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未冷前》——我愛你這件事,有好好告訴給你嗎?

如果回到過去,也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你還願意回去嗎?

書裡講述了四個由後悔反省出愛的溫情小故事,即使回到過去也改變不了已經發生的事情,但人心已經改變,審視了過去,慎決了將來,重獲人生勇氣去邁出改變的那一步,輪迴的軌跡終究將改變。
Part 1
面臨分別的戀人:

如果他愛我,他一定不會離開,如果她愛我,她一定會來找我。戀人之間常常隔著一張紙,在你回頭時只看到我的背影,我回頭時只看到你的背影,漸漸淚水多到模糊視線,背影越來越遠。沒有誰肯說出內心的感受,表達愛意和不捨,原因是我們固執的認為:如果你愛我,你就應該懂得我的感受,我若需要說出來那這份愛就毫無意義。

女主和男主也是這樣認為,女主不理解男友為什麼要去美國,為什麼要走了才告訴她,她氣憤的是她覺得男友不愛他!男友面對心心念念的工作機遇突然來臨,即開心又不知該如何向女友開口,他害怕對方生氣,害怕對方傷心,那句臨離開咖啡店要說的話,終究始終沒有說出來。

後悔、傷心、抑鬱、不甘,女主執意回到了過去,當再次面臨要離開的男友,她大膽地質問了她為什麼沒有提前告訴她,為什麼要丟棄她。一杯咖啡從熱到冷的短暫時間裡,男友傾訴了他一直因外貌上的瑕疵而自卑,不敢對美麗聰慧的女友過多靠近的心情,也在時間開始順流到現在之前大膽地對女友說:“三年,請等我三年,等我回來,我們再一起喝咖啡。”

感情就像運轉的機器,會有卡殼的時候,或者因為傲慢的自尊,或是因為粗心的放任,但當雙方拿出溝通的潤滑劑,愛的引擎還是會繼續發動。

電影《東邪西毒》裡有一句“因為我覺得有些話說出來就是一生一世”,很多人不再說出那句話,他們不再信任天長地久也不再對愛抱有信心,他們寬慰著自己真愛難尋,堅守著不說出許諾一生的詞彙,誓言雖興許是圈套,不說,又怎能守得住一份真情。

Part 2:

房木先生和高木太太:

電影《尋夢環遊記》裡曾說到,人死後還有靈魂會活著,當人世間再沒有一個記得他的活人的時候,他的靈魂就會消亡,他就會真正死去。但是倘若生命存世,卻被深愛的人遺忘,那又當如何自處呢?

房木先生和高木太太剛戀愛時分居兩地,常常書信來往,表達愛意,年輕時的高木每天記錄下身邊各種有趣的事情,她寫下各種傳遞思戀情愫的信件,可房木卻兩三週甚至一個月才回一封信,信的內容也很短暫,無非是誇讚對方生活有趣,也表愛慕,後來時間久了,她便寫信給他說道,如果先生對我沒有意思,也不必再這樣勉強的回信。房木急得竟直接跑去向高木求婚,原來房木識字不多,每次謄抄好不認識的話語找工廠的人一句句詢問意思,再來用自己羞澀的詞庫去回信。後來,高木小姐變成了房木太太。

多年後丈夫患上了阿爾茲海默症,一天晚餐吃飯時對著太太說:“你是誰,為什麼和我一起在我家客廳吃飯?”從那以後,太太讓咖啡館的人喊她的舊姓高木,因為她決定自己這一生為丈夫奉獻自己護士的本職——照顧病人一樣地照顧失憶的丈夫。丈夫雖然忘記了妻子,卻還記得要愛妻子,他每天去到可以回到過去的咖啡店,希望將一封信交給妻子。妻子得知丈夫的想法,為了接住丈夫的來信,她回到了過去,知曉了丈夫的秘密。

原來房木早已在患病初期明白了自己的病情,他擔心自己將來連自己最深愛的妻子也忘記,於是他給妻子寫了一封信,請她將來不要向對待病人的護士一樣對待自己,希望妻子像對待丈夫一樣對他,她可以選擇離開亦或是留下來,但希望她不論如何都是以妻子的身份做出選擇。

