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土屋,我們的根

典型的、標準的華北大平原土屋,如今已經很難看到了,偶爾在偏遠的農村還能見到她低矮,破損的身影,如今土屋已被磚瓦平房和鋼筋、混凝土的樓房所代替。但如同東北“乾打壘”和江南“茅草房”一樣,“堆土而起”的華北土屋,為主要居住點的原生態農家院落,如溫馨的音符,長久地留在如今上了年紀的人們的記憶中。

土屋是華北平原一帶勞動人民智慧的結晶。雖然在館陶10米左右的地下,發現了很多燒製的紅陶、青磚、土瓦,但生產力低下的古代,農民在企盼豐調雨順,要獲得好收成所付出的勞動,往往在不期而至的天災和滔滔黃水中化為泡影,飽暖已無法解決,安居也就因陋就簡了。於是在大平原深處所形成的村落,絕大部分和黃土地色調基本一致——就地取材,利用黃水沖刷下來的泥土和耕種了幾代的熟土“和泥”夯築,建成了能遮風避雨,溫馨和暖的家。

春天,農家蓋房,找有經驗的“把式”組織,用少許的水,把泥和成酥狀,用腳踩踏,再用三齒或釘耙打整,在勞動號子和說笑聲中“巍地挑”——稍稍打整一下,把地基墊高些,拉上線,兩人一組,“把式”接已和好的酥泥,小工用鐵鍁或鋼釵挖泥,甩遞給把式,慢慢地,用當地遊積的黃土,砌疊成的房屋框架就起來了。

等用酥泥打牆的四面“平座”了——需要蓋頂時,請來的“把式”要求暫切停工,用一天或多天的時間等春天的燥風吹去牆上多餘的水份,稍事乾燥,“把式”即在牆靠院的一側挖出上尖下寬的券形屋門和窗戶,一座屋的框架和形制已基本作好。在放大一木樑的土牆位置,造房“把式”還要挖去土牆靠裡一部分的地方,用磚或木柱砌起來,打好柱礎以準備大木樑的承重。然後把上一年留下的秫秸杆“隔檔子”即高梁桿,留有根鬚部分朝外,鋪上尺把厚,上面再舖一層麥草,上面壓上黃土,再用“窪鹼”——一種不容易滲透的粘土和成稀泥巴,泥上一兩層,一座典型的華北土屋即告竣。用同樣的方法另建座配房,用夯土打成院牆,成了一個華北平原一帶舊時農家一個典型的院落。

你可不要小看這樣的、用黃河淤積的黃土壘造成的土屋,在它乾燥後,屋裡盤上土坯炕,它可冬檔嚴寒,夏遮風雨,勞累了一天的村民,可在裡邊享受著清涼和溫暖。而用土夯築的院牆在溫暖的夏季往往長一層綠醭,任夏天的雨水沖刷,也不會坍塌。這樣的,黃土色的,就土取材,用黃土夯築的院落,能用上十年、二十年的沒有問題。

當然,也有例外,那些率先發達起來,衣食、溫飽無憂的農戶中,住房是他們的又一個基本追求,攢上幾年,用窯上燒出的大青磚,或作為“鹼腳”或在房後牆(當地稱後山牆),雨水潲衝歷害的地方“掛鬥”——用大青磚把土牆砌蓋起來,甚至全部用磚蓋成院落——這是已經富裕農家的特色了,村民稱為“高門樓”或“主家的”,形成了農村又一種色彩和發展軌跡。啊,黃土地、黃皮膚、黃河淤積的土地夯築成的土屋,千百年來書寫了華北大平原的文明,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本文選自《衛運河滄桑》,作者劉清月,文化學者。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