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殭屍:驚情四百年](一)驚情四百年: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一個完成工作後興沖衝趕回家的丈夫,滿心期待著“飯在鍋裡,我在床上”的重逢表演,迎來了卻是嬌妻冰冷的遺體,而最讓人難受的是,他為之獻身工作並全心信仰的老闆卻拒絕給以他的家人以應有的名份。其實名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丈夫需要以此來撫慰自己受傷的心靈。當心靈無法得到滿足時,迎來的只有暴烈,發狂的丈夫不計後果的炒了老闆的魷魚,投入到另一家公司的懷抱。
       上面的情節怎麼看都是都市生活劇的大綱,但人世間,有一種獻身叫崇拜,有一類信仰叫宗教,有一個公司叫教會,有一位老闆叫上帝,他的組織別無分號,離職就是背叛,跳槽即為墮落。於是德古拉的經歷不再是都市生活劇,因為他的新公司叫地獄,他的選擇叫墮落,那是個永久的黑暗面,那裡的新老闆叫撒旦,他的故事也變成了殭屍劇。
       永墮地獄的德古拉伯爵,就這樣在無邊的黑暗中活過了四百年。他的生活就像是一個無始無終的環,時間對他已經失去了意義,同樣失去意義的還有生命。不會腐爛的東西並不一定是美好的,萬物有始皆有終,沒有愛,一切的永恆都如同枷鎖,將靈魂困著於無間的苦難。
       但殭屍也好,人類也好,愛情並不分光明和黑暗。少年白頭,紅顏易老,人類的愛情即使再燦爛,二十年後也會成為老頭老太那獨自絮語中無聊的回憶。而一位殭屍,則可超越了時光,超越生死界,讓一份思念持續得天長地久,甚至到地老天荒,如同黑暗的地下室中儲藏在橡木桶裡的紅酒,每過一個世紀味道就會更加醇厚。
       所以,讓我們原諒他看到那張照片時的失態吧,因為那是跨越了四個世紀的期待,那常存夢中的面容,出現在現實世界中,是他通向另一個世界的入口,無論那個世界是新生,還是末日,對於他而言,都將打破這無始無終的困境。讓已經逝去的愛重頭再來,這是一種偉大的誘惑,對於一個已經等待了四百年的殭屍來說,更是如此。為此,他可以不顧任何的危險,更何況,生命對於殭屍,並沒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身處異鄉的德古拉伯爵是謹慎的,雖然他是如此的激動,但他還是只在遠處默默地看著那命中的愛人,走過街巷,走過花場,直到,他的精神再也無法忍受愛人在旁卻不能相擁的折磨。但,思念是美好的,現實卻很殘酷,愛情還未重來,敵人卻如影附至,無論他是在異鄉,還是回到故鄉。德古拉只能面對他很久之前就應該面對的挑戰,或者說,面對他注定的結局。
       愛,終究沒有回來,但能夠牽著愛人的手死去,也不失為一種幸福。當失去一切的德古拉最終斷開自己生命的電路時,我們看到了他的安心,至於他有沒有回歸上帝的懷抱,這並不重要,就像愛能不能重來,這時也並不重要一樣,只要再次愛過,讓生命重歸意義,一切就已經足夠了。
PS: 我對德古拉伯爵如何戰勝突厥人不感興趣,我對圍繞在德古拉身邊的那群人也不感興趣,我唯一感興趣的是,為什麼導演要讓變成殭屍後的德古拉長成那麼一幅黑山老妖的魔樣。如果這部電影可以重來,我希望,由奇諾李維思可以來演德古德,殭屍就應該是個永恆不變的帥哥,就像我們喜歡的那些妖孽,將我們吃下連點渣子都不剩下,而我們依舊無怨無悔。而他在本片中扮演的角色,其實隨便找個人就可以,比如曾志偉。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