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愛的最高境界是我懂你的口是心非

很多女性朋友都會口是心非,明明不希望老公去應酬,明明可以把他留在身邊,偏偏最後的話變成「你去吧,還是工作要緊。 」,老公只能把原本準備說的那句「去不去都無所謂」的話生生咽了下去。 很多時候我們,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更多的是渴望通過反話,來確認對方對自己的愛。 這就是為什麼會有那句「女人心海底針」,怎麼猜都猜不透,都是女人自己「作」的。 有人說,女人的語言,是世界上最複雜的語言心理學,男性朋友們應該深有體會。 「我再也不要看到你了! 」 ...

又是一年聖誕節

不知不覺,現在已是2018年的最後一個月了。離開校園後,尤其是有了娃以後,感覺時間嗖嗖過,我在其後呼呼追趕,可也拽不住它的丁點兒尾巴… 現在我們生活都講究“儀式感”,大多數是形而上的“儀式感”,換言之就是大節小節,洋節土節,一切可以過的節日都搞點兒花樣出來,商家也緊抓這一賣點,普通人也想給平靜如水的生活絲絲漣漪。 進入陽曆12月,一直到農曆新年,感覺被各種節日充斥。而平安夜聖誕節,無疑是12月份最重要的節日了,而且在國內被國人過的越來越隆重。 ...

等你等了那麼久

曾聽到一首歌《等你等了那麼久》。 乍聽,便被祁隆深情的歌聲擊中,他沙啞的嗓音透著滄桑,天高地闊的盼念和癡想隨悠揚樂曲緩緩流淌。 不由得想起「等待」這個詞。 等待是憧憬,也是無奈。 生活中,誰沒有品嘗過等待的滋味? 有多少人在長長的人生裡揮霍著短暫的青春歲月,為一個無法預期的結果而等待。 「等你我等了那麼久,花開花落不見你回頭,多少個日夜想你淚兒流,望穿秋水盼你幾多愁......」 有一種等待是苦澀。 ...

長這麼大都沒戀愛過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偶尔會懷疑自己的長相。。。 大部分周末是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 經常懷疑自己是否有愛或被愛的能力。 偶尔羡慕情侶, 偶尔慶幸自由, 經常想象戀愛是什麽樣子的? 天塌下來自己扛。 什麽事都是一個人,也習慣了一個人。 都不敢稱單身狗了,因爲狗到了這年齡都“挂”掉了。。。 没有過過一個情人節, 没有錯過一個光棍節。.....没有。。。

金庸

金庸 我想寫一首詩 名字叫金庸 不見其人 只聞其才   我想寫一篇散文 線索是金庸 少年不羈愛自由 一代宗師是大俠 我想寫一篇小說 用才子佳人的故事開頭 用書劍拳掌作武器 用悲劇的結局收尾   我想寫一個江湖 以金庸為背景 用他的人物作名 題目就叫武俠有你才是江湖 武俠是什麼? 武俠不是武 俠才是主義   江湖是什麼? 江湖不是打打殺殺 ...

《等待南瓜節》,等待長大!

《等待南瓜節》,等待長大! (作者: 盧小蓉 南瓜節又名萬聖節,諸聖節,萬聖夜,Halloween) 盛夏,南瓜地裡爬滿了綠油油的大葉子。大葉子底下,藏著一個個拳頭大小的小南瓜。這些大大小小的南瓜,可是南瓜村孩子們的寶貝。一年一度的南瓜節來到時,村子裡的小朋友就會和大人一起做南瓜燈。到了夜裡,長長的一條南瓜街都會點起亮晶晶的南瓜燈,就像天上的小星星全都跑到了南瓜村一樣,要多美有多美。 ...

借我十年 借我亡命天涯的勇敢

借我十年 借我亡命天涯的勇敢 音響里謝春花這首《借我》一直在單曲循環著。已過而立之年的熟女,或許不再痴迷於勇敢,誓言,生猛,莽撞,悲愴,哭喊,怦然心動這樣的詞彙,而是到了靜看光陰荏苒之後的喑啞無言,不問不說亦不念的淡然。 不知你是否和我一樣,越長大,越覺得時間過的飛快,走出校園將近十年了,卻又不知道這些年都是怎麼過來的。越來越愛回憶從前,總是幻想著,如果有時光機,穿越到十年前,又會是怎樣一種景象。 一群人在聚餐,又聊到這個話題: A說: ...

亡命天涯 不如早點回家

一個普通人通常是:從讀書生涯一直努力學習,就是為了考上一個好大學。從進大學加入各種機構組織,四處交友,就是為了融入陌生的環境。從畢業後一直拼命地找工作,就是為了賺錢養活自己。去過北京,成都,廣州,黑龍江,日本,澳大利亞等很多地方,卻沒有一處讓你駐足。這個光怪離奇的社會,人們從出生就拼命地長大,而長大就意味著離開家。聽著《不想長大》的我們也就這樣長大。 ...

孤島—第一封信

孤島—第一封信周至:此刻,坐在一個巨大的無患子樹下,小米粒大小的淡黃色花星星點點地落下了,一粒一粒,小小的皇冠,散落在我周圍。 回到海島一個多月了,這是我出生的地方,島上只有一個小村子,年輕人都離開了,守在島上的大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我把老房子略加收拾,住下來。 清理院子裡的枯草雜物就用了半個月,一個人做體力有限、進展緩慢,好在我也沒什麼著急的。想做的時候就做一點,接下來計劃把坍塌的院牆缺口用石頭壘起來,牆腳種幾支爬山虎。 ...

如何才算正確的愛一個人

如何才算正確的愛一個人 (1)人格獨立是前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