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人工智慧電影

人工智慧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劇情回顧

文字 | 丁琪琪
編輯 | 陳思琳
責編 | 李宛馨 馬超穎

在文章開始之前,我們先來回顧在觀影會預告中提出的問題:當機器人懂得了愛,他們能否得到人類的愛?

從文章底下的評論看來,大家的態度並不樂觀:擁有感情的機器人值得被愛,但人類對機器人的偏見難以放下。 上述的態度恰恰在《人工智慧》的開頭被展現出來:機器男孩大衛彌補了莫妮卡對孩子的需求,但當莫妮卡的兒子馬丁康復歸來,並不懂事的大衛惹出麻煩的時候,大衛被莫妮卡拋棄了。

大衛認為,如果自己變成真正的小男孩,莫妮卡就會愛他。 因此他努力尋找「藍仙女」,童話故事《匹諾曹》中把小木偶匹諾曹變成小男孩的角色。 但藍仙女註定只存在於童話故事裡。 在結局中,大衛對著被淹沒的遊樂園中的藍仙女雕塑反復祈求。 直到異常氣候將他冰封,人類滅絕,大衛都未能如願。

故事並沒有在這裡結束。 兩千年後,遺留的機器人發現了大衛並讀取他的記憶。 他們為大衛創造了不用顧及丈夫與兒子、深愛著大衛的莫妮卡。 大衛與複製品莫妮卡度過了快樂的一天,然後平靜地一睡不醒。

人工智慧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電影評析

《人工智慧》的主線劇情仿佛是一部完美的童話:機器男孩大衛歷盡千險終於收穫母親莫妮卡的愛。 但在歡樂的表像下,電影對於人與機器人的關係傳達出了消極的態度:人類在生活上需要機器人,但在心裡卻輕賤機器人。

編劇甚至作出了相當大膽與殘酷的想像:在機器屠宰場中,人類伴隨著激昂的音樂與絢麗的燈光,肢解、破壞廢棄機器人,以此取樂。 廢棄機器人接受了被抓住的命運,要求別人拔掉他的痛覺感應器,而觀眾會擲石頭助興,一切看上去是如此地自然。 可是被抓進來的大衛卻安然無恙,因為他看起來像是個真正的小男孩,觀眾們轉而選擇保護他。

但細想的話,觀眾是如此地「正義」:肢解機器人無所謂,但不能破壞像人的機器人,這本質上仍然是對機器人的蔑視,這部影片中不乏這樣不可深思的冷酷細節。

結局發生了微妙的情況:大衛與莫妮卡的身份調換。 大衛從複製品身上尋求莫妮卡的愛,哪怕一天后莫妮卡會魂飛魄散;就如同電影開頭莫妮卡為了填補兒子的空缺而認領了大衛。

在感受到這些冷峻的細節之後,有人覺得大團圓結局是突兀而生硬的。 但我認為,這個結局實際上也擁有悲傷的內核。 如果認為莫妮卡對大衛是不純粹的,那大衛何嘗又不是如此?

大衛選擇了複製一個莫妮卡,複製一個會與大衛盡情玩鬧的莫妮卡,複製一個會對大衛反復說「我愛你」的莫妮卡,複製一個不顧慮丈夫與兒子、只愛著大衛的莫妮卡。 毫無疑問,這不是真實的莫妮卡,但大衛依然選擇這麼做。

諷刺的是,這與莫妮卡不負責任地認領了大衛的行為如出一轍,甚至更甚。 莫妮卡沒有深入考慮過領養大衛後會面對哪些麻煩,但大衛清楚他只能擁有一天的歡愉,一天后莫妮卡將永遠消失。

我想,這正是大衛像一個真正的人的時候。 擁有程式設定出來的永恆的愛,這並不稀奇。 稀奇的是,大衛因此產生了負面情緒:嫉妒、悲傷、極端的渴望,乃至自私。 大衛像人一樣吃醋,他為莫妮卡的拋棄而悲傷,他打砸另一個「大衛」,他需要虛假的莫妮卡滿足他偏執的渴望,哪怕之後莫妮卡將灰飛煙滅。 而這也照應了莫妮卡的丈夫亨利的話:他會愛,那他也就會恨。

但可悲的是,大衛並不是一個真正的人。 哪怕整部電影都在強調他像一個小男孩一樣去愛莫妮卡,那份「永恆的愛」也只是程式設置出來的。 他無法像人一樣主動地選擇去愛誰,他也不會像人一樣,面對拒絕而放棄不愛。 大衛只能行走在被設置好的軌道上,永不停息地付出他的愛。 而究竟這份「永恆的愛」能否與人類的愛比肩,作為人類,我持有懷疑的態度。

人性與程式的矛盾,這是影片留給我們的思索。 同樣的,影片中還有許多精彩的橋段與角色:叫喊著「我曾存在過」的機器人舞男喬伊,始終陪伴大衛但又面臨被忽視境地的超級玩具泰迪……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