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不要低估資本積累的邪惡

桑給巴爾東海岸

桑給巴爾,是一座臭名昭著的美麗海島。
桑給巴爾,有潔白細膩的沙灘,湛碧透明的海水,氣溫宜人,遊客不多,是不亞於馬代的度假勝地。

不像非洲的塞舌爾,作為英國皇室度假地被炒作,大多數中國人對於桑給巴爾並不熟悉。
我們對非洲的了解,就像前些年歐美人對於中國的了解,大多流於刻板印象。
坦桑尼亞的桑,指的就是桑給巴爾。這是一個 95% 居民為穆斯林,高度自治的島嶼。


桑島海邊拾貝殼的小女孩

桑給巴爾還盛產香料,有歷史悠久的石頭城:建築物基本都是珊瑚石做的,始建於 8 世紀,被列為世界遺產。富有的阿拉伯商人來到這裡,蓋起各種富麗堂皇的建築和清真寺。


石頭城奇蹟宮

桑給巴爾是歐洲有錢人的度假天堂,路途不遠,沿海遍布豪華酒店。黑人的服務非常優質,舉止謙恭,可能是殖民地的傳統,把客人當做貴族看待。這和在西歐和北美的感覺完全不同,那邊白人的服務雖然也很職業化,但是骨子裡透著高人一等的傲氣。桑給巴爾最出名之處,卻不是這些美好的東西,是因為——它邪惡的歷史。

它曾經是非洲黑奴貿易的重要中轉站,記錄了人類近代資本積累中最可恥,最卑劣的一頁。


桑島海邊撈海藻的小朋友

在桑給巴爾的第一天行程裡,我沒急著去海邊酒店,在石頭城裡匆匆略過奇蹟宮和皇宮,直撲舊日的販奴市場——今天的奴隸博物館,觀看了東非奴隸交易歷史展覽,度過了驚悚的兩小時。

桑給巴爾石頭城舊日販奴市場

要了解資本主義的原始積累,你需要知道大西洋三角貿易。搞清了這個三角,也就搞清了黑奴貿易。

16 世紀之後,歐洲殖民者佔據了西印度群島和美洲大陸,擴張掠奪,開墾礦山,開闢種植園,需要大量的勞工。當地土著的奴隸數量有限,加上殖民者的屠殺並帶來了肆虐歐洲的天花等傳染病,當地人大量死亡,奴隸就更不夠用了。

到哪裡找工人呢?若是從歐洲本國運送勞動力來,需要極大的成本。歐洲殖民者發現,非洲黑人更適宜熱帶環境和繁重的田間勞動, 1 個黑人奴隸差不多能抵得上 4 個印第安人幹活。他們決定從非洲運黑人到美洲殖民地,並稱黑人為“人形牲口”。那些黑人是甘願為奴嗎?當然不是!都是通過暴力抓獲的。

《被解救的薑戈》劇照

試想一下,你好端端地在農田里幹活,你端端地去河邊打水,你好端端地在家門口放羊,突然,出現一群持槍的人,用棍棒索套把你制服,用鎖鏈把你牽走,從此你失去天日,淪為奴隸,生不如死。

那你會說了,黑人不會反抗嗎?

對啊,一開頭, 歐洲殖民者都是自己出馬捕獵黑人,黑人不是吃素的,他們奮起反抗,歐洲人販子被打死打傷,損失不小。

《被解救的薑戈》劇照

歐洲人見勢不好,改變策略,自己退居幕後,送黑人部落頭領一點兒好處,火藥槍支,廉價消費品,或是很少的一點兒金錢,就收買了當地黑人頭目。黑人酋長開始衝到了前線,去捕捉同胞——不過不是自己部落的,是其他部落的,賣給奴隸販子。

