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歷史上最顛覆性的外戰勝利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宋朝是一個打仗不太給力的朝代。從建立到滅亡,這個王朝從來沒有實現過盛唐強漢那般的遼闊疆域,以及對周邊異族政權壓倒性的優勢,相反,先後被契丹人建立的遼國;党項人建立的西夏;女真人建立的金國;蒙古人建立的大蒙古國輪番羞辱。

靖康之難,南渡之慘,全境亡國,是宋朝對外戰爭的標籤。但,宋朝歷史上,對外戰爭也並非完全一無是處。在北宋的晚期,宋朝曾經在西北戰場上取得了一場具有戰略顛覆意義的超級大勝,一戰幾乎逆轉了北宋和西夏之間的戰略形勢對比。如果後來不是出了天才皇帝宋徽宗的話,北宋完全有消滅西夏,向更西北的地方發展的可能。


事情要從宋哲宗親政開始。

宋哲宗是北宋的倒數第三位皇帝,在他親政的時候,北宋的國際形勢已經難堪到了極點。在宋哲宗親政之前,執掌朝政大權的是他的祖母高太后。這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脾氣格外倔,滿腦子漿糊但還總覺得自己是王者的老年婦女。

而老年婦女也喜歡用那些暮氣沉沉,滿嘴之乎者也但拿不出半點真材實料的官僚。這些官僚,以司馬光、文彥博為代表,他們都是極力反對王安石變法,害怕變法傷害自己既得利益的守舊派人士。有這樣一幫人主政,北宋不但輪番的被西夏人上門羞辱,甚至還主動把王安石變法期間北宋進攻西夏收復的失地主動還給了西夏人。這幫人的慷慨,讓西夏當時主政的漢人外戚梁氏集團日益囂張。當時西夏的國母梁太后是一個戰爭狂人,遇到了高太后這樣一個麵疙瘩,可以說想捏就捏。

好日子,結束在了宋哲宗親政以後。這位年輕的皇帝不但在國內徹底肅清高太后所信任的舊黨官僚,對外也十分強硬。他任命北宋歷史上頗有名氣的將領章楶經略西北,給梁太后和西夏的好戰集團一次無比沉痛的打擊。

章楶的戰略構想是,在宋夏雙方都絕對不希望對方有所推進的地帶,建立一座軍城,吸引西夏的主力來打,等他們打的精疲力竭士氣枯萎,給他們來一個圍殲戰。

他選擇的地點,在宋朝涇原路,和西夏的重要國防屏障沒煙峽之間,他在這裡建立了一座堅不可摧的軍城,宋哲宗親自命名為平夏城。這座城建成之日,就是西夏國運走低,梁氏滅亡之時。這座城頂在了西夏的咽喉上,而和比高太后智商高的有限的梁太后,也第一時間著急了。

一切都按照章楶的構想進行,西夏幾乎徵調了國內能打仗的壯丁,發動了兩次平夏之戰。

第一次,梁太后派了自己的兩個親信,帶著十幾萬人馬進攻平夏城。結果連城門都沒摸著,就被章楶利用了地形優勢,打了一個埋伏戰,俘虜招降了幾萬人。

第二次,梁太后決定帶著自己寶貝兒子西夏皇帝親自上陣,這次的軍力是三十萬人。梁太后要如此玩命,正是章楶之前就預料到的,也是他希望看到的。

梁氏是漢人外戚,想在党項人為主的西夏國內站穩腳跟,壓制住西夏的皇族,就必須給他們交出滿意的答卷,或者說通過不斷的戰爭掠奪去滿足他們的利益。

第一次平夏之戰失敗讓西夏國內反對梁氏的浪潮一波又一波,梁太后只能壓上更大的賭注。於是,這次她輸的更慘,輸的一無所有。

什麼叫戰略高手呢?就是章楶這樣,下一步棋想著後面的好幾步,給西夏人和梁氏挖了一個巨坑。平夏城的防禦體系,可以說是無懈可擊的。這座城在西夏幾十萬人的圍攻下,兩個多月屹立不倒。而此時此刻,已經快冬天了。

看西夏人快熬不住了,章楶指示西北各路軍馬主動出擊,他們先切斷了西夏軍團的糧道,然後四處出擊,襲擊小股的西夏部隊,抓到一些俘虜之後放回平夏城下的西夏大本營。

讓這些人告訴梁太后,宋朝的大軍正在集結,準備包梁氏的餃子。實際上,西北四路的軍力也就不到十萬人,章楶在詐梁太后。但梁太后很快就嚇傻了,她下令全軍撤退。雖然宋軍兵力不如西夏軍隊,但以吃飽喝足養精蓄銳的戰勝之軍,追圍城倆月餓著肚子死人無數士氣低迷的逃跑敗軍。

第二次平夏之戰,西夏幾乎全軍覆沒。在代表司馬光、文彥博等傳統儒生審美觀念的《宋史》里,對平夏之戰的結果評價只有短短四個字:夏主大駭。但實際上,平夏之戰的結果直接逆轉了宋夏的戰略實力對比。

這一戰以後,梁氏集團眾叛親離,而梁太后本人,則一直在怒噴西夏的宗主國遼國不給她援助,噴的久了,遼國的皇帝怒了,他派人到西夏,賜死了梁太后。梁氏集團徹底覆滅。

而重新執掌西夏權柄的西夏皇族,則各個都是和宋派,希望能和宋朝和睦相處,靠宋朝的賞賜過幾天好日子。宋朝這邊,對西夏採取了一系列的攻勢,不但壓的西夏皇帝主動求和,甚至,如果後來宋哲宗不是英年早逝,接替他的不是天才的宋徽宗,北宋完全有可能滅掉西夏。

這樣,大概就可能不會有後來的靖康之難了。只可惜,歷史沒有如果。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