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虎溝祈雨文化習俗

石虎溝祈雨文化習俗

——建議舊屯滿族鄉石虎溝村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

舊屯滿族鄉石虎溝村,坐落在隆化西川的灤河北岸,天鼓山麓,這裡歷史悠久、山高林密、溝谷縱橫、物產豐富,最高峰天鼓山主峰南天門,在東經117,北緯41,海拔1423米。村域平均海拔在900米左右,無霜期短,氣候偏乾旱,存活在民間的傳統祈雨儀式和民間傳說成為這裡祈雨文化的獨特象徵。

開山立村,自然地理奇觀群落與鄉土信仰

石虎溝立村,最早可以追溯到兩晉時期鮮卑段部,傳說在石門溝裡曾有一個段王墳。最晚也可溯到乾隆初年,京旗駐防熱河的大移民時代,大量內務府旗人、王公差辦來此打獵護圍居住在天鼓山的深處的聚居窩棚。這裡因為山勢高大,飛禽走獸群集,被旗人滿語稱謂“古砬子”,意味“獵場高地”,後因滿語脫落,對應漢語“鼓砬子”指代山間一塊巨石,被《承德府志》記載為“石鼓山”,謂之山間有石似鼓。

蓋石虎溝即從“石鼓溝”轉變而來。也有不同說法為蒙語“石斛溝”即產瑪瑙之地或滿語“薩爾滸溝”,意為“木櫥”,指代山林茂密的樣子。在承德叫“石虎溝”的非常多,筆者傾向於此為由山名石鼓而村名石鼓,進而名石虎的。當面居民則口語稱此山為“高砬子”,蓋從滿語“古砬子”脫音而來。因山頂有龍王廟,也稱之為“龍廟高尖兒”,近代官方地理文獻則稱之主峰為“南天門”。

因山間有龍潭、石鼓、石橛(棒石砬子)、雷擊石、雷澤(一棵柳樹、一片柳樹、老麻池片區形成的沼澤地,現已乾涸),形成了天然的“雷公勝地”的自然文化遺存。還有棺材石、寶石洞、仙人窟(傳說古代有人在此修行,窟前有泉,即今名鴿子窩)、金佛嶺(傳說古時有人在此放羊撿到金佛)、摔鹿崖(傳說一隻豹子追逐鹿群,公鹿引此豹子於此摔下,拯救鹿群)、古炭窯址、古松、古暴榆、古暴馬丁香群等其他自然人文景觀。

又因此山與佛教經典《大日經疏》、《金光明最勝王經》等所描述“北方天鼓雷音王佛”、“金鼓光明教法”等相契合,被當代稱之為“天鼓山”,主峰如鷲鳥展翅被譽為“小靈鷲峰”,次峰“黃石砬子”被譽為“金光明頂”。

石虎溝祈雨文化,古老民俗遺風,多民族融合的見證:
在天鼓山主峰頂建有古廟一座主要供奉龍王爺,所以這裡有著一種濃郁的祈雨文化遺存。舊屯地區的祈雨是古老的滿蒙與漢族文化融合的民俗產物。在古代漢族祈雨一般是向龍王求雨,有著悠久的歷史傳承。而滿蒙祈雨則不同,是在常年不干涸的山泉古井邊處,圍柳衣、戴柳帽,打抓鼓,跳神舞來祈雨的,祈雨的對像是泉,而不是龍。石虎溝的祈雨是融合了滿蒙漢等多民族的祈雨文化民俗而為一體的變種形式。

石虎溝祈雨,祈雨對像上看有龍王爺和泉水,從祈雨形式上看有鼓舞和圍柳。從建築安立角度上,則有高山之頂的龍廟,即龍王的固定居所。和山下的多處龍廟行宮,即分佈在各自然村的小廟,多數是九神廟的建制。九神廟信仰是北方多民族融合的多元信仰,各地九神稍有差異,但基本包括了龍王、馬王、牛王、蟲王、苗王、武道、老爺(關公)、觀音菩薩、山神、鬼判等。而龍王一般都是主尊,是北方祈雨文化的一個集中體現。石虎溝天鼓山頂的龍王廟,現有三尊神像,四個神牌,原始則為五神廟,龍王塑像一尊,伴神則有山神、土地、雷公、電母,後又有人送來了“老爺”等其他神像兩尊。建築簡單,神像樸素,信仰很實用主義。

