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府決策投降的過程

日本政府決策投降的過程

寫在前面的話: 今天是日本二戰投降73年紀念日。記得幾年前央視春節晚會搞猜燈謎, 用古代人名來解說日本投降的原因,謎底是: 屈原、蘇武、蔣幹、共工。。其實歷史上的日本投降是一個複雜的過程, 絕不是簡單的一句話幾個字可以說清的。這是本人在幾年前日本投降70週年時寫的一篇舊文, 現略加修改後拿出來與留園眾網友分享。

1945年4月7日,象徵日本海軍軍魂的大和號戰列艦在沖繩戰役中被美軍擊沉。與此同一天的東京,78歲的樞密院議長、退役海軍提督鈴木貫太郎取代小磯國昭出任日本二戰內閣的最後一任首相。太平洋戰爭爆發3年多來,日本陸海軍從戰爭前期擁有的戰略優勢滑坡,逐步喪失了戰爭的主動權。隨著大批陸海軍精銳主力喪失殆盡,戰場上節節敗退,戰爭進入1945年以後,美軍相繼攻克了小笠原群島之硫磺島並發起了沖繩戰役,戰爭步步逼近日本本土。除此而外,自從美軍佔領硫磺島後,以平均每月3000架次重型轟炸機的密度毀滅性空襲日本各大中城市,各類型的軍用民用工廠企業,各公路鐵路海港交通樞紐,甚至連給日本農業服務的化肥廠農藥廠都不放過。美軍的空襲炸死炸傷日本近100萬人,炸毀燒毀房屋300萬棟,毀滅性地破壞了日本的戰時經濟和國民生活。在戰略轟炸的同時,美軍進一步控制了太平洋的製海權,美國海軍擊沉擊毀80%日本海軍艦隻和商船運輸隊(擊沉1113艘排水量500噸以上的商船),切斷了日本本土與太平洋諸島、與東南亞各國、以及與朝鮮半島和台灣的聯繫。美軍在日本近海的佈雷行動和潛艇封鎖(美軍命名為飢餓行動),更進一步壓縮了日本的對外活動空間。此時就連狂熱發動戰爭的日本軍部也不得不承認:我們再也不能對戰爭抱有任何成功的希望。擺在日本新內閣面前的抉擇是是投降還是頑抗到底?決定7000萬日本國民命運的時刻已到了迫在眉睫的關頭。

鈴木內閣登台後立即對日本國內狀況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秘密調查,調查結果顯示日本經濟頻臨崩潰:軍工民用企業連續減產,軍火生產下降50%,飛機的產量下降90%,鋼鐵月產量已不足10萬噸,船舶總噸位已不足百萬噸,石油儲備只剩40萬噸。由於糧食作物的減產和美軍的封鎖,日本國民的日常生活已經極端困難。以食品為例:日本11至60歲的國民每天的大米供應量僅為330克,到1945年7月再次降為280克,有時還難以兌現,已經不得不以橡子麵作為替代食品。其他生活必需品異常匱乏,黑市猖獗,反戰厭戰情緒與日俱增,越來越多的日本民眾也從對戰爭的狂熱支持轉向冷靜思考,對日本是否還能支撐下去產生了懷疑。鈴木就是面對這個一個爛攤子著手組閣,制定收拾殘局、結束戰爭的各種對策。

