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柏拉圖式愛情

我眼中的柏拉圖式愛情

戀愛跡——陪你走過戀到愛的過程

一日,天朗氣清,惠風和暢,我和友人在餐廳吃飯,在聽完他對另一半的牢騷抱怨並給予善意的安慰和嚴謹的分析之後,他眼睛直勾勾地望著我,突然來了一句,好想找個人談一場柏拉圖式的戀愛,愛到天荒地老永遠都不分離。我聽後,只覺後背一涼,環顧四周,並沒有發現帥過自己的男性同胞,於是,故作鎮定地說道,你還是找其他男生談一場柏拉圖式的戀愛吧,我回頭幫你介紹幾個。

回到寢室,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睡,想來柏拉圖要是在世的話,聽到當下之人對所謂柏拉圖式愛情的理解,定會笑掉大牙或是氣到昏厥。腦海中迴盪著大儒張載的橫渠四句,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想到此,我覺得肩上的擔子又重了一點,嗯,有必要寫一篇文章,聊一聊我眼中的柏拉圖式愛情,以下內容如有雷同,那就雷同吧。

與蘇格拉底這個謎一樣的男人相比,柏拉圖更像是一個只能想像的符號。這對師徒之間有過很多段意味深長的對話,諸如什麼是愛情,什麼是婚姻,什麼是幸福,凡此種種,稱不上“蘇格拉底式詰難”,多少有點矛盾律的意味在裡面,最終衍生出柏拉圖式的愛情。

因為一場《暴風雨》而宿命般相識的柴可夫斯基和梅克夫人,這對終身沒有見過面的精神戀人,在書信中彼此袒露內心,這一千一百多鴻雁傳書,穿過市井小鎮的卑鄙,穿過馬群野獸的喧囂,穿過莫斯科漫長的冬夜,將他們緊緊相連。於夏日凝滯的悶熱中讀完《藍色火焰》書信集,在來往的文字中,紀伯倫將藝術中無處可講的煩悶向梅婭·齊雅黛這位從未謀面的情人傾訴,丟失和尋找,不是藝術的虛構,而是苦尋真實的精神家園。

精神戀愛不斷擴散與傳承,成為人類社會的美好實踐,細細咀嚼可得其中美與自由的味道,它並未完全偏離柏拉圖的本意,只是略顯片面。當下之人對於柏拉圖式愛情多少有些誤解,或是一個公式,柏拉圖式愛情等於精神戀愛,或是一句口號,我想和你談一場柏拉圖式戀愛,或是一種調侃,柏拉圖式愛情即師生戀和同性戀,或是一份深深的鄙夷,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對柏拉圖式愛情的片面解讀可以追溯到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哲學家Marsilio Ficino在翻譯“Eros(愛情)”這一希臘詞語時,有點大意,用了“Amor”和“Caritas”這兩個詞,但“Caritas”這個詞實際上是表達人們對於上帝的無欲無求的敬愛之情,和柏拉圖所說的那種充滿強烈慾望的愛情是兩碼事,這就引起了巨大的誤會。

在《會飲篇》一書中,柏拉圖借蘇格拉底的口吻表述的自己的愛情觀,當心靈摒絕肉體而嚮往著真理的時候,這時的思想才是最好的。而當靈魂被肉體的罪惡所感染時,人們追求真理的願望就不會得到滿足。當人類沒有對肉慾的強烈需求時,心境是平和的,肉慾是人性中獸性的表現,是每個生物體的本性,人之所以是所謂的高等動物,是因為人的本性中,人性強於獸性,精神交流是美好的、是道德的。

孑然一​​身的哲學家們似乎是離愛情最遠的一群人,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們確實是最早試圖對愛情做出解讀的一群人,場面最為歡脫的莫過於《會飲篇》中邊飲邊談的大party。在哲學家看來,愛情包含諸多充滿人類理性光芒的社會化衍生物,比如道德、責任、義務等,在女性接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希臘社會,男性較難從女性中找到精神對手和伴侶,加之在古希臘城邦制度的影響下,男女之間的婚姻不過是為了社會的構建,而男性之間的愛情才是真正屬天的愛情。

柏拉圖式愛情根植於古希臘的理性主義傳統和同性戀愛風尚,追求心靈溝通,倡導理性的、純潔的精神愛情。然而,柏拉圖式愛情並不是“有愛無性”的精神戀愛,他並不反對肉體關係在愛情和生命延續中的重要性,甚至在《理想國》中設想了一套優生製度。在他看來,精神戀愛是一個階段,是一個循序上升的過程,精神戀愛和肉體關係並不能完全割裂開來,它不會憑空出現,而是一個從具體到抽象,從有形到無形的漸變過程。

我們愛著的首先是一個可見、可觸摸的美麗肉體,這是最自然不過的一件事情,隨後,我們的慾望轉向高尚的對話,在肉體的歡愉中上升至一個更高的層次,愛上這個有趣的靈魂,期待與之對話,加速自身高尚品質的養成。最後,經過心靈之美,我們會進一步思考法律和體制之美,在美的海洋裡凝神觀照,找到各種美之間的聯繫與貫通,進而到知識之美,再到僅僅以美本身為對象的思考。不可否認的是,肉體對於精神戀愛的推動,對於人類社會的持續性有著重要作用。

 真正的柏拉圖式愛情是不愛任何人的,它追尋的是美本身。在這一漫長大過程中,我們無法將肉體關係和精神戀愛徹底割裂開來,這是一個順其自然又無所謂先來後到,丟此棄彼的過程。我們所渴求的東西是我們所缺乏的東西,沒有任何事物會去謀求它不缺乏的東西,在這一動力因的推動下,我們來往於天地間,傳遞和解釋愛情。

無論你是對柏拉圖式愛情嗤之以鼻,認為它脫離任性,遠離現實,曇花一現,如空中樓閣般不盡真實,還是願意沉浸在精神之愛當中,擯棄肉體之歡,嚮往著真理,找到堅實的靈魂伴侶,我都祝你擁有一段幸福的旅程。無論如何,愛情,無疑是使人向善、向上的力量。
(文章中部分資料整理自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先剛在三聯·哈佛燕京學術叢書二十年系列講座第二講:何謂“柏拉圖式愛情”?)

我眼中的柏拉圖式愛情
原作/故事:海之子
後期:清風瀟瀟、海之子
技術支持:暗影刀客
配圖/微信編輯:不匹諾曹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