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生的故事

留學生的故事

作者:達芬八

轉眼間,來日本12年了。從一個懵懂青年逐漸變為一個中年大叔。

2006年9月,我獨自一人來日本求學。在機場就哭得不行了,抱著老媽和女朋友,久久不願鬆手。第一次看到爸爸眼眶含淚,雖然沒有留出來。行李安檢完之後,我又探頭出來看了一下家人,看到我女朋友挎著媽媽的手,一點一點地走遠,眼淚一直止不住。那一年我20歲,剛過完生日!

剛來到,感覺物價那叫一個貴。一碗麵條都要人民幣將近70塊。要知道那時我們家那裏一份大碗肉絲麵才2塊5。雖然來日本之前換了一些日元,卻總覺得買什麼都有一種虧本的感覺。

好在日本的泡麵便宜,我記得買了一份5連包的泡麵,吃了一個禮拜。泡麵的湯都不舍得扔,當作第二天的早餐。10月份,宿舍食堂開始供飯了,剛開始吃的那叫一個香。大口吃米飯,大口喝味噌湯。但是有一點不好,一到禮拜六日和國民節假日,全是咖喱飯和牛肉餅。偶而吃吃還可以,我連續吃了半年。導致我現在看到麥當勞和肯德基都繞著走。

2007年,我考入大學,選修經濟。天天一堆數學計算,那叫一個枯燥。

認識了一群朋友,至少當時我是那麼認為的。我日語比較好,很快就有了一份不錯的工作。和我一批來日本的朋友,整天吃喝玩樂,沒錢借錢消磨無聊時光。剛開始,我也借給他們錢交學費之類的。但是出去嫖妓也問我借錢,我就有點不能接受了。慢慢的,有了一些隔閡,也就關係變淡了。

我認為消費應該在自己能力範圍內,或許他們認為我有些死板吧!說實話,我當時有些失落,我感覺我對他們都還不錯。但事實已至此,也沒有刻意做些什麼鞏固我們的所謂的友情。後來聽說他們有的天天打遊戲不上課,欠了一堆債,被遣送回國了。也有的黑了下來找不到了。

還有一個觸犯了當地的法律被抓起來了。學校派我去警察局給他做翻譯。看到他的那一瞬,他哭了,說當初對不住我,不聽我的勸,才走到今天這種地步。我說可能當初我勸你的方式也有些太直接,讓你接受不了。我有些想哭,卻控製住了。最終他還是被遣送回國了。

感覺整個2007年都很不順,學習也不穩定,生活狀態也不好,還犯小人。那段時間,應該是自己人生的低穀,有一種強烈的挫敗感。好不容易挺到2008年,來日本後第一次回國。回國的感覺那叫一個好。也開始轉運了。

從國內回來後找到了一份不錯的工作,學習也逐漸穩定,我每天看NHK的新聞,看島田紳助,誌村健的搞笑節目。感覺自己的日語飛快的進步。也可以用日語和別人開玩笑。人氣飆升。畢竟,不會有人討厭幽默的人。之後就到了奧運會,真心想回國和家人朋友一起看,為我們的運動員助威呐喊,但是無奈沒有時間回去。

剛打開日本NHK電視台,就聽到劉歡在唱歌,日本的播音員還說,這不是劉歡麼?我心想,歡哥的知名度原來這麼高。2009年,我回國結婚了。和老婆在一起那麼多年,也算修成正果了。雖然也有爭吵!幾個月後,老婆也來日本了。第一次感覺自己不是一個人在外飄零,有了一種家的感覺。
2010年,一直挺喜歡的相撲選手朝青龍因為暴打日本人宣布退役。中國人民的好朋友鳩山由紀夫首相宣布辭職。金正恩被選為朝鮮接班人。本來以為這一年即將過去,卻在年底,老婆的父親因為事故離開了。那應該是我第一次那麼真切地感受到一種不安,痛苦。心疼她,卻不知如何說。晚上睡覺也盡量不關燈,怕她在黑暗中瞎想。看到電視中有人去世的鏡頭,立即就轉台。

有些東西,不經曆,是不會懂得。2011年,發生了日本東北大地震,我在九州,完全沒有震感。
記得上班時,手機一直在響。一看是家人打來的電話。一般家人不會給我打電話,都是留言。
那時我才知道日本地震了。感覺到生命脆弱得同時,也再次體會到無論何時,家人才是自己的依靠。