其實自1944年8月美軍攻占日本“絕對國防圈”上的馬里亞納群島後,日本朝野中一些明智人士就意識到戰爭已經失敗,但是從認識到失敗到接受現實還有一個相當長的距離。從小磯國昭內閣時代,日本政府就開始多渠道地尋求體面結束戰爭,最早的行動應該追溯到通過中立國瑞典與美國進行談判。鈴木內閣成立後,新任外務大臣東鄉茂德和外務省更加積極地四處奔走,希望通過與盟國的談判來結束戰爭。1945年4月12日美國總統羅斯福逝世,鈴木政府看到希望,立即發電錶示沉痛哀悼,以圖示好。1945年5月日本駐瑞士海軍武官藤村義良中佐開始秘密地與美國負責歐亞戰略情報的艾倫. 杜勒斯(後任美國中央情報局長)接觸,討論結束戰爭的條件。秘密接觸的過程與進展除了直接向海軍大臣米內光政和海軍軍令部長豐田副武匯報外,也通報天皇的御弟高松宮宣仁親王。1945年5月8日,德國戰敗投降,希特勒自殺身亡,對日本又是一個沉重的打擊。5月9日,藤村義良發來密電,請高松宮立即轉告天皇,美國政府的態度似乎已有鬆動:在無條件投降的前提下,可以考慮保留體制。5月21日藤村義良再次向米內光政和豐田副武發出急電,催要日本政府對美國政策的答复。但這一行動很快被日本軍方以“敵人企圖摸底的陰謀“為理由而粗暴拒絕,日本軍方認為結束戰爭的唯一的途徑是通過”一億玉碎”繼續戰鬥的精神,迫使美國知難而退,以獲得和談的籌碼,從而達到體面投降的目的。為了鼓舞日本國民的信心,日本議會還專門通過了動員全體國民迎接最後戰鬥的一系列法案,號召國民粉碎敵國野心,以達到征戰的目的。與此同時,日本新聞媒體發動了為天皇而死一億玉碎的宣傳鼓譟活動,憲兵隊也逮捕了日本政界中親英美派的代表人物吉田茂(戰後第一任首相) 和其他一些主張和平結束戰爭的人士,壓制了日本國民中求和的言論。

當時日本內外政策的決策機構是日本內閣的戰爭最高指導會議(相當於政治局常委),該會議由六個重要內閣成員組成(很奇怪是一個偶數),也稱六巨頭會議:首相鈴木貫太郎、外務大臣東鄉茂德(韓國人)、陸軍大臣阿南唯幾、海軍大臣米內光政、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海軍軍令部長豐田副武。1945年6月9日,宮內大臣(相當於內務府總管)木戶幸一侯爵向天皇提出一份報告:1945年底以前日本將完全失去戰爭能力,預計日本將有六百萬人口會因飢餓一項而死亡,甚至有可能無法制止社會動亂。據此木戶建議天皇本人應主動採取行動,透過各種渠道向盟國提出有條件的投降:1)放棄戰爭期間佔領的所有領土;2)在盟國監督下解除絕大部分武裝,使日本早日擺脫戰爭的災難。由於木戶是天皇的心腹,他的觀點也基本代表天皇的觀點,六巨頭會議中支持此觀點的是外務大臣東鄉,持謹慎態度的是首相鈴木和海軍大臣米內,對此觀點持堅決反對態度的是:陸軍大臣阿南,參謀總長津美,海軍軍令部長豐田。這三人堅持一切外交談判必須等到美軍遭受到一次沉重打擊後才可進行。內閣中的其他大臣也分為兩派:主和派希望能與盟國從中調停,爭取和平體面結束戰爭。而主戰派則希望是盡可能堅持抵抗,拖延時間,贏得更多談判籌碼,力爭更體面的投降條件。

1945年6月21日美軍攻占沖繩。11萬日本守軍陣亡,9千重傷被俘,另有20萬該島居民在戰鬥中死亡。日本海軍的象徵大和號戰列艦也在該戰役中沉沒,聯合艦隊幾乎全軍覆滅。天皇接到沖繩戰役日本慘重失敗的報告,又通過視察親眼看到東京等60多個日本城市被美軍燃燒彈夷為平地,開始對軍方主戰派的觀點失去信心,更加傾向主和派結束戰爭的方法。當時的日本外務省是主和派的大本營,數月來外務省官員們就一直在偷偷地考慮如何結束這場戰爭。早在5月12日舉行的一次六巨頭會議上,海軍大臣米內曾提出一項建議:請蘇聯出面調停(拒絕了杜勒斯的接觸,卻寄希望於蘇聯),結束戰爭。這一建議獲得幾個軍方大臣的讚同,而外務大臣東鄉則認為蘇聯不會幫助日本。然而,鈴木卻認為沒有理由不能去探探蘇聯人的口風。得知天皇的傾向後,外務省立即向日本駐蘇大使佐藤尚武發出指示:婉請蘇聯政府出面調停,體面停戰。由於蘇聯當時在日美之間保持中立,態度曖昧,使得日本外務省一直對蘇聯的調停抱有幻想。但東京指示到達莫斯科時,斯大林及蘇聯政府要人正準備參加波茨坦會議,故而一時無法給予日本具體答复。

