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推薦:穿越百年中東

中東那片神秘的土地,曾經富饒寬容,宗教文明的發源地。如今,戰亂難民恐怖成為了關鍵詞。如此復雜矛盾,石油是罪魁禍首嗎?如何能讓他們自己解決問題?朋友,敵人,利益,說不清楚的關係,他們和平的春天還很遠嗎? ——題記

耶路撒冷的神秘,猶太人的富有總讓我很好奇。這些年的戰爭也都來自那裡,更讓我覺得不可思議。去年看到的敘利亞難民幾歲的孩子溺死在沙灘上的照片,至今還在腦海中。從小就听說的巴以沖突一直不斷,那麼,中東地區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個世紀都無法解決?曾經的宗教文明起源,如今孕育了四代恐怖組織,他們經歷了什麼才會有如此的演變?帶著這一系列的問題我翻開了俞敏洪老師推薦的書《穿越百年中東》。

這本書看得我很累,書中介紹的宗教組織繁雜龐多,尤其是各種名字都不熟悉,有些甚至第一次聽說,給我的理解也增加了一些難度。另我震驚的是他們信仰相同,形式稍有不同,或者教義上有差異,就會衍生出很多不同的派別,內部也會各種爭權奪利,與別的信仰更會互相殘殺。不僅如此,西方勢力的持續干預,並沒有起到好作用,反而使中東地區越來越麻煩,距離和平還有很遠的路要走。

這本書的作者郭建龍,曾經是《21世紀經濟報導》的記者,後來成為獨立作家,把多年的沉澱伴隨著旅行的腳步變成一本本書,這本書是他2016年的作品,之前還著有《告別香巴拉》、《印度,漂浮的次大陸》、《三千佛塔煙雲下》、《騎車去元朝》、《一以貫之》和《勢在人為》。 2017-2018兩年他出品了《中央帝國的財政密碼》和《中央帝國的哲學密碼》。第一次記接觸他的書,光看到書名,就有想讀的衝動。

作者2014年穿越中東的時候正好趕上敘利亞的戰爭,埃及的總統換屆,他很勇敢,為了自己的目標可以這樣拼命,不知道他的家人是如何做到這樣支持他的。如果他沒有活著回來,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嗎?狹隘的我總是不會做成什麼大事。如今的他還在以文化、政治、宗教和經濟的視角遊歷和觀察世界,這本書就是遊歷產物之一。沉下心來,如果我是記者,有危險卻能拿到一手資料,或許,我也會選擇向前。這又讓我想起當年的水均益在伊拉克開戰的那天想盡辦法違反命令留下,可惜,最終還是撤了出來。當他與閭丘露薇擦肩而過的時候,水均益流下了眼淚。她成了唯一華人記者現場報導了巴格達戰爭。熱血男兒,戰死沙場也是英雄。為了目標,寧可搭上性命,說明是真愛。這種書,買回來很值得。

本書一共分八章,從歷史上的奧斯曼帝國開始講起,介紹了黎巴嫩,土耳其,約旦,以色列,巴勒斯坦,伊拉克,科威特,沙特,埃及和敘利亞。作者剛開始介紹宗教派別的起源,看起來真是很枯燥。而且這些派別在這些國家中還錯綜複雜得互相關聯,不斷地發展和演變,真是一團亂麻。好在,作者有一條明細的線,加上我心中對ISIS,聖戰,拉登,斬首,真主黨,穆斯林,阿富汗塔利班,基地組織的好奇和害怕,終於看完了這本書,讓我對中東地區有了簡單直觀的了解。真不是一般的複雜。

作者在書的引子中就講述了他在黎巴嫩貝魯特的見聞。所有的和平都是假象,一條街被宗教組織真主黨控制,與你擦肩而過的行人或者小商販秒變戰士。儘管富豪們還是會在豪華俱樂部醉生夢死,他們喝的一瓶酒就可以夠門童一年的工資。貧富差距這麼大還充斥著各種陰謀詭計,全世界的政治勢力都匯集在這座小小的城市,如同二戰時期的卡薩布蘭卡。既然這裡是世界情報交換的中心,那麼,與作者同住的兩個馬麥德,當然不是真名,永遠也不會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作者猜測一個要去敘利亞參戰,一個是ISIS的聖戰戰士。他們對作者都很好。看起來,他們也有善良的一面,也不都是殺戮。

原來以為敵人的敵人是朋友,在中東完全不成立。沒有朋友,只有既得利益。儘管他們有石油,本來應該很富有,可惜被多年的內戰,侵略,反侵略和宗教戰爭撕扯,大批難民。敘利亞是繼伊拉克之後又一個犧牲品:西方和沙特支持敘利亞政府反對派,充滿了大量基地組織的人。美國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打擊基地組織,但在敘利亞,美國為了打擊總統阿薩德,卻把武器送給基地組織。聽上去很荒唐,但這就是事實。像這種情況還有巴解組織。明明美國和伊朗是宿敵,但在以色列問題上,美國不得不跟伊朗站在同一邊。

