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幾乎天衣無縫的謊言《非常嫌疑犯 刺激驚爆點》

豆瓣點評(劇透慎入)

作為一部被廣為流傳並且已經被捧上神壇的懸疑電影。時隔六年之後,我再次拿起來看,直到最後一秒,我還是覺得心悖不已。雖然早已知曉結局,但是仍舊得為整個故事的佈局叫好。還是那一句,這部電影也不需要智商,需要的只是一點點陰謀論。整部電影對於一場犯罪的陳述和主線劇情的構思絕對堪稱完美而精妙。這一點都沒有抬高誇張的意思。因為其實很多人並沒有‘真正’明白這個故事的主線和最重要的表達,而又過多的糾結於細節的真真假假。

對於這部電影,去糾結真相者,就真的輸給編劇的陰謀論了。糾結到最後,就一定會像是片中的警察那樣,茫然四顧又有些恍然大悟。

看這個片子,我們首先要想清楚的是——誰在陳述,誰在思考,誰在旁聽。然後要理清的是——故事的主線,支線以及伏線。那麼這部電影也就不是那麼的複雜了。

(這里首先要說一個前提,我在此所作的所有分析都是基於電影邏輯,而非我跳出電影單獨設立邏輯和人物關係。所以請在閱讀時多回憶片子的細節,並不要節外生枝的想問題)

影片的主要陳述者是凱文·史派西,那麼,這也就意味著我們看到的所有關於故事主線的陳述都是源於他的大腦。這個故事的框架的構建者是凱文史派西。

而這個故事的直接接受者是警探XXX,他作為史派西的審訊者來聆聽其為他編織的一個故事。當然,間接接收者就是我們,這部電影的觀眾。

而思考者是警探。這種‘思考’也構建了陳述者的語言交織出的畫面。換言之,我們所看到的犯罪畫面是警官通過凱文史派西的陳述而構建出的畫面。

那麼,這部電影的主線在何處?

表面上看,這是一種案件調查偵破。從貨車搶劫案匯聚5人組為第一宗案件,直至最終油輪爆炸事件為終結。主線故事在於警方對這一系列事件的調查偵破。若有這樣的想法的,請注意了,我上面說過,這個電影的陳述者是凱文史派西,也就是說,這所有的過程,細節,來龍去脈,都是由一個其中參與的罪犯所陳述的,而不是警探。也就是說,其實這個故事主線並不在於偵破。首先你得清楚這個,你才能真正理解這個故事究竟要表述的是什麼。

既然是一個犯罪者的陳述,那麼,其實整部電影的主線是一個陰謀的實施過程,採用了倒敘的方式來呈現。其實作為電影的第三方觀看者,我們最應該看到的是一個陰謀者對 一整個事件的發展的遠見以及對細節的把握和預判。通過電影的表述,我們可以深切的感受到一位謀劃大師算無疑忌的高深。

電影最混淆視聽的一個地方在於每一條支線的延伸。也就是交織在警方和他們之間發生的事件和調查過程。似乎每一個事件的發生都有一個非常明確的目的。這個‘目的’和下一件事情表面上沒有絲毫的關聯。但是,聰明人從不從表面上的事情來做思考。史派西之所以能玩弄警察與聯邦,其實關鍵點就在於此——警察與聯邦都從不相信陰謀,他們只看‘事實’。若‘事實’沒有,就沒有。就像影片裡一直像魔影一樣徘徊的——凱撒。每個自認為堅強理智有邏輯懂思考的‘強者’都蠻自信地說“他不存在!”實際上,我們都知道,他是存在的。這個巨大的陰謀論掩蓋了其他更小的算計。電影擺出來的那些細節事件只是為了達到陰謀的最後效果。若要去追究這些事情的真假,則完全本末倒置了。或者說,那就和那位警探一樣,被大BOSS耍了。若要論真假,那麼,這個陰謀裡面,所有除了5人組的人的名字和線 索一律都是假的。但是發生事件的流程和時間是真的。

而最可怕的是故事的伏線。編劇在故事里安排了一條小小的伏線,那就是‘為什麼只有一個人活下來’。這條伏線構成了本片懸疑的第二大要點。也是勾動劇情發展的引子伏線。這條線是給觀眾的。若你看的認真且善於思考,大約從知道史派西是這案子的惟二生存者的時候,你就會一直在問為什麼。更何況,電影開頭在兩個警探的對話中給史派西冠上的“他爸可能是李剛”的傢伙這個派頭,凱文出場後形成強烈的對比,更能引發觀眾興趣“為什麼就是這個又瘸又蠢的癟三騙子活下來了呢?這條線拉的非常完美,幾乎可以和七宗罪的那一條’兇手咋就那麼牛逼哩’相提並論了。

最後,開頭的時候,最可怕的細節與結尾呼應,開頭你知道那個戴著金表金火機叫凱撒·蘇錫。而結尾,你看見那個瘸子小騙子拿了他的私人物品——金表一塊,金火機一個。只有你知道,而不是那些無能的警察們。