石虎溝祈雨的方式,有坐祈和行祈,即在本地一村坐祈,還是走街串巷前村後村走著祈雨,一般採取抓鬮方式決定祈雨的方式和方向,以三天或者祈下雨來為期。祈雨之先要把龍王從山頂龍廟背下來,要力壯男丁以背對背的方式背下來,這種方式形成了定俗,究其本則是因為山路險峻幽遠,背對背可以保護神像的面容等。背下山的龍王住在村落附近的行宮接收香火供養,等待祈雨籌備。在此期間還有一種“偷龍王”的習俗,就是天氣乾旱,遠道的外村居民,也會來廟裡來“偷龍王”、“借雨”,凡是出現龍王被偷的現象,都會被認為該地今年要少雨偏旱。被偷龍王在對方祈雨完畢會完璧歸趙,送回廟宇之中重新供奉。還有一種偷龍王形式,就是天旱無雨,一般人組織不起來祈雨隊伍,因為財力的問題,有些村民會將龍王偷偷放在大戶人家的門前,迫使大戶富戶組織祈雨,也被稱為“偷龍王”,一般大戶都會成為祈雨會首而進行組織。

在民俗當中還有一種少見的“曬龍王”和“煞龍王”,這兩種祈雨方式,一般都是遇到大旱之年、奇旱大災才會選用。大旱之年,久祈不下,表示龍王失職,則將龍王暴晒於爺,以龍王來雨自救,一般會暴晒於路,並用馬藺捆綁。如果遇到奇旱大災、連年不雨、餓死災民的年景,還會採取一種“煞龍王”的祈雨方式,這種祈雨方式很暴力,就是不僅將龍王像暴晒於野,還要邊祈求邊用鞭子抽打龍王,直至把龍王泥像打成碎土。這種煞龍王的祈雨方式在乾隆年間有過,近代從未見過和聽聞。

一般的祈雨方式,是龍王開光之後,在常年不干涸的山泉或古井取水,石虎溝則在鹿跡泉(也有稱之為陸家溝泉),蓋山泉久而不干,常引山鹿來此飲水,形成鹿跡而名之。此泉之水一般放入瓷質淨瓶中插柳作為祈雨的信物,若是行祈則由專人保護,據說水若灑於何處,何處將遭遇大水之災。祈雨時龍王坐輦,也就是黃綾裝飾的龍轎,如同帝王達官出行巡視旱情一般。抬轎及隨行隊伍人員圍柳或者戴柳條艾草編制的帽子,並配以大鼓、镲鈸等樂器,鑼鼓喧天好不熱鬧。為了討喜,有一些剛生不久的孩子還會鑽龍輦,讓龍王賜福、加持。所行之村落,要設飯局齋供龍王與大眾。當地民俗是燒草香和黃裱紙。

祈雨有果之後,還會“謝龍”和“送廟”,即為了答謝龍王而殺生,一般殺豬一頭,村民等眾分食,隨份喜錢用於祭祀龍王。儀式結束後則需要壯力男丁將龍王從行宮再次背回山頂龍廟供奉。舊屯當地的殺牲還願方式是有著濃郁的滿族薩滿教遺風的,一般會在殺牲之前,往豬耳朵灌一壺酒,豬耳朵一動,酒水四濺代表“領牲”,之後宰殺完畢,頭蹄擺放成一個完整形狀於豬脊附上肚油花膜做整豬供奉,供奉完畢分與各戶,這種習俗是滿洲薩滿教家祭的遺風,分肉是滿洲所謂吃“福肉”的變形,有著很濃厚的歷史文化傳承意義。

一般在每年的祈雨之後或者五月十三“雨節”都會有合村殺牲祭祀龍王和關帝的習俗。但就佛教護生角度,這種殺牲祭祀的方式,比較野蠻和背離生命美學。佛教認為龍族是修行人犯戒而墮落在了畜生道,因為修行過所以有神力,因為犯戒所以成了鱗蟲。故龍王真的能享用豬肉否?至於關帝則在歷史流變過程中被智者大師受了五戒,成了護法伽藍菩薩。這個是不同宗教、文化影響下的一種民俗而已,具有實用主義精神,一則可以祈雨解旱,再則可以合村聯絡感情,打打牙祭,豐富在地生民的物質文化生活。

在此建議,石虎溝祈雨文化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
綜觀石虎溝的祈雨文化,自然景觀有依托,民俗文化有傳承,祈雨儀式有特色且完整,與古代的皇家“雩祭”不同,極具民間色彩。祈雨是一種生民對自然的敬畏和對生存的渴求,是一種根深蒂固卻又要消失殆盡的民俗文化和祭祀方式,是多民族融合發展的歷史見證。借鑒北京房山蒲窪祈雨文化、重慶豐都水龍祈雨、廣西百省紅彝祈雨文化等都被列入當地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石虎溝祈雨應當積極申報承德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從而保護其俗、搶救其宮廟塑像、挖掘承德地區多民族文化融合的祈雨民俗意義,同時深入挖掘當地的自然文化遺產資源,並為舊屯地區的文化積澱、區域發展、旅遊開發提供有力支撐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