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風情之土屋記憶

土屋記載著我的成長歷程,也承載著我童年的故事和無限的眷戀。

我生在甘肅通渭縣寺子鄉,董溝的一個小山村,從小就和土屋結下了深情的緣分,自記事以來就在土屋中成長,吃著故鄉的洋芋蛋,喝著山間的甘甜水,那冬暖夏涼的土屋裡有我的歡樂,也有我的憂傷。

故鄉的土屋,大都是四合院,外觀是斜坡的房頂,里里外外都是用麥草和泥巴糊的,連炕都是用泥土做成的,土屋正中,掛著通渭人家應有的中堂,我家的中堂是父親親手寫的,一筆流利的毛筆字,從小就映照在我的眼簾。母親玲巧的雙手,在煤油燈下做著一雙雙花布鞋,那是我猶新的記憶。

重疊的山巒中,灑下了我甜蜜的回憶,彎曲的羊腸小道中,有我童年的留戀,那綠樹成林的白楊林中,撒滿我歡快的笑聲,那滿山遍野的野菊花,有我釆花的足跡,那深深的山間小道上是我對故鄉的思念和嚮往的鄉愁。

父親在學校帶課,星期六回家,土屋的里外都打掃的干乾淨淨,然後躺在炕上看書,我站在土屋地上鬧著要捉蜘蛛,父親抱起我,在土屋外的一角去捉蜘蛛,那情景,至今歷歷在目,就像昨天。

故鄉是我一生留戀的地方,土屋是我夢中回望的惆悵,那裡有父親的背影,也有母親的勞作,我思念故鄉,更思念故鄉的土屋。

當我回到家鄉,回到土屋的熱炕上,吃著媽媽做的漿水面,聽著鄉親們說著純樸的家鄉話的時侯,兒時的記憶就呈現在眼前。

在寒冷的冬季,當土屋的窗戶微亮,奶奶的小腳就開始忙碌了,那熟悉的聲音在耳邊迴盪,一邊唸叨著生活的艱辛,一邊摧著我們快快起床,生活的磨礪,造就了奶奶的勤儉持家,她麻利的收拾著家中的里里外外,那輕輕掃院的聲音,告訴一家人起床,當滿村升起炊煙時,媽媽習慣性的抱著柴,點火做飯,那一碗碗酸棒棒,端在了炕桌上,我貪戀著吃著,笑聲傳出了土屋,給土屋中增添了幾分歡快。

每每白雪飄揚的時侯,童伴們的敲門聲,是我兒時的期昐,看著光著小腳丫,在雪地裡行走的玩伴站在門口,我把媽做給我的鞋穿在了他的腳上,然後拉他進屋,凍得紅紅的臉蛋,那單薄的身影至今在我的眼前重現。

雪花飛舞的時侯,是我最高興的日子,貪食的麻雀時不時飛在雪地來找食,這時,童伴掃一塊雪地,找出篩子和繩,用小小的棍子頂住篩子,把繩栓在棍子上,藏在土屋的門後,等麻雀自投羅網,就這樣在瘋玩中回味無窮。

當父親拉著我的小手,送我走進學校大門的時侯,土屋的教室裡,一排排土桌,是我今生難忘的地方,在那土桌上,老師教我寫下了第一個字,教我唱會了第一首歌,那朗朗的讀書聲,傳遍了整個村莊。

春天,故鄉的山坡上有了綠色,大自然給予的美麗景色,吸引著我愛美的天性,當桃花開杏花放的時侯,我順手拆下幾枝,插在土屋的桌子上,給土屋增添幾分生機,打扮著土屋特有的美麗。
夏季五月,寂靜的山村,盛開著名花異草,那艷麗的牡丹,鮮紅的玫瑰,是大自然賜給家鄉的禮物,花瓶中,牡丹花香,玫瑰迷人,飄遍了土屋的角落。

秋季是豐收的季節,金黃的穀子,折幾把倒掛在土屋的牆上,顯示著豐收的喜悅,那滿山遍野的野菊花,出現在土屋的桌前,土屋給了我深刻的記憶和無盡的留戀。

故鄉的土屋,已經讓磚房代替,回到故鄉,我仍在尋找記憶中的土屋,讓我成長的土屋情結,深深的紮根在了我的心中,我愛故鄉,更愛生我養我的土屋。轉自《錦書恒言》作者簡介:雨荷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