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太原奇案”,原來是為了湊數才補進去的

“清末四大奇案”是指在慈禧掌權的清朝末年,即同治、光緒時期在中國發生的比較奇特和復雜的四個案件,一般認為四大奇案為張汶祥刺馬案、楊乃武與小白菜案、名伶楊月樓冤案、太原奇案。
  但這四個案件中,太原奇案同其他三個案件相比無論知名度、影響力、社會報導和討論度,都遠遠不及。更有很多專家學者認為太原奇案根本就不是真實存在的案件。

  太原奇案比較複雜,人物關係也千頭萬緒,大概的案情是這樣:山西太原有巨富叫張百萬,他之前將二女兒玉珠許配給曹文璜。但後來曹家家道中落,張百萬就嫌貧愛富,反悔將二女兒另許姚家。沒想到這位二小姐是個癡情貞烈的主,寧死不從,堅決要跟未婚夫曹文璜。於是她在丫環秀香的幫助下,出嫁前夕和曹文璜私奔,準備投靠曹家故交交城縣令陳砥節。二人出城前在豆腐店歇息時,店主莫老漢父女同情他們的遭遇,臨走時將自家毛驢借給他們代步。


話分兩頭,張百萬這邊女兒在出嫁前消失了,以為她去了姐姐金珠家,便帶人前來大女兒家找尋。不想正趕上大女兒金珠與和尚偷情,情急之下,金珠把和尚藏進衣櫃中。張百萬誤認為二女兒藏身衣櫃,便將衣櫃抬回張府,撬開鎖具,卻發現裡面原來是個已被悶得奄奄一息的和尚!為了封鎖大女兒的醜聞,也為了敷衍姚家,張百萬謊稱玉珠暴病身亡,給“死和尚”穿上嫁衣置於靈房。

  不想這和尚只是昏迷,不是真死。半夜,和尚從昏迷中甦醒,逃出張府,出城又恰巧在莫老漢的豆腐店歇腳。他在豆腐店換了一身普通衣衫準備逃回寺院,途中卻色心又起調戲婦女,被其丈夫吳屠戶殺死,棄屍水井。

  不久和尚的屍體被發現,張百萬女兒走屍也傳的路人皆知。陽曲縣令楊重民開堂公審,有居民指認和尚的屍體所穿為莫老漢衣物,急欲破案的楊重民認定莫老漢為殺人兇犯,將莫老漢屈打成招。

  幾天后,曹文璜從交城回太原向莫老漢還驢,得知莫老漢深陷冤獄,便為其申訴。縣令楊重民雖然對冤情有所察覺,但害怕暴露自己嚴刑逼供的事敗露,將錯就錯,把曹文璜也定為同謀。玉珠的丫環秀香在探監時,曹文璜告訴她,當日吳屠戶殺人後,遷居晉祠,曹文璜回太原時途經吳屠戶的酒店,酒後失言的吳屠戶吐露了他殺害和尚的秘密。於是,丫環秀香一方面請求晉祠保長監視吳屠戶,另一方面趕赴交城向玉珠報信。事又湊巧,交城縣令陳砥節就在此時被提升為山西提刑按察司,赴任太原,親審此案,冤情昭雪,有情人終成眷屬。

  案件夠複雜的,但細細體會便會發現這太原奇案也就是戲曲中很常見的嫌貧愛富的悔婚故事,主要人物就是落難公子、癡情小姐,再加上一個忠義聰慧的丫頭,歷盡波折,心隨所願。另外,大小姐與和尚偷情這段也是噱頭,在當時容易成為談笑話題。這樣的故事在戲劇中數不勝數。而且太原奇案是四個案件中唯一結局是大團圓的案件,這也很符合戲曲故事的情節。

  此外,這案件在社會上也沒有造成轟動效應,張文祥刺馬案、楊乃武與小白菜案、楊月樓案在當時都引起了社會轟動效應,影響力遠遠超過一省的範圍,不但驚動了統治高層,當時的實際統治者慈禧還或多或少地介入。但太原奇案介入的最高的部門就是山西提刑按察司,相當於現在的山西省最高法院。

再有,在清末,很多新事物都傳入中國,新興的媒體報紙、新技術照相等,其他三個案件當時都在報紙上有廣泛報導,很多社會人士還紛紛在報紙上發表文章來評判,這些新聞報導現在都可以查到的,但未有太原奇案沒有留下什麼新媒體報導。

  總之,從各方面對比,太原奇案的重要性、知名度、影響力都遠遠不如其他三個案件,太原奇案的案情更像一個很常見的戲曲故事,更像是為了湊成“四大奇案”而添加進去的。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