待牲口”為外來語的可能。也就是說,虐待動物是中國本土化的法律和社會用語。在貧窮落後的封建社會,中國政府尚且能夠以正俗的名義規定“不准虐待牲口”,這說明當時的封建統治階級對保持良好社會風尚的重視。

撰文| 孫江徐焱

文章來源| 深讀文叢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