1945年7月16日,美英蘇三國首腦在西德的波茨坦召開會議,討論對日的最後作戰問題。會議開始後的第一天,美國第一顆原子彈在新墨西哥州試爆成功。原子彈試爆成功的消息傳到了美國波茨坦會議代表團,引起了代表們就是否仍需要蘇聯參與對日作戰的必要性展開了討論,並且就德黑蘭和雅爾塔會議所給予蘇聯的承諾是否明智而議論紛紛。

1945年7月26日晚在波茨坦會議期間,美英兩國在徵得中國政府同意後以美英中三國的名義發表了著名的《波茨坦公告》,公告敦促日本立即無條件投降,否則必然迅速徹底毀滅(盟國此時暗示將使用核武器)。《波茨坦公告》也迅速傳到了日本,在外務省召開的緊急會議上,所有參會者都覺得應該接受《波茨坦公告》。由於蘇聯沒有在公告上簽名,外務省一部分官員對形勢做出的分析是:蘇聯將會在日蘇友好條約1946年到期以前保持中立。雖然日本應該接受《波茨坦公告》,但是拋開請蘇聯展開和平斡旋的努力,立刻無條件接受公告,這多少令人感到有些不甘心。最終外務省達成一致意見:靜觀其變。

1945年7月26日早10點,六巨頭舉行最高戰爭指導會議,討論日本是否接受《波茨坦公告》。會上,首相鈴木貫太郎和外務大臣東鄉茂德認為,拒絕接受《波茨坦公告》是不明智的。而以陸軍大臣阿南為首的強硬派軍方人士,則堅決主張無考慮餘地。日本媒體在內閣情報局的指示下,雖然向國民公開了《波茨坦公告》,但刪除了不利於“國民鬥志“的條款。為了鼓舞所謂的國民鬥志,媒體反倒出現了鬥志昂揚、意志堅定的文字。迫於佔多數的軍方壓力,7月28日下午鈴木代表日本政府向新聞界發表談話,明確表示日本拒絕接受《波茨坦公告》。

1945年8月2日,波茨坦會議結束。8月6日上午8時,美軍向日本廣島投下了第一顆原子彈。當天下午內閣書記官長迫水久常向日本內閣報告了廣島毀滅的消息,同時天皇也收到廣島慘象的報告。由於廣島是日本重要的海軍和軍工基地,死亡的除了日本平民和近200名英美軍戰俘以外,還有大批的軍人。前往廣島調查的日本二號計劃(原子彈計劃)首席科學家仁科芳雄博士很快確認那是貨真價實的原子彈。天皇通過外務大臣東鄉轉告首相鈴木:鑑於敵方使用了新型炸彈,日本已沒有力量再打下去了,應儘早努力結束戰爭。天皇又通過木戶幸一轉告鈴木:應盡快收拾戰局。我個人的安危是次要的,務必不能重演廣島的慘劇。為了打擊民眾的士氣,當日美軍飛機在日本四島散發了1600萬張用日文印刷的傳單。傳單這樣寫道:

“在使用下一枚原子彈之前,我們唿籲你們向天皇請願結束這場無用的戰爭。。·。你們現在應該採取措施結束武裝抵抗。否則,我們一定會繼續投放這種炸彈來盡快地結束這場戰爭。。。現在請盡快離開你們的城市。”

1945年8月7日早晨(美國東部時間),美國總統杜魯門向全世界播放了關於原子彈的聲明,並且威脅日本政府只要不投降,就將在其他城市再次投放原子彈。但狂熱的日本軍隊強硬派仍不甘示弱,為了穩定軍心民心,日本媒體有意貶低原子彈的威力。當天下午15點30分,陸軍省發表的公告僅說昨日美國B-29型轟炸機空襲廣島,似乎使用了一種新型炸彈,造成了重大損失,壓根沒提原子彈的事。