敘利亞戰爭中,因為俄羅斯可以使用其軍港,立即選擇支持敘利亞政府,提供武器裝備。伊朗支持的真主黨也加入戰團支持政府軍。俄羅斯和中國還在聯合國阻滯了對敘利亞的製裁。而西方在美國的帶領下支持反政府武裝,這些武器使得敘利亞的戰爭迅速升級成了大屠殺,變成了無理性戰爭:本來是要推翻暴君統治,但是,反政府武裝卻簽署了退出協議,沒有能力把暴君趕下台。但是,產生了大批的難民。

可怕的是中東各國需要難民,有些國家居然可以利用這些難民來搞事情!誰也不願意接受他們,完全忽略了難民的人權,甚至會屠殺難民。而這一切發生的時候,美國和西方國家選擇把臉轉過去,裝作沒看見。

再來說說我一直同情的猶太人,當年被驅趕,二戰時又被無情屠殺。他們想在發源地建立自己的國家以色列。美國和西方國家是同意的,但是整個中東是反對的。這也是中東地區的一個大毒瘤。而這需要追溯到100年前,奧斯曼帝國解體的時候,英法很隨意地設定了國界線,中東解體成了一地碎片。當時各國的邊境線沒有考慮到宗教問題,也沒有考慮到人的民族問題,以英法為首的西方國家按照自己的喜好瓜分了這片地區,這是中東戰亂最頻繁的主要原因。

中東地區的石油是最大的爭奪目標,也是美國和西方頻繁插手的主要原因。這些國家的參與,使這地區更加混亂。最失敗的是100年前,英國強行製造出來的伊拉克。薩達姆屬於人口少數遜尼派,其政權以壓榨多數人甚葉派和庫爾德人為基礎。從歷史上看,遜尼派一直比什葉派富裕,但是什葉派總是人數眾多。當年,美國和西方各國都支持薩達姆打伊朗,賣武器給他,貸款給他。對於他大規模使用化學武器,裝作沒看見。戰後,巨額的貸款和石油產量的降低拖垮了薩達姆,他只能鋌而走險去侵略科威特。美國不干了,發動了海灣戰爭。終於處死了薩達姆之後,在美國的扶持下伊拉克建立了新政府,遺憾的是十幾年過去了,期待的和平穩定根本沒有,反而變得更亂。奧巴馬在任期上對國內沒有什麼貢獻,但是對中東問題他很消極,擔心再讓美國深陷中東危機的泥沼,美國採取觀望的態度,西方也按兵不動。就在這權力的真空期,恐怖組織猖獗。

從2001年的基地組織襲擊美國製造了911之後,2014年敘利亞叛軍中一支叫做ISIS的武裝力量突然出現在伊拉克境內,攻城掠地,大肆屠殺,西方曾經支持的武裝力量變成了第四代宗教極端組織。基地組織並沒有想建立一個新的國家,底線是針對外教的聖戰,不傷害本教平民。而ISIS已經全然沒有底線,他們的目標是建立一個新的遜尼派國家推行教法。他們與敘利亞本土的努斯拉還不同。努斯拉是為了推翻阿薩德政權。從屬於基地組織的兩個組織也因此分道揚鑣。這些組織使用的武器都來自美國和西方,他們都曾經受到過支持。如今,這些恐怖組織反過來針對了全世界。

埃及這些年想走民主的道路也磕磕絆絆。革命推翻了統治埃及30年的穆巴拉克總統,可惜的是埃及革命的年輕人太不成熟,沒有能力建立起一個民主的國家。而根深蒂固的軍方乾政的馬木留克傳統再次讓軍人當政。可惜的是,每個領導人都有私心,都想傳位於自己的兒子,變成世襲制。但是,這與馬木留克的傳統不符。於是,埃及也在掙扎。最可惜的是政府不監管了,很多人進入古老的博物館偷竊,一具有3000多年曆史的皇家兒童木乃伊都遭到了破壞。

目前,只有最保守的沙特沒有經歷內戰。沙特是君主制非民主。但他也不想伊拉克獨大,於是主動向美國開放領土建設軍事基地。這成為沙特的污點,引狼入室。戰爭結束後美國也不撤軍。

中東原來是一個帝國,相安太平,自從知道了地下蘊藏著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氣後,他們的爭端不斷。如果僅靠他們自己的力量,或許能找到解決方法。可惜的是美國和西方要控製石油,提供武器,希望他們成為民主自治的國家。俄羅斯和中國倡導的政治哲學是民主不是國家發展的最重要條件,社會穩定更重要。大家普遍認為在中東地區存在著一條隱秘的石油通道,一頭在伊拉克庫爾德的產油區,經過與土耳其的鏈接進入地中海,再利用油船送到以色列,以打破阿拉伯國家對以色列的石油封鎖。果真如此,西方國家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讓中東自己去解決家事的。那麼,是否真民主就不那麼重要了。全世界都沒有想好如何處理中東問題。

作者也承認他只能觀察中東問題,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提不出化解仇恨和衝突的方法。中東的未來還有戰爭。作者寫這本書的目的是為了敘述真實的世界,讓讀者知道地球上正發生的事去思考,不再根據自己的想像構建世界。

民主與穩定本不矛盾,在中東卻變成了難解的選擇題。貧窮落後,宗教信仰,政治經濟,似乎所有元素都無解,更何況人權!我只有祝福。中東的春天一定會來!摘自:昕海讀書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