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是民族功臣創下了近代中國11個第一,而清政府卻說他禍國殃民

歷史上有些人物的功過是非,是後人們能難作出評價的,比如晚清重臣李鴻章,有人說他是賣國賊,有人說他對近代中國有很重要的貢獻。當然了,本文重點說的並不是李鴻章,而是另一個與他有密切關係的人物——盛宣懷。

盛宣懷是李鴻章興辦洋務運動,發展民族工業的第一功臣,說起近代工業大抵都離不開盛宣懷。對於盛宣懷的評價,慈禧說他:「盛宣懷為不可少之人」,李鴻章評價他:「志在匡時,堅韌任事,才識敏瞻,堪資大用。」張之洞評價他:「可聯南北,可聯中外,可聯官商。」,孫中山評價他:「熱心公益,而經濟界又極有信用。」不過,著名學者夏東元的評價最為精闢說盛宣懷是:「處非常之世,走非常之路,做非常之事的非常之人。」

以上這些都是正面評價,負面的也有不少,其中魯迅先生就說他是:「賣國賊、官僚資本家、土豪劣紳。」從這些評價來看,盛宣懷似乎和李鴻章有異曲同工之妙,是一個極具爭議的人物。

不管怎麼說,盛宣懷對近代中國的貢獻還是很大的,而且整體來看他也忠於清王朝。可是,自從武昌起義爆發以後,最高統治者對盛宣懷的態度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否定了他的歷史功績。1911年10月26日,盛宣懷遭到罷免,諭旨說:「盛宣懷違法行私,貽誤大局,實屬辜恩溺職。盛宣懷着即革職,永不敘用。」

這道諭旨下達後,盛宣懷不得不狼狽出京,先去青島,然後轉向大連,最後惶惶然逃亡日本神戶。盛宣懷被朝廷革職,和當時的政治形勢不無關係,可朝廷將他一棒子打死將卻也不可取。就連《清史稿》給他最後的結論也是十分的不公:「盛宣懷侵權違法,罔上欺君,塗附政策,釀成禍亂,實為誤國首惡。」

末日的大清朝廷給了盛宣懷這樣一個定論真是可笑至極,他們忽視了盛宣懷對中國工業、現代高等教育和金融事業發展所作出的貢獻。在中國近代史上,人們對盛宣懷的總體評價很高,認為他創造了11個「中國第一」:

即第一個民用股份制企業輪船招商局;第一個電報局中國電報總局;第一家內河火輪公司;第一家銀行中國通商銀行;第一條鐵路幹線京漢鐵路;第一家鋼鐵聯合企業漢冶萍公司;第一所高等師範學堂南洋公學(交通大學);第一家勘礦公司;第一座圖書館;第一所近代大學北洋大學堂(天津大學),第一個創辦了中國紅十字會。

盛宣懷的名氣不僅僅是在創辦洋務企業上,在官場上他同樣也是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他依靠李鴻章,先後到擔任過山東登萊青道兼煙臺海關監督、天津海關道、大理寺少卿、工部侍郎、郵傳部侍郎、郵傳部尚書和郵傳部大臣等職,是晚清政府的重要官員。

如果要說盛宣懷的過失或是負面評價,那他絕不像清政府所說的是一個禍國殃民之徒,而是在於他沒有突破封建體制的上層建築,建立與之相適應的民主政治,反而利用控制近代企業的能量,向晚清政府謀求「高官」,使自己陷入了封建政治體制的漩渦。

應該說,憑藉盛宣懷創建近代企業的經濟實踐,他對封建政治體制的危害性,要比李鴻章有更深的感受。可惜的是,他在政治思想上,始終未能衝破囚籠,始終站在晚清政府保守的立場上。在戊戌維新運動中,他公開提出與康、梁等人相對立的變法方案,說「中國的根本之學不必更動,只要兵政、工政兩端採取各國之所長」。

辛亥革命爆發以後,盛宣懷動員袁世凱出山,積極參與調兵運糧,企圖撲滅革命烈火,挽救晚清政府,但是終究是徒勞而已。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死保的晚清政府卻對他做出了這樣一個不公正的評價,這或許也是盛宣懷一生最大的遺憾和悲劇。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