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解碼 地獄

去尋找,就會發現——《但丁密碼》影評及隨感之一

其實我從未認真的讀完一本丹布朗的作品卻認真的看完了他的三部電影。 2005年在姥爺家的客廳裡我們幾個孩子看完了《達芬奇密碼》2009年在美國我在downtown的電影院裡看完了《天使與魔鬼》,2016年初冬的北京,我在東三環的UME影城將他的第三部作品《但丁密碼》看完了。

電影的開頭蘭登教授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嘴裡喃喃自語著,一位年輕美麗的醫生正在為他做例行檢查,隨後他要求醫生關掉屋裡的燈,窗外的景象讓他終於知道自己此刻身在何處——維奇奧宮,維奇奧宮(Palazzo Vecchio),多稱「舊宮 」,是一座建于13世紀的碉堡式防禦完整的宮殿。 在佛羅倫斯共和國時期,這座宮殿就是市政機構所在地,到科西莫·德·美第奇的托斯卡納大公國時期,它成為美第奇家族的私人宮殿。 蘭登教授對此再熟悉不過了,對於中世紀的歷史和藝術他簡直如數家珍。 然而他的眼前卻不斷的出現換亂的、晃動的、不完整的畫面,他努力的想要想起什麼卻發現似乎是徒勞,過去的二天好像從他的身體裡消失了一般。

電影的拍攝地選在了義大利的佛羅倫斯和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這是兩座迷人而豐富的城市。 蘭登教授發覺自己在佛羅倫斯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波士頓到這裡來的,也不知道為何而來。 當有人開始追殺他,醫院的女醫生説明他逃跑開始,整個影片陷入了一種神秘而詭異的氛圍中,不斷出現的和中世紀有關的線索拉伸著影片一點點的展開。 沒有讀過原著也是有好處的,索性就直接的接受了電影想要表達的東西,不必去比較和琢磨太多。 蘭登教授帶著女醫生西恩娜在維奇奧宮尋找線索的時候,是電影中很美好很吸引人的一段,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作品被一一展現了出來。 從影片開始階段出現的但丁的《神曲》、果戈裡的《死魂靈》、著名的《格雷氏解剖學》以及後來的波提切利的《地獄》都是世界藝術上的瑰寶。 桑德羅·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是歐洲文藝復興早期的佛羅倫斯畫派演出者,師從韋羅基奧,曾與小他7歲的列奧納多·達·芬奇是同學,最著名的作品有《三博士來朝》、《春》(La Primavera 1477)和《 維納斯的誕生》(Lanascita di Venere 1485)。

波提切利《春》Primavera (c. 1482) Botticelli

在世界繪畫史上,有許多描繪春天的作品,然而還沒有一幅作品能于波提切利的這幅《春》相媲美。 毫不誇張的說,這幅畫已經盡善盡美地表現了春天令人陶醉的美和不可方物的典雅。 波提切利在這幅畫裡,將畫面上九位人物從左至右一橫列排開,沒有重疊、穿插,並且根據他們在畫中的不同作用,安排了恰當的動作。 作為主角的女神維納斯所處位置比其他人稍後一點。 整個畫面好像是一幕正在上演的舞臺劇,佈景是一片帶金色的暗褐的小樹林。 波提切利在這裡表現的是羅馬詩人奧凡提奧斯的長詩《行事曆》中描寫春天的情景。

波提切利 《維納斯的誕生》The Birth of Venus, 1486. Uffizi, Florence

這幅畫中情節和形象塑造是依據美第奇宮廷御用詩人波利齊阿諾的長詩。 詩中描述維納斯從愛琴海中誕生,風神把她吹送到幽靜冷落的岸邊,而春神芙羅娜用繁星織成的錦衣在岸邊迎接她,身後是無垠的碧海藍天,維納斯憂鬱惆悵地立在象徵她誕生之源的貝殼上,體態顯得嬌弱無力, 對迎接她的時辰女神和這個世界毫無激情,也同樣不屑一顧。 《維納斯誕生》的另一層涵義則是當時在佛羅倫斯流行一種新柏拉圖主義的哲學思潮,認為美是不可能逐步完善或從非美中產生,美只能是自我完成,它是無可比擬的,實際上就是:美是不生不滅的永恆。