但是紙是包不住火的。仁科芳雄的調查結果和美軍的傳單使日本政界和媒體開始相信美軍使用原子彈的說法。8月8日下午,外務大臣東鄉茂德向天皇詳細報告了杜魯門關於原子彈的廣播,請求天皇立刻接受《波茨坦公告》。這天莫斯科時間的下午,日本駐蘇大使佐藤尚武接到了蘇聯加入《波茨坦公告》和對日本宣戰的通知。由於蘇聯不肯提供發報設施,也切斷使館與日本的聯繫,日本政府至9日凌晨4點才得到蘇聯宣戰的消息。

1945年8月9日上午10點30分,總理大臣鈴木召開內閣六巨頭的最高戰爭指導會議,再次討論是否接受《波茨坦公告》。這時蘇聯政府向日本宣戰和蘇軍於幾小時前越過蘇滿邊境攻擊日本關東軍的消息也傳到了東京,鈴木和東鄉二人主張接受《波茨坦公告》但附加一個條件:保持天皇體制不變,海軍大臣米內在關鍵時刻轉而支持東鄉的觀點。但阿南、梅津、豐田三人則堅持盟國必須進一步修改《波茨坦公告》內容:1)日本自行解除武裝;2)自行就戰爭罪行懲處戰犯;3)盟國必須承諾不佔領日本本土。雙方正在激烈辯論時,傳來第二顆原子彈在長崎爆炸的消息,會場一片混亂。當天下午內閣15名大臣舉行內閣全體會議,也發生了激烈的辯論。大臣們分為兩派:文官基本同意鈴木和東鄉的觀點,而軍方除海軍大臣米內之外全體反對。一直到會議結束,也沒得到任何統一的意見。晚上23點50分,鈴木貫太郎在御文庫的地下防空洞裡召開御前會議。參加者除了最高戰爭指導會議的六巨頭外,還擴大到樞密院議長平沼騏一郎、內閣書記官長迫水久常和陸海兩軍的軍務局長列席會議。在天皇面前兩派繼續激烈爭論到次日凌晨2點,仍然沒有結果。最後首相鈴木對天皇說:爭論已達2個小時之久,結果仍然是3:3,無法進行表決。但事態緊急刻不容緩,還是請陛下聖斷作為本次會議的結論。在鈴木的請求下,天皇明確表態同意外務大臣的意見。天皇繼續說: “空襲愈演愈烈,我不希望再看到國家生靈塗炭,文化遭受破壞,整個民族招致不幸。我的任務是將祖先傳下來的日本國再完整地傳給子孫後代。事到如今只有讓更多的國民,哪怕是多一個人也好,存活下來,希望他們將來能東山再起。除此之外,別無他路”。

1945年8月10日凌晨2點30分,面對天皇的聖裁(第一次聖裁),整個會場陷入死一般的沉默。日本終於決定投降!根據日本憲法,只有內閣有權批准投降。鈴木唯恐夜長夢多,於凌晨3點連夜召集內閣全體會議,宣布天皇的聖裁。由於這項決議是奉天皇的面諭,內閣大臣已無異議之可能,便在相應的文件上簽了字。這樣,凌晨4時內閣會議散會,日本政府正式接受《波茨坦公告》。早上6時,外務省將乞降照會的電文分別發給日本駐瑞士公使加嫩與駐瑞典公使崗本,向他們通報了天皇的態度和政府的決定,要求兩人速將求和乞降照會發給美國和盟國政府。乞降照會的唯一附加條件是:如果保持天皇作為日本元首的特權,日本同意接受《波茨坦公告》。為了擺脫外交渠道的繁瑣以及可能出現的節外生枝,外務大臣東鄉下令把外交照會以新聞的形式用無線電發報機向美國和歐洲發出。1945年8月10日早7時(華盛頓時間),美國政府從日本無線電廣播中得到了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的新聞報告。雖然對消息來源需待證實,美國總統杜魯門還是立即舉行高級顧問會議,討論如何答复日本乞降照會中關於保留天皇體制的要求。這裡還有一個戲劇性的插曲,蘇聯駐日本大使馬立克8月10日上午向日本外相東鄉遞交宣戰書,東鄉拒絕接受,原因是日本已提出投降。華盛頓時間8月10日的中午,美國駐瑞士大使館發來電報,確認了日本已經向盟國發出正式乞降照會。8月10日深夜,日本乞降照會的消息也傳到中國重慶,苦戰八年的中國沸騰起來,人人奔走相告,欣喜若狂。