一部優秀的懸疑片一定是在演員有著異常給力的支持的。一群人的優秀演技造就著故事。有那麼一個規律,出色的懸疑片在角色選擇上都是特別到位的。他們不一定用一些非常有名的演員,但是他們一定會選擇最適合的演員來詮釋這個他們需要的角色。因為懸疑片的好壞其實在很大程度上其實基本依託於演員,因為再多的技巧再好的劇本,若演員沒有可信度的話,故事的延伸性就會大大的降低了。這 部電影,不只是凱文史派西的勝利,而是所有五人組以及所有配角及龍套的集體勝利。最突出演技的段落有兩個,第一個段落是凱撒和凱爾在家裡談論那筆生意的那一組長鏡頭。第二個段落是凱文史派西在警局裡,看著那個胖子警察若跳梁小丑一般口若懸河,而自己又幾乎旗開得勝的時候,想笑而忍住不笑的表情。實在太傳神到位了。

電影在討論著一個關於人的話題——什麼樣的人才是最可怕的?這裡,我主觀地把‘可怕’這個概念分為三個層次,遞增趨勢,以電影人物為例。

第一種可怕是威脅到生命的安全的可怕。這是最基本的恐懼,所有恐懼的源頭和結尾。無論如何歸咎,最終都會回到這個點兒上。自我保護是人類最初和最後的本能。命都沒有了,還談什麼後繼工程。所以,在這第一層的境界裡,最可怕的人是神槍手馬克馬諾斯。因為他屬於那種依靠本能行事的人,他的理智基本上是沒有的。雖然看上去他也是個冷靜的人。但是這並不代表他足夠聰明。他所有行事的手法還是那種最原始的暴力階段。

第二種可怕是威脅到人身利益的可怕。這種可怕是建立在價值觀上的可怕。當一個人認知世界之後,就會產生各式各樣的價值觀,這個時候,人的重心會暫時從自己的人身安全轉移到自己的人生利益上面。那麼,這個時候,有人出現剝奪這種人生利益,就引發了第二種的可怕,引發者,是警察與大盜基頓,是警探傑夫和大盜。正所謂賊有賊路官有官路,盜亦有道,大家各走一邊,警察和賊本應該是相互依存的關係,可惜偏偏兩邊都有人不讓別人活,斷絕別人的財路。所以,他們這兩種人,無論什麼人找到頭上,都是讓人招架不住的。他們即擁有絕對的強權,又掌握著你不可抗拒的某些元素。讓人不得不從。

第三種可怕是那種操控性的可怕。就是一種宿命性的可怕。人總是喜歡活在已知,秘密和希望當中。而本能地對未知,赤果果,絕望產生連鎖恐懼。這就像人喜歡抵抗宿命,總是覺得人定勝天。可是在一個絕對的權力面前,如何勝?他網絡了所有你認知內的一切,有的你知道有的你不知道,就像是——神。有的人對神的厭惡就源於那些被已知的和未知的一切被掌控的恐懼。而這種人在現實中往往悄無聲息,但是往往能夠給予對手致命一擊。真正強大不是那種叫囂式的,而是悄無聲息地就解決了。凱文史派西無疑是片中最可怕的角色。帝國的掌控者,全局的把握者,冷靜渺小,卻最致命。生活中遇到這種人,一般人往往都不會察覺,平時一副特別衰的模樣,不著邊際地大大咧咧。那是因為他們不屑於去 ‘認真’,凡人的‘認真’對於他們來說毫無意義。他們顧全的是大局。因為他們掌控著全部,而不是一點。這就像是,你可以動手就彈死一直螞蟻的時候,你就不會再管螞蟻的各種了。但是,當群蟻圍攻你的麵包的麵包時,當然是自信無比的剿滅啦。

陰謀論一直貫穿遍布這個世界。隨著對這個世界的漸漸深入,你就會知道它真正的運作方式,接受與不接受可以看出你的等級。接受命運接受陰謀還是憤憤地說這些都是放屁。

那個老大,坐在我身旁默不作聲,我大叫:“那邊的瘸子是何許人也,你何德何能坐在這兒和我喝酒?!我他媽比你聰明多了!”

瘸子還在笑,他一伸手,抖下衣袖,從懷裡拿出了他的火機,袖下的金表反光刺著我的眼

我竟沒有看清他點煙時那種蔑視蒼生的笑容。

《普通嫌疑犯》給我們的啟示:

1、 一個傳說中的人物,若見到他時,他只是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一定要提防小心或者心生敬畏。

2、 人怕成名豬怕壯。大張旗鼓的張揚行事,就會惹得萬般怨禍加身。

3、 低調永遠是高調的牛逼。

4、 一旦牛逼的還低調,那就不是裝逼了,而是對普世的不屑。這是一種很高的境界。這種境界就像是你不屑與一個孩子比賽尿的更遠一樣。

5、 相信宿命,相信陰謀論是很有必要的。沒人喜歡像傻子一樣被玩弄在鼓掌之間。

6、 接上條。最可怕的是被玩了還渾然不自知,還仍舊得意洋洋

7、 在一個高手眼裡,必然看著全世界都是傻逼。他們不怕被孤立,他們怕的是傻逼變得聰明

8、 一個男人最慘的是找了一個女強人,然後總是會被人認為是吃軟飯的。

9、 那些一直自以為自己比誰都聰明的人才是最愚蠢的。

10、看事情得追求通透,不要看一說二,說二推三。很多複雜的事情沒有那麼個推法。必須先有一個總體的邏輯框架,然後細而推之。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