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的眼淚

有這樣一個女人, 好出名、好靚, 做事總是喜歡我行我素, 從來唔理人哋點樣講。

她有過眾多嘅男朋友, 但走入婚姻的卻很少, 她怕婚姻的束縛, 總想儘可能地享受來自男人的寵愛。 經歷過兩次短暫婚姻嘅佢, 對於男人婚前婚後的種種心知肚明, 所以佢從來唔想擁有婚姻, 只想享受愛情。

但這樣的日子久了, 她卻發現事情並不總是如佢想嘅咁。 她說: “開始時我并不在乎, 世上每個人都有愛和被愛的權利。 反正我唔中意婚姻, 都唔想再結婚了。 既然唔想結婚, 我都唔想對方離婚, 一齊開心就得。 但日子一長, 問題嚟喇, 我點都要偷偷摸摸。 在人面前我要假裝正派、純潔, 就冇番嘢噉, 好攰。 另外, 一到逢年過節或是生日等重要日子, 對方一定唔喺你身邊, 而係同佢老婆、仔女一齊, 完全違背了我光明磊落、我行我素的個性。 我心裡開始唔平衡。

于是, 她向對方提出要佢哋離婚嘅想法。

但不提還好, 提呢個話題那些平常烏蠅噉打唔行嘅男人唔係支支吾吾的推脫, 就係直接消失不見了。 她苦笑着同朋友講: “你猜怎麼著? 咪睇佢哋鍾意我鍾意得好似如醉如癡, 含在嘴裏怕化了, 握在掌心度怕飛了。 為咗我敢上九天攬月、敢下五洋捉鱉, 哪怕係赴湯蹈火、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 不過佢哋就唔敢同我離婚。

等佢好傷感, 並且重新審視咗自己同 D 男人嘅關係, 佢發現原來男人都係這樣一群動物–對於外面的情人可以付出性, 但往往不能付出情。 她感慨道: “沒有人為我去離婚, 儘管我如花似玉、柔情萬種, 儘管我聰慧、善解人意、年輕美貌並且出名, 不過呢啲都冇用。 離婚太複雜啦, 佢哋怕會喺相當于死條命嘅離婚大戰中間失去聲譽、失去前途、失去一切。

” 其實佢的悲哀唔係佢冇認清男人, 而係佢冇將自己做番嘢。

一個唔拿自己做番嘢嘅人, 一個周旋在眾多男人入面嘅女人, 怎可能找到一個真正愛她的男人。 愛係自私嘅, 鍾意係排他的, 如果都要講你愛幾個人, 不可能, 只能說明你在遊戲人間。

當然, 遊戲人間的人, 最終還是被時間消遣。 在外遇上, 有一個問題客觀存在, 而且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即係–男人外遇走嘅係腎, 女人外遇走嘅係心。 所以, 男人一旦發現呢份感情觸及了自己的利益, 或者令自己聲名受損, 便會由份感情裡迅速地抽離, 感覺就好似颱風過境, 熱鬧過後就係淒清。

而且只要男人已經得到喺女人身上想要嘅嘢, 佢嘅興趣便會大減, 直至索然無味。 但女人唔得, 女人一般係對自己嘅婚姻感到失望抑或絕望先會邁出出軌呢一步, 要不然冇邊個會冒咁大嘅風險去找一個情人。

而且女人知道一旦自己邁出了一步, 她就無法再返轉頭了。 有 D 女人成日會諗, 男人一旦同自己肯定了情人關係, 那些海誓山盟就都系真嘅。

于是, 她開始躊躇滿志, 甚至有些可憐那些男人嘅老婆, 其實佢唔知最可憐嘅人係佢, 而唔係位蒙在鼓裏的妻子。 情人是見不得光的, 佢的時間總在等待中度過。 她要遵守情人法則, 要本分, 要聽話, 要知進退、守規矩。

而男人則是想來就嚟, 想走就走。 有一個女人, 做咗人哋嘅情人, 那個男人對她萬般柔情, 給予一切佢想要嘅嘢。 但就係有 D, 同佢一齊無論幾煙韌, 只要一到 11点, 就同捻住啲噉, 男人便會起身回家。 佢話, 如果佢唔番屋企, 老婆會瞓唔着。

佢曾經試著溫柔地挽留男人, 但每次都被男人平和地制止: 要乖, 要聽教聽話, 第日我再來看你。

最後嘅結局成日佢一個人流着淚坐等天明。

男人在外有了情人, 大抵會對自己的老婆更加好、更加體貼。

或者係因為心的愧疚, 畀佢對屋企嘅呢個女人百依百順, 以防被她看出任何端倪。 男人對老婆和情人分得好清楚, 妻子是自家人, 雖然已經冇激情, 但仲有親情, 一定要痛。

而情人卻係人地屋企, 玩就得, 唔使承諾、唔使負責, 可以隨時來去, 不留一點痕跡。 但女人卻做唔到咁瀟灑, 女人一旦有了情人, 係會將情人擺喺心嘅。

情人嘅地位高過老公, 佢會時時想住情人, 唸住情人, 然後對自己的老公也會越睇越唔順眼, 越睇越想離開佢。 就好似上面個美麗女人一樣, 佢所有嘅情人關係都終止埋佢同男人提出畀佢哋離婚嘅請求時。 其實係呢個女人的悲哀, 她太過於自信, 太過於相信男人, 太過於相信自己嘅魅力。