1945年8月11日,強硬派的大本營陸軍省仍發出了自己的公告,號召國民繼續戰鬥,並以軍部的名義,向國內外的日本軍隊下達了繼續作戰的命令。天皇聞訊後立即召見陸軍大臣阿南質問原因,而強硬派的阿南則稱:“對聖命絕對服從,然而在投降生效之前,陸軍理所當然要繼續戰鬥”。 

1945年8月12日,美國政府與中國、英國和蘇聯協商後對日本乞降照會作出了著名的《貝爾納斯答复》,其主要內容是:1)接受日本的投降,2)盟軍將佔領日本;3)自投降時刻起,日本天皇及日本政府權力,須聽從於盟軍最高司令官;4)日本政府之最後形式將依日本人民自由表示之意願確定。盟國政府一致認為,這個答复既使日本人對天皇來來的地位可以放心,又不損害無條件投降的基本原則。12日下午舉行的皇族會議上,大多數皇室成員(包括原朝鮮王族李垠和李鍵)都對接受《波茨坦公告》表示了同意。但當天下午日本內閣召開的全體會議上,圍繞國體問題再次形成兩派,展開了激烈的辯論。外務大臣東鄉認為《貝爾納斯答复》在原則上並沒有損害天皇的地位。只要允許日本人民選擇自己的政府形式,壓倒多數的日本國民會選擇維護日本的天皇制度。海軍大臣米內和一部分內閣大臣支持東鄉,同意接受的《貝爾納斯答复》的觀點。以陸軍大臣阿南為首的另一派則竭力反對接受,要求盟國修改有關國體部分的答复。總理大臣鈴木竟然也搖擺到了軍方一邊(腦袋裡226政變時遺留的那顆子彈在關鍵時候起了作用)。會議開了1個多小時,沒得到任何統一意見。會議結束後,東鄉與鈴木發生了激烈的爭吵,東鄉譴責鈴木違背天皇要結束戰爭的意願,威脅如果總理大臣堅持下去,將獨自上奏天皇。不歡而散後,東鄉獨自去了宮內省面見支持接受貝《貝爾納斯答复》的宮內大臣木戶幸一說明了鈴木的態度。當晚木戶約見總理大臣鈴木,在勸說和壓力下鈴木終於改變了下午的觀點,願意無條件接受《貝爾納斯答复》。

1945年8月13日清晨,陸軍大臣阿南違反常態,不顧一切地闖進了木戶幸一的住處,聲稱盟國的條件會毀滅大和魂,應該決一死戰。要求木戶提請天皇重新考慮接受《波茨坦公告》。上午9點,六巨頭的最高戰爭指導會議繼續開會,討論貝爾納斯的複文。會議仍然爭吵激烈,軍方主戰派強烈要求追加投降條款,否則要魚死網破。下午舉行內閣全體會議,大部分成員表示願意接受《波茨坦公告》,但仍然形成不了決議。由於日本陸軍中少數死硬的少壯派趁此機會,在陸軍省防空洞秘密召開會議,策劃政變,謀殺主和派的鈴木、東鄉、木戶,佔領皇宮,迫使天皇收回成命。鈴木判斷陸軍將會採取極端行為,急忙奏請天皇再次召開御前會議,討論是否接受《貝爾納斯答复》。

