郗慮:比起孔融我技高一籌,但御史大夫不好做

妙論微言思落日,荒山窮谷夢悲風。天子身邊有近臣,但不一定值得信任,有些盡忠職守,有些庸碌無為,有些乾脆心向他人。 本篇就來聊聊郗chī慮,字鴻豫。

郗慮是兗yǎn州山陽高平人,案《姓譜》郗氏是高平縣望族,不過考慮到《姓譜》成書於南北朝時期,可能是郗慮的玄孫郗鑒帶著家族走向了興盛。 至少郗慮在漢末的時候就已經是當世名士了,他也是荀彧舉薦的眾多人才之一,而且屬於比較優質的人才,荀彧舉薦的人數不會太少,只是有些不成材的或者有些沒留下記載的罷了。

“及引致當世知名郗慮、華歆、王朗、荀悅、杜襲、辛毗、趙儼之儔,終為卿相,以十數人”——《三國志·荀彧傳》注引《魏氏春秋》

建安六年(201年),郗慮已經在擔任“侍中”一職了,他和荀彧、鍾繇一起入宮為劉協講學,因為荀彧、鍾繇在此前都獲封過“侍中”一職,他們在此時雖然一個是尚書令,一個是司隸校尉,但應該都還兼任著侍中,可以出入宮中。

“八月辛卯,侍中郗慮、尚書令荀彧、司隸校尉鍾繇侍講於內”——《後漢紀》

郗慮能跟潁川名士荀彧、鍾繇並列,可見郗慮至少在學識方面是足夠優秀的,畢竟他是大儒鄭玄的弟子。郗慮再次出現在歷史舞台上已經是建安十三年(208年)了,這一年曹操攜一統北方之勢重置丞相,以“選舉不實”為理由罷免了司徒趙溫,自此廢除“三公”,而郗慮在這一年被任用為“御史大夫”,本來曹操是想讓徐璆qiú擔任的,但是被拒絕了,這才輪到郗慮。

“少受業於鄭玄,建安初為侍中”——《三國志·武帝紀》註解

當時郗慮不僅是侍中,還兼任這光祿勳一職,也是他奉命持節罷免了趙溫的“司徒”職位。 208年之前,孔融曾寫信嘲諷了曹操的禁酒令,郗慮聞弦歌而知雅意,上書要求免去孔融的官職。 因此孔融、郗慮兩人結仇,甚至他們在面見漢獻帝劉協時都在互相嘲諷。

“山陽郗慮承望風旨,以微法奏免融官,因顯明讎怨”——《後漢書·孔融傳》

當時劉協問孔融對郗慮有何特長,孔融表示“可以跟他一起學習道義,但不能放權給他”,郗慮在一旁冷嘲熱諷“孔融昔日擔任北海太守,北海郡丟了百姓也流失了,您的權力在哪呢?”兩人互相揭短,還是曹操寫信安撫了孔融。但是最終參與構陷孔融的依然有郗慮,建安十三年(208年)孔融被誅。

“曹操既積嫌忌,而郗慮复構成其罪”——《後漢書·孔融傳》

建安十七年(212年),郗慮奉命持節封曹操為魏公。建安十九年(214年),伏皇后伏壽當年寫給其父伏完的書信洩露,曹操要求漢獻帝劉協廢後,華歆奉命從宮中抓來了披髮赤足的伏壽,< strong>伏壽問劉協“不能再救救我嗎?”劉協回應“我都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到幾時”,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接著劉協又對郗慮說“郗公,天下怎麼會有這樣的事?”因為御史大夫曾經也是三公之一,所以郗慮被稱為“郗公”,但是郗慮沉默著沒有說話。結合劉劭本傳的記載,郗慮曾徵辟過劉劭,但郗慮後來被免官了,而建安二十一年(216年)封曹操為魏王的御史大夫是劉艾,所以郗慮在建安十九年到建安二十一年之間被免官了。

後續再無記載,興許是愧疚吧。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