高木明白了自己的存在——房木太太,自那以後,不管每次房木先生怎樣地疑惑或羞惱,她總是笑著對他說,房木,回家吧,我是誰?我是你的妻子啊。

如果我忘了你,請你依舊拉著我的手,別讓我一個人,因為我明明有你愛我。
夏夜如此溫柔,冬雪如此祥和,若沒了你,四季失色,人生苦長。

Part 3
倔強的姐姐和陽光的妹妹:

妹妹久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來咖啡店“逮”姐姐平井,她們的父母在老家經營著一家很大的旅館,所以小時候姐姐就承擔起了照顧妹妹的責任,不顧他人眼光帶著妹妹去學校,獨立又能幹,妹妹打心底里佩服和愛著姐姐,長大後的姐姐離開家鄉,在外地附近開了一家小餐館營生。因為渴望過著自己獨立的人生,不願意繼承父母的旅館,因此姐姐也漸漸疏遠甚至躲避每次前來游說她的妹妹,直到某天妹妹從咖啡館回去的途中遭遇意外而喪生。

等你失去的時候,你才會反思你錯過或辜負的是什麼。即使明知沒有辦法改變過去,可哪怕一次就好,平井想再看看妹妹的臉,告訴她姐姐不是故意的,告訴她不要走或者別來。

平井長大後一心離開家鄉追尋自己的生活,她發誓要為自己而活,為理想而活。妹妹死後平井才意識到自己一直以來的自私,她讀了妹妹生前留給她的信件,原來妹妹並不是要把家庭責任強加於她,而是因為和姐姐一起經營家族旅館就是妹妹的夢想。

我們迫不及待地長大,急不可耐地離開家,去探索浩瀚的宇宙,去感知自然的本真,去遊戲社會的規則,我們以理想作騎,揚長而去,留下滾滾煙塵朦朧了親人遠望的雙眼。終究我們尋夢而歸,回到最初的地方,閑庭信步笑看花開花落。

平井在妹妹死後回到了家鄉,打理著旅館,她給咖啡店的人發來短訊,照片上她依舊閒悅。

Part 4
我愛你,希望我能一直愛你:
如果生下孩子的一刻起,你就會死亡,你還會讓這個生命降臨人世嗎?主人公計她做出的決定是肯定的。即使失去生命,甚至無法參與她的成長,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獲得生命,能有得到幸福的機會。

既然能回到過去,就一定能去到未來,計與咖啡店的店主(也是她的丈夫)約定好了未來的時間,希望去到未來親眼見一見長大的孩子。計她最終在未來見到了自己的女兒,面對女兒的閃躲她惶恐而不知所措,她的心情就像溢出的雨水,全面決堤。但在咖啡未冷前她聽到了女兒美紀說:“謝謝您生下了我,媽媽。”計的眼淚止滾珠似得不住地流。

韓國有一部電影名為《奇怪的她》,講述的是一個老奶奶重返18歲,通過自己天賦異禀的歌喉,登上舞台並在聚光燈下讓夢想大放異彩,但當得知孫子因車禍做手術需要輸血,她毫不猶豫地趕去醫院,不惜以再次變老的代價救回孫子的性命。全劇最動人的一幕就是他兒子在醫院發現了母親返老還童的秘密後,哭著求母親離開,求她為自己好好活一次,不用再受戰亂、喪夫和飢寒的苦過一生。她哭著搖頭,摸著兒子的臉說到:“我是你的媽媽”。

母愛,從不後悔,未有迷茫。她永遠擔心自己給的不多,給的不夠,擔心沒能讓孩子獲得幸福。年輕的人兒總是沉浸於迷茫、焦慮和恐慌,我們抱怨向父母傾倒情緒的垃圾,抱怨他們的落伍與死板,卻從未看著他們的眼睛真心對他們說一句:“謝謝您生下了我“。

我們常想將來若能回到過去,那一天想來應是和父母吵吵叨叨,或興許是罵罵咧咧。

我常常看著父母兩鬢的白髮就會情不自禁流下眼淚,總覺得是自己偷走了他們的生命,總希望他們能慢些老去,後來我才知道寬慰感情的是時間,陪伴在身邊的才是回憶。

這本書一直強調即使回到過去也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情,是在告誡已經發生的事情永不能左右,但是活著的心情是取決於我們自己的,人心變了,未來終究會變啊!再勇敢一些,灑再脫一些,想愛說愛,果斷前進。生的意義是什麼?只有活著的人才能賦予意義,此生川流不息,此情綿延不絕。我愛你,我有好好告訴你嗎?不論有沒有,請聽我說,我愛你。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