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神入化2 驚天魔盜團2:盜,可盜,非常盜。

盜,可盜,非常盜。魔,可魔,非常魔。天下之大,汪洋也,龐然萬物也,鯤鵬也怒而飛,一個筋斗雲十萬八千里,一心可至也,至大無外。盜的終極,便是盜心。魔的至尊,便是惑心。魔之術,盜之術,有無窮法門。俠盜之幻勢,大宗師。貌似是逍遙遊,實則人間世,並非那麼簡單。

大宗師阿基米德曾經曰過:“你看的越近,看到的就越少。”給阿基米德/ 天啟四騎士一個支點,他們就能翹起地球/ 欺騙全世界的眼睛。他們的神奇,在於瞞天過海的連環套招數。大衛·科波菲爾是一個人,他們是四個人,均已經超越小知,達到大知的境界,魔術師聯合起來,就可以整蠱全世界最強悍的“壞人”。障眼法玄之又玄,眾妙之門假如不在電影中向觀眾解釋,觀眾是定然如墮雲中,摸不著腦袋。

《驚天魔盜團》的核心還是要重建父子情感,父與子的情感秘鑰,是這個世界上最高的、最終的奧妙之一,尤其是當一個兒子要為父親正名、一個私生子要在父親面前證明,他們的所作所為,要么是在泡影中施展霹靂手段,或者是要做大力金剛手摧毀世界,前者是“綠巨人”,他要藉助四騎士打鬼,後者是“哈利波特”,他要逃避一切制裁實現唯我獨尊的遊戲規則。有用之人,終生不得閒。游刃有餘的人,或有倦怠。歸隱田園向來只是一個夢,除非這個夢從一開始便不能實現,那麼田園往往是苦旅。馬雲說這一生最大的錯誤,在於成立阿里巴巴,各位看客,聽听就算了,即便他真心如此想,我們也沒有機會去體驗那種感覺。樹不能長到天上去,時光也不能逆流,王重陽再也不可能回到修煉九陽真經之前,他注定要成為傳說中的人物。天啟四騎士,是螳螂還是黃雀亦或者鍾馗·獵人?至於兩個大佬,邁克爾·凱恩和摩根·弗里曼,那更是滿滿的回憶,如果可以,編劇們可以有太多的逆轉,只看需要。

華裔導演朱浩偉指導的《驚天魔盜團2 》,當然也是披著魔術外衣的盜匪片,有著動作類型片的要素擔當,追擊、動作、懸疑,再加上周杰倫與週采芹在澳門魔術館的東方味精,全片洋溢著時髦度亮麗的新世代商業片的傲嬌與自得,觀眾看起來目不暇給,可以說是賞心悅目的消暑視覺冰淇淋。電影之前,魔術是最造夢的藝術。在澳門過安檢一段,四騎士以最正宗(也就是最老土、傳統、但又花里胡哨)的手法,在保安與機器面前,活生生的將芯片暗度陳倉,再次證明了高明是天賦、技術、勤奮和經驗、協作的綜合,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辦法。魔術如是,碼字如是,學習更應如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八百羅漢各有手段,達人總有夢幻手法,吃瓜群眾總是容易且喜歡發牢騷,成本太低又似乎可以打發一點點無聊,也許是我們應該改變了,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加強有針對性的學習,否則連電影都看不懂啊。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