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挖出一古遺址,場景令人不忍直視,學者:大禹治水果然存在!

大禹治水到底存不存在?從目前文獻史料上看,《尚書》、《史記》、《山海經》等都有所記載,但最早記載大禹治水的是西周青銅器遂公盨(xǔ),上有98個字的銘文,就提及了大禹治水:

天命禹敷土,隨山濬川,乃差地設徵,降民監德,乃自作配鄉(享)民,成父母。
西周距離大禹時代,已經過去了千年時光,光憑這些文字,很難說明大禹治水的存在。更為重要的是,關於大禹治水的那一場史前大洪水,一直沒能找到存在的證據。正因如此,西方學者認為,大禹治水只能是神話傳說,而不是真實的歷史。其實,西方學者認為夏朝不存在,中國祇有3700餘年的文明史,又怎麼認可大禹的存在呢?

然而,青海挖出一座史前遺址,卻找到了那一場大洪水的證據,此後就有了大禹治水!同時,也能間接證實夏朝的存在,和重新定義了夏朝的開啟時間。

1999年,考古專家在青海民和縣官亭鎮喇家村,發現了一座史前遺址(被命名為“喇家遺址”)。和以往遺址不同的是,這一座遺址最珍貴的東西,不是陶、石、玉、骨等文物,而是遺址本身反映的天災情況。

原因很簡單,現場屍骨令人不忍直視,從遺址先民屍骨的姿勢推測,可以判斷這是災難一瞬間的降臨,先民來不及避讓,所以有的曲肢側臥,有的匍匐於地,有的上肢牽連,有的跪踞在地,還有下意識想保護嬰兒的母親。

從目前考古來看,青海喇家遺址是目前中國唯一的災難遺址,研究價值非常高。那麼,喇家遺址究竟發生了什麼災難呢?專家在距離喇家遺址25公里的黃河上游積石峽,找到了一些特殊的碎屑。經過研究後確認:這是上古一場大潰決洪水遺留下的沉積物。

這一發現非常重要,因為大禹治水的前提是“史前大洪水”,但卻在中國一直沒有找到這場大洪水存在的證據。如果連大洪水都不存在,又何談見諸文獻的大禹治水?

經過各方專家的研究,最終有了這麼一個判斷,即:積石峽發生一場大地震,引發大規模的山體滑坡,堵塞黃河6到9個月,形成了巨大的堰塞湖,水量的持續增加導致一場大潰決,多達110億至160億立方米的湖水一瀉千里,由此形成了“史前大洪水”。

這一次大洪水究竟有多大?參與研究美國學者達里爾·格蘭傑認為:“差不多與世界第一大河亞馬孫河曾發生的最大洪水相當,位居地球近1萬年內發生的最大洪水之列。”

就目前考古證據和文獻資料而言,除了這一次大洪水之外,黃河流域沒有發現比這一次更大的洪水了。而從史料記載的洪水之大,和大禹治水難度來看,應該就是這一次。

這樣規模的洪水災害在中國(有確切記載的)歷史時期內沒有發生過,是一場非常罕見的巨大洪水,因此,我們推斷它應該就是與’大禹治水’有關的那場大洪水。
地理學家吳慶龍的上述這一判斷,將喇家遺址遭遇的災難,和史前大洪水、大禹治水聯繫了起來。至於喇家先民遭遇的災難,其實就是地震導致先民被埋在坍塌的洞穴裡。

從文獻上看,夏朝開始於公元前2070年,如果專家這一判斷正確,喇家遺址應該在公元前2070年之前才對。因為先有大洪水,然後大禹父子治水,最終大禹兒子建立夏朝。

然而,喇家遺址進行碳14年代測定卻顯示,遺址定格在公元前1920年上下,和史書上的夏朝相差了150餘年,難道這一場大洪水不是史書上的史前大洪水?

其實,專家通過研究黃河流域新石器文化的衰落和青銅文化的開始,以及黃河流域考古記錄中社會重大轉型的年代等之後,認為:夏朝的起始年代約為公元前1900年。也就是說,文獻記載中的年代框架可能不太準確,畢竟古人記載時存在誤差,尤其是在夏商時期,而且這一年代誤差並不大,處於正常範圍之內。

另外,在研究最可能證明夏朝的二里頭文化遺址時,專家也困惑一點,因為二里頭文化起始時間為公元前1900年左右,和夏朝也有170餘年的誤差。

如果把夏朝開始年份定位於公元前1900年,那麼雖然和文獻記載略有差別,但卻和考古物證,以及喇家遺址、史前大洪水、大禹治水等都銜接了起來。

因此,可以想像這麼一幅圖景:公元前1920年,積石峽發生一場大地震,喇家先民的洞穴坍塌,6-9個月後,一場大洪水席捲黃河流域附近,此時鯀(gun)和大禹父子二人臨危受命,經過20年的努力,終於治水成功,贏得了巨大的威望,最終大禹兒子啟在公元前1900年建立了夏朝。積石峽所發生一場大地震,可能是全球性的大地震,由此帶來全球史前大洪水的傳說。

另外,史書上記載了史前大洪水,而喇家遺址的出現也證實了這一點,尤其在時間上誤差並不大。因此,有學者認為,由此也可以間接證明夏朝的存在,並非西方學者口中的“虛構王朝”。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