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戀是件悲喜交加的小事

高中的時候,我喜歡上了一個男生。

我們相識從一句“良辰美景虛設,更與何人說”開始,他剛剛結束上一段感情,而我恰逢低谷時期。

沒有音樂沒有酒也沒有浪漫的氛圍,我們只是聊天,聊文學聊人生聊理想聊現實,那天我只是覺得遇見志同道合的人太不容易了,我對那場對話念念不忘。

後來我才明白,那可能就是,一見鍾情吧。

我其實不相信什麼一見鍾情,直到我遇見了你。

在《世說新語》中讀到“君濯濯如春月柳,如瑤林瓊樹,自然是風塵外物”,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

我們不常見面,我在外地上高中,我們只能通過電話聯繫。

我的高中生活過的剛開始並不如意,陌生的環境、直線下降的成績和難以處理的同學關係,我覺得每過一天我的世界就黯淡一些。說真的我那段日子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抑鬱症。

我本身就是個極其要強的人,委屈也不願意和家里人說。單單對他,我是毫無顧忌。

每週末下午休息時間我會給他打電話,一打就哭,一哭就是兩三個小時。好像要把所有的委屈全都發洩出來。

他大我幾歲,也比我穩重理智很多。每次我哭他都不說話,靜靜聽著,偶爾安慰。

但他會在我平靜下來之後給我講道理想辦法。

說真的,如果沒有他,我不知道如何度過那段時光。


從遇見你開始,星河長明。

漸漸的我習慣了這裡的生活,我給他打電話不怎麼哭了,但是這樣我都沒有藉口給他打電話了。我每天心神不寧,一到晚上就想啊今天要和他說些什麼呢。

秋天的時候學校有一棵銀杏樹特別好看,我心想如果放假的時候它還不落葉我就拍給他看。

放假前一天晚上刮了一場大風,我一整晚都在擔心。

但是它沒落葉。它就那樣直直地站在那裡。

我開心地要瘋了,有那麼一瞬間我覺得整個世界都是我的。


那天我突然意識到,我好像喜歡上你了。

我想克制,我覺得我一旦越了那個界我連朋友都做不成。

我開始減少打電話的次數,開始嘗試結交新的朋友,開始變得活躍,我希望我自己是不喜歡你的。

因為我知道他不喜歡我。

你不喜歡我。

可是我克制不了。

我主動找你我又覺得自己作,三兩句話就結束了對話,不找你又忍不住,而且你也從來不找我。

每次聊天我都字字小心句句斟酌,生怕說錯了什麼你就不理我。

每次你接我電話我能開心一周,我能把你說的話倒背如流。

每次我都告訴自己必須離開不能依賴,可是每次出現問題我第一個人想到的還是你。

你在我的世界裡如此耀眼,

如星辰在黯淡無光的日子裡閃閃發亮,

我總願為你千千萬萬遍,

可卻隔著銀河的距離,

再努力,

也只是我一個人的空歡喜。

你是我患得患失的夢,我是你可有可無的人。

有一天,你自己說,你有了喜歡的姑娘。

我看到的那一瞬間覺得天都塌了,可是轉頭一想,你本來就不曾屬於我。

再怎麼不願意,再怎麼不開心,也是真的到了和這段感情中的自己說再見的時候了。

可是這句再見說的真的好難啊。

他心裡念的,都是他的玫瑰花。

忘了曾經馴服過的小狐狸,還在麥田裡等他。

像一場感冒高燒退去,

還是留下了治不好的咳。

放下後,還是有忘不掉的回憶。

但還是謝謝你,

陪我度過生命中漫長的寒冬,

如此寬容。

也感謝當年深深埋下的情意,

讓我成為一個更酷的人。

關於喜歡你這件小事,

止於唇齒,

掩於歲月。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