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土屋

我有一間小土屋,彷彿是童話裡一朵鮮蘑菇,依附在百年老樹旁,撐著一把小傘,為我遮擋深冬的寒流仲夏的雨。我在小土屋裡追憶、思考。 。 。 。 。 。我把《余秋雨:(張愛玲之死)》裡面的一段文字加以修改,作為我的qq簽名
                                                                                         —–題記

   土屋:顧名思義,全都是用土壘成的。我在小土屋出生,在土屋裡成長,從土屋裡出嫁。土屋承載著我的喜怒哀樂,對土屋有一種割捨不掉的情愫。

       最早的記憶就是我們一家五口人住著一間小土屋,父親用高粱桿從中間把它隔開成為兩間,父母帶著兩個弟弟在里間的一張大床上休息,幾歲的我則在外間靠著門的左側放著一張父親為我做的小床,一床被子橫著舖一半蓋一半。那時候沒有家具,沒有糧食,一間土屋住著五口人倒也不覺得小。

       在我十二歲的那年,生產隊裡的高粱桿免費供蓋房子的家庭使用,母親說蓋兩間就寬敞多啦,父親說要蓋三間,母親說,蓋那麼多耍跟頭嗎(後來母親想起來就笑,夸父親當時的英明決定,眼界長遠,要不還真是住不下),於是父母就早早的拉土和泥拖土坯,坎樹木(那時候蓋房子只出人力不用花錢,鄰里之間相互幫忙),就這樣蓋蓋停停忙活了一年多才算完工,第二年農曆十一月十六我們正式搬遷到了新家。

      房子是坐北面南的,三間房父母住在左邊一間,中間是堂屋,我住最右邊的一間,兩個弟弟住在堂屋的右邊靠牆 的一張床上。我終於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房間,興奮的不得了,於是就開始設計,裝修。靠後牆放了一張單人床,床頭應該有個放檯燈的地方(那時沒電),就從母親房裡挪來一個土囤(就是用土捏成水缸的樣子,專門放糧食用的)上面蓋塊木板,這就是床頭櫃了,可是還沒有寫字的書桌呢!經過一番思考,決定自己動手做一個,當時的農村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土,那就用土做原料吧,把書桌的位置設置在窗戶下,就找來幾塊土坯(就是用土泥做的磚)壘成兩頭的桌腿,差不多高的時候就在上面舖一層厚厚的高粱桿,然後再用土,水,糠三種混合和成泥,這就是當時的混合土了(相當於現在的沙子,水泥,石灰)泥平了晾乾以後在鋪上幾張報紙,桌子的右上方牆上掛著一塊圓圓的小鏡子,梳子之類的就放在窗台上,就成了梳妝台:桌子上整齊的擺放著我的書,那時的書都是一些雜誌和故事會一季小說,都是同學之間傳著讀,沒錢買書,桌子下面放著一個凳子是留寫字用的。
 

       床頭櫃有了,書桌也有了,好像還缺點什麼?哦!原來是漆黑的泥土牆,那時也沒有塗料,更沒有錢買畫貼!想到這裡就靈機一動,有啦,厚厚一摞考試的捲子,貼在牆上不是既亮堂又省錢嗎?於是就貼呀,一個人的不夠,就找同學的,偶爾還在上面貼幾張明星的小圖片,有正著貼的也有斜著貼的,很好看的,經過好幾天的努力,終於大功告成了,看著自己設計和裝修的成果,那一刻很有成就感,覺得自己好聰明也好偉大,這就是我的閨房,地地道道的小土屋。
       後來日子慢慢變好,父親又在土屋前面用磚頭水泥蓋成了四間新的平房,可是小土屋依然存在,其間小土屋下雨時漏水,父親修了幾次,出嫁後每次回娘家我還是住在裡面。

        在小土屋裡我陪伴了母親最後一晚,那一晚是我們一家人最後的一次團圓,母親走了,小土屋沒了,如今從新蓋起來的是兩個弟弟蓋起來的三層樓房。時代在變,生活條件也在不斷提高,只是我沒有了母親,也找不到小土屋了,一切都已物是人非,每次回去都有很多感觸,懷念當初的一切….. .

       小土屋是我的家,是我的精神支柱,我在土屋裡哭過,笑過,發呆過。那裡有我太多的記憶,因此我把空間取名小土屋,因為這裡也是我自己的天地,是我的心靈港灣,它也記錄著我的喜怒哀樂,我用心的經營著我的土屋,讓它遠離世俗的喧囂,讓它永遠的清淨又安寧!
(安然發表於田園生活者)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