這個方法大大增加了捕獵效率。1730 年,用 4 碼白布或 1 桶酒,就可以從黑人首領那裡換取一個黑奴。如果是黑人小孩,價錢就更便宜,只需要 1 面小鏡子就能帶走為奴。殖民者把黑奴運到美洲,從每個人身上可以賺取 60 至 100 英鎊,這絕對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殖民者用“以非制非”的計謀,成功地制服了非洲。奴隸貿易在非洲風行了幾百年,那時候,任何人都有可能被賣掉,也可以捕捉他人,把他人賣掉,並因此發財。

為了防止自己被捉住淪為奴隸,人們都不敢單身外出。就算聽到有人呼救,也不敢前去幫忙,這很可能是個陷阱,為的是誘捕你。混亂中,防身的武器就變得極為重要。可非洲除了弓箭,不出產新式武器。要想得到槍支彈藥,保證自己的安全,就得出賣他人,從人販子那裡換得武器。

這是個邪惡的怪圈!

《被解救的薑戈》劇照

抓到奴隸後,販奴者從非洲內陸把奴隸押送到桑島,用鐵鍊拴著他們,驅趕著他們跋涉兩個多月, 1000 多公里。展覽館外面有個露天雕塑,就是黑奴被押送的真實寫照。路上如果有奴隸生了病,販奴者就把他們扔到路邊,餵了野獸。
販奴市場雕塑

到了桑島這個奴隸市場裡,黑人被關在小小的地牢裡,等待拍賣。地牢一片漆黑,只有很小的透光透氣孔。沿著牆壁的兩側,有用石塊砌成的炕鋪。

這個鋪可不是給奴隸躺著睡覺的,是讓奴隸蹲在上面的,還要捆著手,高舉過頭。這間 40 平米,從鋪面到屋頂只有半米多的房子,要關押 200 名以上的奴隸。

兩溜儿炕鋪中間,留有 50 厘米寬的狹長通道。這條通道可以在拍賣時讓奴隸進出,但是日常最主要的用途,是供奴隸們排泄用。為了怕奴隸逃跑,決不會允許他們離開地牢一步,雙手被捆著,想上廁所,就擠到這個通道邊。

販奴市場地牢

牢房底下有和大海相連的水道。每天大海漲潮時,海水就會漫進來沖刷。退潮的時候,海水會將通道裡的糞便帶走。買賣的時候,黑奴不再是人,而被稱為“黑人單位”。—個精壯的黑人男子是一個“單位”,一個女子只算 0.8 個“單位”。時間一到, “單位”們就要從這裡走到市場上去供買主挑選。

奴隸販子會像挑選牲口一樣,不對,比拍賣牲口還不如。因為拍賣的一個必要流程是鞭打,鞭打用的木條,特地選用我們中國遊客最喜購買的非洲木雕的材質——烏木,因為烏木最沉,打人最痛。

鞭打的最主要的功能,是給奴隸們定身價。越能挨鞭子的奴隸說明身體素質越好,越受歡迎,身價也越高。一鞭子就被打得號叫的奴隸,馬上被淘汰,沒有人會出價買這種劣等貨色。他們會被押回地牢裡,不給吃喝,如果下次再沒人買,就會活活餓死,屍身被扔進大海。

奴隸們被售賣後,就開始剛才說過的三角航程第 2 程——中程。他們被木枷和鎖鏈拴牢,在海上航行將近兩個月時間。這條穿越大西洋的海路,被稱為“死亡航線”。


桑島日出

為了賺取更多的利潤,奴隸販子最大限度地利用船上的空間。所有的運奴船都嚴重超載。奴隸們兩人並肩鎖在一起,右腿對左腿,右手對左手。空氣污濁,飲食惡劣,淡水供應極度匱乏。由於船艙擁擠潮濕,空氣閉塞,一些奴隸被活活悶死,沒被悶死的也遭到天花、痢疾、眼炎等傳染病侵襲。

1 874 年,有條“戎號”販奴船,一次就把 132 個患病的奴隸拋入大海。被丟入大海的並不僅僅是患病的黑奴。如果誰敢於反抗或不聽從奴隸販子的指令,販子們就會在船上施加兇殘的懲罰。鞭打算最輕的,砍頭、挖心、斷其手足、用繩索活活勒死,都是家常便飯。約有近一半的奴隸在途中死去。一望無際的大西洋,不知掩埋了多少黑奴的屍骸!