1945年8月14日清晨,美軍飛機開始在日本各大城市上空撒放傳單,告誡日本國民: 日本政府已經提請投降和盟國接受投降的答复。上午,在皇宮的御文庫召開御前內閣緊急全體會議,與會者除內閣全體成員外還有樞密院長平沼騏一郎、陸海軍軍務局長等,共計23人。繼續討論是否接受《貝爾納斯答复》。會上參謀總長梅津要求繼續進行戰爭,聲稱如果投降就意味著國體的結束。阿南惟幾在天皇面前,感情衝動,說話結巴,主張打下去。因無法達成一致意見(關於阿南惟幾最後時刻的態度見附言)。鈴木再次要求天皇進行聖裁,最後天皇表示無條件接受《波茨坦公告》(第二次聖裁)。御前會議於14日正午結束,外務省立刻通過瑞士向盟國發出日本政府無條件接受《波茨坦公告》的急電。根據這次御前會議的決定,內閣書記官長迫水久常趕忙擬就了一份針對日本軍民的天皇無條件投降詔書。當晚20時30分,天皇在詔書上加蓋玉璽,23時內閣全體大臣在終戰詔書上正式簽字,簽署日期為1945年8月14日。因為天皇即位20多年以來從未向日本國民講話過,宣讀詔書定為錄音後播放。當晚23時20分,天皇身穿陸軍大元帥服,手捧詔書,一字一字地全神貫注地念著。也許是緊張的緣故,錄音有幾處不夠清晰,天皇自己不太滿意,要求重新錄製一次。23時50分,第二次錄音完畢。最後決定,以第二次錄的作為正式錄音,第一次的錄音帶留作備用。

華盛頓時間14日17時15分,美國國務卿貝爾納斯用無線電動打字機通知中英蘇政府,約定於華盛頓時間14日晚19時(中國時間15日晨7時)同時發布“四國公告”,接受並公佈日本政府無條件投降。此後,盟國向敵我雙方武裝部隊發布了停戰的命令(蘇軍則因目的尚未達到,拒絕遵守),使敵對行動終止。8月15日凌晨1點,陸軍省一批下級軍官再次按照日本軍隊的“下克上”傳統發起政變。政變的軍人打死了近衛第1師團的師團長,攻占了皇宮。企圖扣發天皇的廣播錄音。凌晨4點,陸軍大臣阿南剖腹自殺,政變也被鎮壓。為了把天皇的錄音安全送到日本廣播協會,由宮內省庶務課長端著寫有“拷貝”錄音片招搖過市,吸引公眾視線,然後由天皇侍從崗馬將真正的錄音片藏在飯盒裡(象李玉和送密電碼一樣),偷偷地熘出皇宮,送往廣播協會。

1945年8月15日中午12時整,日本著名廣播員和田信賢在麥克風前廣播:“這次廣播極為重要,請所有聽眾起立。天皇陛下現在向日本人民宣讀詔書,我們以尊敬的心情播送玉音。” 然後收音機裡響起了日本國歌《君之代》。播送完畢,即播放天皇《停戰詔書》錄音:“朕深鑑於世界大勢及帝國之現狀,欲採取非常之措施,以收拾時局,茲告爾等臣民,朕已飭令帝國政府通告美、英、中、蘇四國願接受其聯合公告…” 。

天皇的詔書公佈後,一些頑固的日本軍人和文官共800餘人在皇宮前剖腹開槍自殺。這一天,鈴木貫太郎為首的內閣終於完成了結束戰爭的任務,向天皇遞交了辭呈。8月17日,天皇的叔叔東久邇親王出任首相,近衛公爵任副首相,重光葵任外務大臣。8月17日天皇還向國內外日本軍隊發布了一項敕諭,命令他們和平地投降。從這時起到9月上、中旬,散佈在日本本土、遠東、南亞各國、南洋地區和太平洋諸島的六百多萬日本軍隊,陸續向盟國投降。

最後值得提一下的是:很多朋友不甚了解日本的政治體制,經常把天皇詔書當成日本投降的官方文件。需要說明的是:日本天皇1945年8月15日的詔書僅僅是對日本國民和軍隊放下武器的命令,而1945年8月14日日本政府發給美英中蘇無條件接受《貝爾納斯答复》的電報才是日本投降的法律根據,盟國政府也是根據日本政府內閣全體成員簽字的官方文件接受日本投降。

附言:阿南惟幾的最後時刻的態度始終是一個謎團。歷史事實是阿南惟幾8月14日簽署投降電報後自殺,而內閣投降電報如果沒有阿南的簽字法律上是無效的。為此史學界有人認為阿南惟幾其實是支持停戰的,只不過在天皇的授意下扮演了反對停戰的角色。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