然而在影片中最先被展示的則是他的《地獄》這幅被投影在女醫生西恩娜家裡牆壁上的作品呈現出巨大而完整的漏斗形狀。 男主和女主從這幅畫開始一點點抽絲剝繭般的尋找和發現。 這幅地獄圖(La Mappa dell’ Inferno)是波提切利並不是太被提及的作品,基本上是按照但丁的《神曲》中對地獄的描述和解釋創作了此畫,畫中將地獄分為了很多層,每一層分別安置不同罪名的收到懲罰的人們。 男主和女主在此畫上發現數個散落在各處的字母,這是丹布朗小說中慣用的字母排列的解密方法。

這幅根據但丁的《神曲》而來的畫作再現了但丁想像的地獄,它在位於北半球的中心的聖城耶路撒冷的地下,是個巨大無比且深不可測的深淵,從地面通到地心,形狀像圓形劇場或上寬下窄的漏斗。 從地獄之門進入後,可以看見的平原,是地獄的走廊和週邊地帶。 通過阿刻隆河,這就是真正的地獄了,這裡由漏斗形成的巨大深淵中緊貼內壁的一圈圈圓環構成。 每個圓環都比上一個圓環要小,一共九個,即「九層地獄」。

喬治奧▪瓦薩里(Giorgio Vasari)的馬西阿諾之戰(The Victory of Cosimo I at Marciano in Val di Chiana)

這幅瓦薩里的作品則是電影中重要的線索之一,一直以來我都很佩服推理小說家,想要寫出這樣一個可以出版然後又可以改編後搬上螢幕的作品實在是需要縝密的思維和高智商。 影片裡通過在此畫上面發現的2個單詞解開了關於謎底的一點點的縫隙,當時蘭登教授和女醫生西恩娜站在韋奇奧宮的五百人大廳裡,望著這幅高懸在牆壁上的畫急切的想要找出裡面隱含的意思。 這裡不過多劇透了,這種片子如果已經知道了結果就真的沒必要去看了。 就是那種在迷霧中不斷尋找然後又出現了種種的可能性,撲朔迷離又耐人尋味的感覺才是推理懸疑片的魅力所在。

喬治·瓦薩里是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著名畫家、美術史學家、演出者,在1562年創立了迪亞諾學院(今義大利佛羅倫斯美術學院)被譽為世界美術教育奠基人,同是他也是米開朗基羅的得意門生。

瓦薩里1511年7月30日生於阿雷佐,1574年7月27日在佛羅倫斯去世。 瓦薩里在年幼時便被送往佛羅倫斯學習藝術,而後終身服務于美第奇家族各個時代的公爵,尤其以晚年任大公爵科西莫一世的宮廷建築師及畫師時影響巨大。 瓦薩里博聞強識,繪畫、建築兼工,藝術上崇拜大師米開朗基羅,以其門生自居。 但他的藝術風格雜蕪,追求形式主義,屬於樣式主義流派。

但丁的死亡面具以及這個隱藏在生物管裡的人骨做成的雕刻物又一次引出重重的線索,然而每一次以為是突破的時候卻發現還有更多的謎題等著他們去解開,環環相扣每一環都是下一個謎題的必經之路。

其實在丹·布朗的小說之外,充滿神秘色彩的異域文化對我來說同樣佈滿謎題也充滿了吸引力:如露天博物館一般的城裡隨處是美輪美奐而我卻知之不詳的建築;幾年前,在維也納和布拉格有些寒意的午後,街頭一大群身著禮服的少年圍在一起在唱歌 ,於是讓我困擾當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在那些陌生而宏大的建築群下我困惑于它們是怎樣修建的,又是為何而建造的,在那些瑰麗而堂皇的壁畫前我困惑于畫家想要表達怎樣的思想和含義。 此刻,我想到了《失落的秘符》第一頁的引言就是:「生活在這個世界而不知其義,如同徜徉于一個偉大的圖書館而不碰書籍。 」 (來源:Original 紓娜 Annie萬物靜默如謎)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