《被解救的薑戈》劇照

長達 4 個多世紀的時間裡,奴隸成為非洲可供輸出的“單一作物”,販運奴隸成為非洲、歐洲和美洲之間規模最大、賺錢最多的行業。黑人們背井離鄉,漂洋過海,在捕奴戰爭及販運途中死去。每運到美洲 1 個奴隸,就要有 5 個奴隸死在追捕和販運途中。400 年中,共有 2 億多非洲黑人慘遭此劫。

近代殖民主義的入侵打亂了非洲正常的社會發展進程,非洲的社會經濟生活遭此空前浩劫,百業蕭條,人口銳減,文明衰落,經濟倒退,田野荒蕪,元氣大傷。非洲變得脆弱和不堪一擊,對外來侵略缺乏抵抗力。

而奴隸貿易卻為歐洲殖民者築起了花園一般美麗的城市,帶來了經濟的大繁榮。

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指出,非洲變成商業性獵獲黑人的場所,是資本原始積累的主要因素之一,標誌著資本主義生產時代的開端。黑奴貿易以及美洲的黑人奴隸制,又為歐美的工業革命積累了大量資金。

“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髒的東西。”這血,有很多來自非洲人民,也有中國人民的鮮血,特別是在鴉片戰爭期間。


《被解救的薑戈》劇照

看當今的歐美髮達國家,享受著高度文明的現代生活,有著烈火烹油、鮮花著景之盛。它們原始積累的完成和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發展,是建築在非洲人民和其他人民的巨大犧牲之上,是違背人類最基本的道德原則的。

雖然說奴隸貿易現在已經終止,但它給非洲人民造成的心理上的重大創傷遠遠沒有癒合。歷史的遺恨仍在作祟,殖民者用“以非制非”的政策,拉開了非洲人打非洲人的序幕。這使得非洲不僅在政治上失去了獨立,在經濟上畸形落後,也導致各個非洲部落嚴重地互不信任,仇恨和相互爭鬥頻頻頻。

比如盧旺達的大屠殺。在歐洲人來之前,胡圖、圖西兩個部族之間並沒有什麼矛盾。殖民主義者在盧旺達兩大部族之間輪番製造矛盾,坐山觀虎鬥,埋下兩家不和的種子。

《盧旺達飯店》劇照

非洲不是被詛咒的大陸,亞洲也不是天生落後,只是在工業發展的進程中,慢了一步,就受到了歐美的侵略和洗劫,所以進入了惡性循環,直到今天,殖民貿易的餘孽仍然陰魂不散。

下面是一個販奴貿易的黑名單,根據販賣人口的規模排序依次是:

1. 葡萄牙人

2. 英國人

3. 法國人

4. 西班牙人

5. 荷蘭人

6. 美國人

這些名字,應該刻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在《歷史的教訓》中,寫到:

生物學的法則同樣也是歷史的教訓。我們受進化過程的支配,也受到生物界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法則的考驗。如果我們當中有人避免了這種競爭與考驗,那主要是因為我們的種族保護了我們,但這個種族自身也必須經受生存的考驗。

所以,生物學給歷史的第一個教訓就是:生命即是競爭。戰爭即是一個國家覓食的方式。除非我們的各個國家變成一個大而有效的保護性群體,否則國家之間勢必將繼續上演狩獵時期個人和家庭的行為。

永遠不要低估資本積累的邪惡,我們可以不去掠奪別人,但也要強大到別人不能來奴役自己。

舊日的販奴市場邊,建起了一座小學

參考書目:畢淑敏《非洲三萬里》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