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推薦:愛情像霍亂


書推薦:愛情像霍亂

作者: [哥倫比亞] 加西亞·馬爾克斯

如果說人生是一抹風景,那麼愛情一定是它的花朵。作為人類的一個永恆的主題,愛情像奇妙的萬花筒,變幻出無數形態,然而,古今中外也不乏不相信愛情的,哲學家培根說愛情是騙人的把戲。愛情在舞台上是主題,但在人生中是惑人的魔鬼或複仇的女神。孔子謂“惟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尼采說哲學讓女人滾開。這位狂人甚至告誡所有男人:“你去女人那兒嗎?別忘了帶你的鞭子。”

較之於《百年孤獨》,《霍亂時期的愛情》顯然更富有人氣,也更具可讀性。前者藉集體無意識以表現歷史,後者則是作者以父母的真實生活為基礎,集古往今來的男女關係和千姿百態的愛情糾葛於一身,是一部充滿渴望、歡樂、興奮、挫折、嘆息、悲哀和懸念的小說。《霍亂時期的愛情》,顧名思義,也即病態社會的愛情,用馬爾克斯的話說,愛情像霍亂,也會傳染。流亡者阿莫烏爾深受專制的迫害,無論在法律上還是生理上都失去了愛的權利,因此他和一個出身卑微的女人選擇了秘密結婚,克服了生理障礙,收穫了圓滿的愛情。最後當阿莫烏爾自感體力不支、來日無多,便悄悄服毒自盡。而那個心甘情願將青春年華獻給了他的無名女人,決定為他終生守寡。

羅倫索是個凡夫俗子,但他的婚姻卻是純潔、真摯的。他贏得了貴族小姐的淳樸無暇的感情,自己卻企圖以犧牲女兒為代價躋身上流社會。阿里薩曾經是個涉世不深的小職員,對費爾米娜·達薩的愛情從一見傾心開始,但他失戀以後卻認定那是因為人情勢利,竟不顧一切地發財致富,並對過去的情人施行報復。烏爾比諾與他們相比更加複雜。他出身名門卻非紈絝子弟,但愛慕虛榮,剛愎自用。他得到了達薩,而她卻並不愛他,她只是盡了女人的義務,惟一的要求是對方不要強迫她“吃茄子”。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製和國家的起源》中論述,自從私有製和階級出現起,男女之間的關係便是粗暴和不平等的。烏爾比諾之所以還有那麼一點“高貴的品德”、“文明的風度”和“典雅的談吐”,純粹是因為他和達薩在法律上是平等的。他獲得達薩不是由於他的風度,而是他的財產、地位和影響,儘管她本人對這些“毫不在意”。阿里薩一方面仇恨烏爾比諾,另一方面又千方百計地效仿他。在積累財富的同時,肆無忌憚地玩弄女性,50年間,這個現代唐璜先後“征服”了622個女人。這驚人的數目當然是加西亞·馬爾克斯慣用的誇張,其中既有“初夜權”的影子,也有“性解放”的氣息。

“這些地方日新月異,它們已經有了戴王冠的仙女”。達薩便是這樣一個仙女。她所要求戀人的正是恩格斯所說的“體態的美麗、親密的交往、融洽的旨趣”。她懵懵懂懂地愛上了阿里薩,幾年後拒絕阿里薩卻是因為他偶然的“猙獰的面目”;50多年後阿里薩再次向她求愛時,她又被他“矢志不渝”的愛情所感動,並最終戰勝了生理障礙,與他發生了“最親密的關係”。相形之下,阿里薩卻顯得那麼庸俗,毫不臉紅地表白他的“童貞”,自鳴得意地陶醉於他的“勝利”。這確是加西亞·馬爾克斯畫龍點睛的一筆。

加西亞·馬爾克斯在作品發表之際曾虛晃一槍,謂其創作是對福樓拜《情感教育》的致敬,而實際上卻不折不扣地演繹了,甚至誇大了司湯達關於愛情的分類。司湯達(《論愛情》)認為愛情有如下幾大類:(一)激情之愛,它缺乏理智,來如潮,去似風,往往以悲劇告終;(二)趣味之愛,以某種趣味為媒介,雖無急風暴雨般的熱忱,卻能天長地久、細水長流。(三)肉體之愛,基於肉慾;(四)虛榮之愛,一旦名利消失,愛情也就蕩然無存。

然而,愛情是說不盡的。如上類型包含著無數種可能。

由是,加西亞·馬爾克斯採用近乎傳統現實主義的敘述方法,卻打破了傳統愛情小說以情節取勝的縱向佈局,在阿里薩和達薩的人生軌跡上派生出各種各樣的“愛”的故事。它們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因此,“這部光芒四射、令人心碎的作品”,“這部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愛情小說”其實是一部愛情諷喻小說,或者一部關於愛情的小說。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