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見過,三部正史有記載的搬運術,是障眼法還是超時空傳送?

攝影機攝像機一出現,很對“江湖秘術”就失傳了——江湖戲法講究手疾眼快,卻被“慢放”“回放”破了功:高速攝影機能清楚看到子彈飛行軌跡,再快的手,也快不過子彈。

筆者小的時候,見過一種江湖秘技——其實很多人都見過,但都是百思不得其解,以至於直到今天,很多人也只能用超時空傳送和乾坤大挪移解釋。

咱們今天要聊的話題,就是秦始皇見過、三部正史有記載的“搬運術”,並請讀者諸君根據自己掌握的史料和科學知識,進行一番揭秘和點評。

按照規定,筆者只能說這是一種障眼法,儘管這種江湖秘技在《六甲天書》和很多史料中都有記載。為了公平起見,咱們還是稱呼它口口相傳的名字:搬運術。這種搬運術有兩種表現形式,分別叫大搬運和小搬運。

搬運術最早見於《六甲天書·五斗八卦壇式》:大致意思是施法者掐訣念咒(念的啥不能說)三遍,吐兩口水,地下就會冒出兩個九尺高的神人來。

這兩個神人抱拳行禮:“人尊金寶,容弟子搬運,前來請旨。”念咒的那人說:“吾受六甲天書,並度凡世,可用些少贍之之物,不用多。”

地下冒出來的神人答應一聲就不見了,然後第二天夜裡,就有很多寶物會憑空出現,然後再次掐訣念咒,寶物又原路送回。

很多內容都不能摘錄,所以筆者的描述只能語焉不詳。但是筆者親眼見過的江湖戲法“小搬運”,卻是可以講一講的。

                

像上圖那樣的“戲法”,很多江湖藝人是不屑表演的,倒是街頭騙子總用它來騙人,只要用慢鏡頭回放,就會知道那小球一直藏在演員手裡。

與此相類似的,就是某大師的“空盆變蛇”了,他自己本人也承認那是戲法兒而不是道法。

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還有很多走江湖打把勢賣藝的,他們飄忽不定,走鄉過村表演,只要管飯,並不要錢——要錢也很難要到。

那些“變戲法兒”的用一塊黑布或紅布蒙著一個空箱子,比比划划表演一通,像步上噴兩口水或者酒,然後空箱子裡就會出現觀眾家裡的常用之物,有時候是一個碗,有時候是一個鍋,還有村民認出就是自己家的。

但是當場索要,藝人是不給的,他一定要再放回箱子裡把它“變沒”,村民回到家一看,那東西果然“回來了” 。

這就是筆者和很多人見過的“小搬運”,據說大搬運能把大活人搬運走,但是筆者沒見過,不敢妄言。

現在電視上演的“魔術”,大家都知道是事先預備好了道具,筆者在電視台扛過多年攝像機,知道只要慢放,就能把魔術師的手法看得一清二楚。

在過去,也有人曾經在樹上觀看江湖藝人表演“吞柱子”——一摟粗兩米高的木頭柱子,被藝人吞進去又吐出來。結果在樹上或房頂上觀看的下來就笑:他哪裡是吞,我看見他在柱子上爬呢。

這就是障眼法了:很多江湖藝人表演都要“清場”,頭頂上不能有人,身後不能有人。

其實“大搬運”“小搬運”不止很多人親眼見過,就是嚴肅的正史,也有記載,比如《史記·秦始皇本紀》就記載了這樣一件事情:秦始皇三十六年,就是天降隕石“始皇帝死而地分”的那一年秋天。奉命傳唱“真人詩”的秦始皇使者,在華陰平舒道遇到了一個攔路者,那人送給他一件東西一句話。

那件東西是白璧(圓形有孔扁平玉器),那句話是“今年祖龍死。”

那使者把白璧獻給秦始皇,秦始皇一看就認出來了:“這不是八我年前扔到江里那塊嗎?”

這塊沉江之璧是怎麼到了神秘人手裡,不得而知,那人下水撈起的可能性基本為零。

比《史記》記載還讓人莫名其妙的是《後漢書·方術列傳》中的費長房曾經見過一位老翁:此翁每天都跳進一個酒壺裡休息(阿拉丁燈神?),別人都看不見,只有坐在房頂上的費長房看見了。

那老翁的酒壺看起來容量只有一升,但是十個僕人都抬不動,這老翁用一個手指就能挑起來。這一升酒壺裡的酒,兩個人喝了一天也沒喝完。

《三國志》裡的管輅左慈咱們就不去說他了,咱們還是來看看房玄齡主編的《晉書》,在列傳第六有關壯武郡公司空張華的記載中,就有物品不翼而飛的記載:“武庫火,華懼因此變作,列兵固守,然後救之,故累代之寶及漢高斬蛇劍、王莽頭、孔子屐等盡焚焉。時華見劍穿屋而飛,莫知所向。”

其他的史料不用一一摘錄,這三部正史的記載就足夠讀者諸君參詳了。這些東西不翼而飛的背後,是不是有江湖方術之士操控,或者是像人們開玩笑說是超時空傳送或者乾坤大挪移,筆者也不做結論,這些都留給讀者諸君見仁見智:您見過江湖傳說中的搬運術嗎?您認為那是障眼法還是超時空傳送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