2012年,我考上研究生,主攻經濟學史。學經濟那麼多年,第一次感覺經濟學那麼有樂趣,也開始靜下心來寫自己的論文。也拿了獎學金,順風順水。

2013年,找到了正式的工作,論文也寫得差不多了。為即將到來的社會人生活做好了充分的準備。那一年,奶奶去世了。本來都要訂機票回國了,奶奶的精神好轉,也能吃飯了,沒想到幾天後·······我依然還記得那時候我的那種心情。哭不出來也不願相信。過了一會,我和我老婆對著家的方向磕了一個頭,然後放聲大哭。

2014年,研究生畢業,開始工作。我分在集團的金融部門,每天想著怎麼才能把業績提升上去。嚐試了很多種方式。打電話,被人無情掛斷。澀穀新宿繁華的大街上,孤零零的發傳單。總體其實挺枯燥的,沒什麼太大的樂趣。印象中有兩件事情挺有意思。金融證卷房地產在那時的日本,並不是有很多人感興趣,不像國人有那麼大的熱情,所以隻有自己每天打電話拉客戶。剛開始做證卷的時候,打了三個月的電話,感覺自己快瘋了。月底還有一個指標沒有完成。

我禮拜天打電話,一個40歲左右的男人接的。我問他想投資麼,他無厘頭的暴怒,說禮拜天給別人打電話,知不知道是很失禮的事情。他一生氣,正中我下懷,我說對不起,我馬上就去您家登門道歉。然後就把電話掛斷了。這時不把電話掛斷,他肯定會說,你不要來。

因為日本的電話薄,是寫有地址的。我按照上麵的地址,就去他家了。總之,為了最後一個指標,我算是拼了。按了門鈴,他就開門了。他並沒有特別生氣,反而說你很機靈,很有拼勁,這樣的年輕人很少了之類的話。他最後成為了我們公司的大客戶,也因為這件事,公司領導也對我另眼相看。

之後我被調到地產部門,房子也不好賣,也是天天大街上發傳單。我突發奇想,拿著傳單在澀穀車站出口處大喊號外號外,喊了不到2分鍾,過來一對老夫婦。他問:“發生什麼大事了”。我答:“我們公司新房馬上就要竣工了”。老兩口愣了一下說:“你們公司的房子竣工算號外麼”?

過了一會突然笑了起來。說想看看我們公司的房子。然後為了節省遺產稅,在我們公司買了一棟樓,我也小賺了一筆。這兩件事不僅讓我完成了指標,其實也改變了日本公司對中國員工的看法。過了不久,我就被調入集團戰略部,有機會和一些精英中的精英一起共事,從他們那裏也學到了很多東西。

2015年,一切照舊,三點一線的生活。感覺突破了一些自己在思考方式和日語上的瓶頸。在集團內也做了幾個成功的案子,與台灣的幾個大的公司也開展了一些合作。也算在現在的公司做出了一點點的成績。

2016年,也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是最重要的一件事,老婆懷孕了,龍鳳胎。12月份,兩個小家夥呱呱落地。母子母女很健康,但因為是雙胞胎,早產了3個禮拜左右,醫生還是讓進了保溫箱。反正免費的。當天上午,沒有讓去看寶寶。我約的下午兩點。進去之前,重重消毒殺菌,各種說明填表,折騰了5分鍾。進去後,兩個小家夥的保溫箱挨在一起,趴在那裏。

醫生說趴在那裏,孩子呼吸比較順暢。第一次給兩個小家夥喂奶,雖然隻有10毫升,但還是喝了很久。換尿片,便便是綠色的。回來後,給老婆分享,她一臉羨慕的表情。因為她是剖腹產,第三天才可以自己下床去看小孩。一個多禮拜,都出院了。剛開始感覺每天都是一場戰役。三個小時一次奶,換一次尿布。感覺自己都忙暈了。

很快到了2017年,小家夥們茁壯成長。時間過得飛快。到了下半年,兩個小家夥已經滿地爬了。忙、累並快樂著。集團內也開了一所學校,我過去負責招生管理日常事務。一直討厭學習的人,竟然被別人天天喊老師。感覺怪怪的。

2018年,已經來了整整12年了。有時感覺,如果不來日本,自己現在會是什麼狀態,過著怎樣的生活。但生活也不可能再來一次。自己的選擇,只能一直堅持下去。

今年32歲了。以後只能更加努力了!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