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這部懸疑片,我們都很滿足:《佈局》

看完西班牙懸疑電影《佈局》,腦子裡同時湧出三個不同的主題:“再狡猾的狐狸也鬥不過老獵手”、“冷酷情人”、“絕妙的複仇”。這些主題,抽離於影片故事情節的不同角度。

這部電影導演和編劇是同一個人,叫奧里奧爾·保羅。他將出軌、自私、復仇、算計、狡猾、親情、虛偽等負面事件,和人性弱點雜糅在一起,以敘述、回憶及假設來推進情節,用思維之手抽絲,用邏輯之器剝繭,最終使真相大白。

男主艾德里安的主觀敘述,成為影片主線。神秘傾聽對象,是不敗律師古德曼女士。她以幫助男主免受牢獄之名,引導艾德里安回憶,並不時與其進行智勇較量,情節漸次深入展開。

開篇放任劇情發展,將影片中發生的事件說出;中間情節則是開放式,用了羅生門的表述方法,讓律師與男主將故事又從不同角度推演,懸念重重,使同一件事兒有著不同結局。

在情節設計上,巧合與邏輯推理有機結合,故意用了障眼法讓情節變得複雜,撲逆迷離。觀影的感受是,這會兒帶我們去探究事情發展的經過,過會兒又恍然,原來剛才我們是被蒙著雙眼去看的,看到的並不是真實的。

編劇然後利用懸疑片固有的反轉,使結局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之後我們所能做的,唯有佩服編劇的高妙。

懸疑影片習慣把觀眾拋在屏幕外,讓我們以第三者的視角進行探究。雖是旁觀,但也有強烈的懸念牽著人的神經,在編劇及導演布下的迷宮里左沖右突,尋找出口。

這樣做的好處,是我們可隨時切換關注角度,隨著男主與律師的交鋒,走進兩個不同角色的心裡。如此,可以更深切體味人物的雙面性,觸摸到很強的性格張力。


阿娜·瓦格納,一人在影片中飾演兩個角色。其中古德曼律師,職業女性,強勢、有著強大的內心與狡黠智慧;而另一角色,丹尼爾母親,則是溫柔的家庭主婦,時刻為兒子的安危擔心。在無助的暗夜,熱心給出了車禍的勞拉以幫助,為她衝咖啡,陪她聊天。這兩個角色雖矛盾又統一於一身,不得不說編劇在人設方面構思巧妙。

男主艾德里安,白手起家,自己的公司漸成規模,有錢有社會地位,在大眾應酬中光鮮得體,家庭幸福,妻兒和樂;而在一起車禍中,他企圖掩蓋事實,做出有違人性的事,並抹掉愛的痕跡。隨情節展開,自私、冷酷無情逐漸凸顯,使人物性格層次豐富,人物形象立體飽滿。

《看不見的客人》影調陰冷,暗乎乎的畫面,使我們始終有如困在迷霧裡,很符合懸疑片風格;恰到好處的緊張、詭異音樂,渲染著人物內心的不安、焦慮。雖然故事並沒有讓我們有如關註生死般心膽俱提,但會使人留連在猜測與懷疑之中。

影片主題依了普適化的“自私引起毀滅,愛通往救贖,財富導致墮落”的路子,使情節發展相互勾連,既有嵌套又似鏈條般環環相扣。此刻回顧開篇三個主題,讓我們走進劇情探討些與人性相關的話題。

世間最醇厚的感情是什麼? ——親情。父母對子女的愛,無疑是最強大的。他們為了孩子,可以付出一切。影片中痛失愛子的夫妻倆,儘管看上去無力與世俗的權力階層抗爭,卻用自己的智慧贏得了復仇的勝利,可謂“絕妙的複仇”。

常會靠不住的感情是什麼? ——愛情。愛著時海誓山盟,恨不能如膠似漆,融為一體;不愛時,往往會成為傷害對方最深的那個。因為懂得,可以慈悲,也可以精準找到對方弱點,利用並對其攻擊。


出軌的男人艾德里安,為保全家庭、地位、利益,對情人勞拉的傷害直至致命,絕對是“冷酷的情人”。忽想起那句流行語,送給該型男:要么給我愛,要么給我錢,要么給我滾~

最讓人憤怒的事情是什麼?在金錢與社會地位等外力作用下,很多本該受法律懲罰的人,會消遙法外。男主艾德里安,讓律師幫他消除警察記錄,而真正受害者卻被誣為小偷在新聞中廣泛傳播。普通民眾與金錢、權力承托階層的衝突,在影片中已有形跡。

而影片又讓人大快人心的,是做為弱勢群體的丹尼爾父母,用愛、執著和智慧,充分利用艾德里安打算請最強律師為其洗白的時機,讓艾德里安自己和盤托出事件真相,使一樁本來沒有足夠證據,說黑即黑、說白即白的案件水落石出。

劇情反轉是懸疑片必不可少的要素,而該片反轉則在足夠醞釀基礎上進行,結尾處突如其來的真相,給觀眾帶來意外驚喜。

這個驚喜不僅來自於劇情設計巧妙,比如幫助修車的人,恰是車禍中死去年青人的父親;最後一步步逼著男主說出真相的人,又恰是死去年青人的母親。故事形成閉環的圓,滴水不露。

驚喜還來自於人物的化妝術。古德曼律師在鏡頭前卸下妝容,改頭換面,以丹尼爾母親的形象再現,將懸疑最終撕開,並以給警局的電話來終結全篇,此處彰顯“再狡猾的狐狸也鬥不過老獵手”。

摘錄幾句經典台詞:

不遭受苦難,就不會有救贖。

人設法擁有一切,總要有所犧牲。

他就如玻璃上的一個小斑點,我們不得不這樣看待此事,免得自己發瘋。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