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也是人!

情人, 是個好尷尬嘅角色, 係倍受正統社會譴責, 入唔到道德祠堂嘅。

但是, 要真正稱其為情人, 又是個好難企及的精神殿堂。 現實社會中 “量黄米”、”打伙計” (晉冀蒙北地俚語) 權色交易、金錢美女, 時時處處都有。 但要真正成為情人, 也是很不容易的。 比佢搵對象嘅條件都要高, 首先 ~ 一定係兩個有較高的精神追求, 豐富的內心世界, 並且相互吸引, 唔精嘅人至得。 都唔係我要讚譽婚外情, 只是就事話人啫。

試想 ~ 夫妻以姻緣結合, 受命於父母, 約束於法律, 拴棘於兒女, 尚且離婚係咁, 情人呢? 咩都冇唔講, 都受道德和輿論的譴責, 相愛就變成一件好艱難痛苦的事情了, 即便長久, 結果都係得個吉。 講個老故事: 有一對真正的情人, 男嘅病重, 女人坐冇家人時, 才可以偷偷地嚟病房探佢。 看到躺喺病床上的他時, 情人落淚了…… 佢都好感動, 從枕頭下面拿出了一本愛情《詩集》, 深情地翻開了送比距首動人詩歌的頁面, 入面夾住佢哋當年一起摘到的一片紅葉。

雖然歲月流逝, 但卻葉如當年。

“係我哋愛情的象徵, 我將佢交俾你!”

情人接過紅葉和诗之後, 感動地淚流滿面不能自持……

後來, 老婆嚟探佢時, 佢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 便也從枕頭下面攞出個薄本仔話:

“呢個存摺裡有 150万, 我存在個仔名下了, 你若不改嫁, 就用啲錢帶孩子一起生活; 你若要嫁, 就畀個仔留低 100万, 你自己存下50万以防人地對你唔好!”

老婆都哭了, 但卻說: “你為啥不早攞出呢 D 錢!……”

舉行葬禮時, 老婆接受著眾人的致意與安慰, 並收到了不菲的禮金。 不過, 另一個女人卻身著黑衣, 只可以企喺冇被發現嘅角落里默默地流淚……

也許, 只有真正的情人才可以做到咁, 但都係好悲切的。 故仔好似係編排的, 但卻反應了一種普遍心理。 雖然話根本就唔應該有情人, 但若不得已經有左, 你可以喺經濟上都好似喺感情上咁真實待她嗎? 當然, 情人間並無扶养義務, 更不可能去承擔對方家庭的負擔。

但救急濟困, 真誠幫助都係應該嘅。 要講論感情, 啲人都係要求對方先, 自己做到嘅少。 要求人一定要點樣點樣, 甚至要對自己決對地忠誠。 就決對不是情人, 是控制了。 即便係夫妻, 都要互相信任, 彼此尊重先得。 情人間, 就更加要謹慎同尊重對方啦, 由其係男人, 唔理幾時, 一定要大度 ~ 要有個男人嘅樣。 就算做不到神士, 都唔好做熏勢。 具體地來說, 最起碼也得花錢要主動, 遇事敢擔當先得。

唔好畀女人跟你受委屈, 更唔好畀人睇唔起你! 先講個真實的故事: 一個年輕男士, 帶咩喺飯店食飯。 兩個人點了一個餸, 兩碗米飯。 女嘅话: “咱們再要個湯啦!” 男嘅睇左睇菜牌說: “湯按股賣, 鋪偺倆飲唔到。 “女嘅话:” 咱就黎半股 “。 “半股人地唔賣”。

女又說: “哪怕係雞蛋湯, 又唔貴, 咱可以飲完……” 睇佢都要講, 男嘅打斷她的話說: “算了, 算了! 食完菜兑啲水唔就係湯呀?” 企喺旁邊嘅服務員都不屑地離開了…… 跟這樣的男人一齊, 唔理係咩關係, 都係廢到死! 情人, 都要–親人! 自己可以慳, 待女友一定要大氣。

哪怕自己扣番, 但又唔能夠虧待女友, 鬼叫你成咗人哋嘅情人呢? 情人, 都應該體貼同負責嘅! 情人間, 更不可以自私, 既然以情相處, 就應該講求情意。

做為男人, 雖然唔能夠畀佢生活嘅全部, 但也要給予盡量嘅幫助。 日常相處, 當以付出與擔當在先。

雖說情人冇義務, 唔好過分苛求, 但卻要主動為對方着想才行。 精神的獲得與物質嘅付出應該係相互匹配的, 清高嘅論調就只能是自欺欺人。

再試想, 男人把人工都畀晒老婆, 卻又想喺情人處得到溫柔, 女人再傻, 日久天長都係會不滿嘅。 做為男人, 最好係槼槼矩矩咁養家度日。

唔好好似飯店食飯, 成日見到人枱上的飯菜香–係人地嘅, 再說了, 真正食到嘴裏, 仲未必牴住你呢! 除非係果 D 個貪官污吏大豪客劣神, 但已經唔係情人, 而是玩弄與利用了。 現實社會係複雜嘅, 由其係情感糾葛, 更加係身不由己的, 因此, 更需要道德與法律的約束。

女人丟掉幻想, 男人克制衝動, 食自己張枱嘅飯, 瞓自己屋企嘅床–才是你一生既正野。 不過, 社會並不昰理想嘅咁, 情人比比皆是, 對各有不同。 但有 D 一定要注意–情人都係人! 我哋冇權利去指點同鄙視鬼–只能夠約束自己。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