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聚焦| 從楊乃武與小白菜案說司法賠償

提起歷史上最出名的冤案,大概要算發生在清末的楊乃武與小白菜案吧。同治十二年(1873),餘杭縣一個叫做葛品連的豆腐作坊伙計暴斃於家中,他的妻子畢秀姑(即小白菜)被控與楊乃武合謀毒殺了親夫。隨後,楊乃武與小白菜被打入大牢,問成死罪。但楊乃武的姐姐楊菊貞不屈不撓,一次次為弟弟喊冤,最後經三司會審,證實葛品連死於暴病,而非中毒,楊乃武與畢秀姑並沒有合謀殺人,無罪釋放。鑄成冤案的一眾官員被追究責任。

今天許多人講述楊乃武與小白菜案,都將它當成冤案平反的範例。但我想提醒注意本案的一個細節:儘管兩名刑事被告人最終被證明無辜,並且獲釋,但是,在釋放之前,法官認為,畢秀姑“與楊乃武同居時不避嫌疑(指葛品連與畢秀姑曾租住楊乃武房屋,楊乃武教畢秀姑識字讀書),致招物議,眾供僉同,雖無私姦實據,究屬不守婦道,不應重律,擬杖八十”;楊乃武雖無“與葛畢氏通姦確據,但就同食教經而論,亦屬不知遠嫌”,“律應杖一百,業已革去舉人,免其再議”。

這一對含冤入獄的可憐人,受盡了酷刑——據楊乃武女兒楊濬口述史,審訊時,楊乃武被“跪釘板、跪火磚、上夾棍”;畢秀姑“十指拶脫” ,“還用銅絲穿入乳頭”。審到最後,法官大人說,你們並未殺人,回去吧。既沒有對含冤者受過的苦表示道歉,更沒有作出任何經濟補償。不但如此,還將畢秀姑打了八十大板,革了楊乃武舉人功名以抵刑罰。

我們批判清政府沒有給予冤案受害者經濟補償,是一種不顧時代局限性的苛求嗎?畢竟,現代文明社會才有司法賠償制度。可是,我這些年留心宋朝歷史,分明發現,在宋代,一起冤案得到平反時,宋政府通常都會給予受冤者經濟補償。

讓我舉兩個例子吧。宋仁宗時,隴州隴安縣的平民馬文千等五人,被人檢舉為殺人越貨的劫盜,並且證據確鑿(實則是仿證),結果被法院判了死刑。後來,鄰近的秦州捕到真盜,朝廷才發現馬文千等人原來是冤死的。仁宗大怒,將製造冤案的法官流放嶺南,同時下詔給冤死者的家庭“賜錢粟”,免三年差役。這裡的“賜錢粟”,便是經濟補償。

宋徽宗時,虔州也發現了一宗情節差不多的錯案:兩名“兇手”被判了死刑,真兇意外被抓獲,官府這才知道前面冤殺了二人。徽宗皇帝下詔,所有涉案的法官“並先勒停,不以赦原”,一概先勒令停職,即使國家有大赦,也不予赦免。同時,“誤斷之家,優加存卹”。所謂“優加存卹”,意為給予優厚的經濟補償。

目前我已檢索到相當多的冤案在平反昭雪之時,受冤者家庭都能夠獲得宋政府的存卹。這類經濟補償,在“冤死案”的平反過程中最為常見,如果冤死者的親屬已流落他方,不知所終,政府也會“訪親屬,官給錢米以存撫之”。

那麼對於那些沒有冤殺人的錯案,宋朝政府又有沒有給予經濟補償呢?我也找到了幾個案例,可以正面回應這一疑問。

宋太宗太平興國年間,開封府市民王元吉的繼母劉氏因為與他人通姦,“恐事露,憂悸成疾,复懼其子陳告”,便惡人先告狀,誣告繼子王元吉在她飲食中下毒,意欲謀害繼母。為置王元吉於死地,劉氏還指使人向開封府的法官行賄。王元吉被屈打成招,又臨刑喊冤;他的妻子張氏也到登聞鼓院申訴。

經復審三次,案情終得大白。對冤案負責的一批法官,被停職的停職,降職的降職,收受賄賂的曹司則被“杖脊,配沙門島”。王元吉無罪釋放,宋太宗“又賜元吉妻張氏帛十匹”。這十匹絹帛,我們可以看作是宋政府為彌補王元吉入獄所受之苦的經濟補償。

雍熙年間,宦官何紹貞“護送宮人詣永昌陵,還至中牟(縣),天未明,見數人持兵行道旁,紹貞疑其盜,捕而笞掠之,人不勝其苦,皆自誣服,縛送致京師”。宋太宗得悉,先是“甚驚”,繼而想道:這些人雖然手持武器,卻未聞有搶劫的行為,如果真為劫盜,怎麼可能束手就縛?因此,“令送開封府鞫之”,查個水落石出。

開封府最後查清楚了,原來這些人都是中牟縣的縣民,因為要到嵩岳拜神祈禱,連夜趕路,所以帶了武器,作為防身之用。宋太宗接到開封府的結案報告,說:“幾陷平民於法!”下詔將無事生非的何紹貞“決杖,配北班”;幾名受了冤枉的縣民則“各賜茶卉、束帛而遣之”。這裡的“茶卉、束帛”,也是類似於經濟補償。

當然,我們不能說宋代已建成了司法賠償制度。我們蒐集到的案例表明,宋王朝給予冤錯案受害者的經濟補償只是一種慣例,並未形成正式製度,補償也未標準化,而且通常都是以“賜”、“存卹”的名義發給,以表示這是政府的“恩惠”。然而,當冤案平反後,官府能夠給受害者家庭作出經濟補償,毫無疑問是人道主義的體現,顯然比清政府不但不給小白菜補償,還打了她八十大板更合乎現代司法文明。

如果宋朝的冤案補償慣例在宋後得以延續下去,假以時日,未必就不能演化出具有現代文明價值的司法賠償制度。這也是我為什麼要一再為宋朝文明發生斷裂而深感惋惜的緣故所在。

引自:南方周末 文編:學習部, 美編:孫炯南, 責編:馮景怡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