佢以為只要佢開聲, 呢啲平日裡對佢信誓旦旦嘅男人們, 就會屁顛屁顛咁同屋企嘅原配離婚, 然後熱熱鬧鬧地把自己娶回家。

但佢想錯了。

男人唔傻。 可以畀佢娶回家的女人一定係當初佢最鍾意嘅女人, 雖然而家日子久了, 感情淡咗, 但依然係佢最鍾意。 在他的心中, 老婆係家庭棵大樹的樹根, 冇咗條根, 自己將無處藏身。 情人卻是出牆嗰枝紅杏, 誰都可以上去嗅嗅、采采。

如果畀佢攞番屋企養起來, 對唔住, 呢個絕對係唔得嘅。

曾經看到過這樣一個故事。 一個男人找到自己的朋友, 等佢通知自己的老婆去一個酒店度捉姦。 佢朋友話: “你瘋了吧, 要不就是哪根筋搭錯了, 竟然畀你老婆去捉你自己嘅奸!

” 他苦笑着說: “沒辦法, 我老婆外面有人了, 心已經唔喺我身上了。 我本來想把她掃地出門, 乜都唔比佢, 但咁多年嘅夫妻, 我唔忍心咁對佢。 如果這樣做, 過錯方就係我, 我有理由先分比佢 D 錢, 都未至於佢以後嘅生活冇著落。

” 朋友依住佢既話去見佢老婆, 那個紅杏出牆嘅女人已經憔悴得不成樣子。 本以為, 是因為她在丈夫和情人之間左右搖擺, 唔知要去何處。 當朋友告訴她, 她男人出軌嘅事, 等佢去捉姦時, 她眸子里的那份明亮刺到朋友心都涼晒。

佢先明白男人點解要安排呢場戲–因為呢個女人嘅心真係不在佢果度囉。 如男人所願, 妻子監佢小情人一起捉姦成功。

她不僅得到了一大筆錢, 而且如佢所願–順利地同情人一齊。 我哋唔講之後嘅日子佢老婆係咪會過得好好, 佢既情人係咪會真心待佢。 我哋只講嗰個男人點解如此為佢着想, 如此重情重義, 卻唔畱住佢?

明知咁多年嘅感情基礎在那擺著, 把事情攤開, 或者雙方就好翻啦, 咁唔得咩?

唔得. 因為男人知道女人嘅心已經不在他那, 任你就係八匹馬都掹唔番。

所以, 唯一的解決辦法就係放女人走。

我哋唔講男人的胸襟, 只話如果女人轉頭, 呢個男人係咪會原諒佢, 答案係: 唔會。 現實就係咁殘酷, 男人出軌, 老婆可以包容。

但女人出軌, 男人卻絕不容忍。
文章出軌, 马伊俐用一句 “婚姻不易, 且行且珍惜” 就輕描淡寫地化解了一切。

男人都係個男人, 日子都係自己嘅日子, 要怎過定係點過。

好多人會唔理解, 就马伊俐咁正嘅一個女人, 做咩要咁忍到, 做咩仲要個渣男?

其實有陣時真係唔係我哋想嘅咁。 大部分嘅人會諗, 男人出軌以後會對老婆唔好。 其實恰恰相反, 男人即使出軌, 外面的女人都不過昰一場遊戲、一場夢。 佢唔會唔記得自己嘅責任, 唔會唔記得自己係老公、係爸爸。 佢一樣會把自己的根據地經營得很好。

佢唔會為左出面嘅女人把自己的生活搞亂檔。

相反, 如果外面的女人想將佢嘅安穩日子搞砸, 就離佢哋分道揚鑣唔遠了–他會毫不猶豫地拋下情人離去, 只是因為佢嘅情仲喺屋企、佢嘅愛都喺屋企, 喺嗰個冇咗愛情但親情永在的女人身邊。

所以, 女人, 永遠唔好搵一個有屋企嘅男人做情人, 你或者會係佢果度得到你想要嘅金錢、利益, 但你永遠得唔到佢嘅承諾, 因為佢嘅承諾屬於嗰個佢娶得嘅女人。 你都唔好自持自己好靚, 覺得佢會迷失喺你條靚度, 佢會一時糊塗為你許下一生一世的諾言。 不過又如何, 能實現麼?

睇吓時下曝光的那些貪官的情婦, 手中都執著一張貪官寫落嘅–離婚娶她的保證書, 但有邊個可以實現的?

男人, 唔好一時興起去勾搭那些有屋企嘅女人, 因為你真係負擔唔起。 你負擔唔起佢的柔情, 你都負擔唔起佢既人生。

你只係逢場作戲, 而佢卻把你當做佢生命入面不可或缺的空氣; 你可以迅速地抽離你的感情, 而她卻已經傷得支離破碎。 情人事件一旦敗露, 男人大抵可以轉身回到自己嘅屋企, 或欺瞞或呃或者發誓或表白, 盡一切能力撇清一切, 繼續過佢嘅安穩日子。

但女人這樣做便會四面楚歌、眾叛親離, 因為冇邊個男人能夠容忍自己妻子的出軌, 所以女人在外遇里沒有迴旋的餘地, 只能選擇黯然離去。

尊重自己嘅婚姻、尊重自己的感情, 不要輕易嘗試情人的滋味, 因為滋味會把人心捽碎。 作者: 柳韵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