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倫之旅》:孩子,你好嗎?其實,我不好!

你知道嗎?我很想和他多待一會兒,可是我做不到,除了‘我很好’之外,我不知道該和他說些什麼?這是姐弟之間的一句對話,他,指的是他們的父親。

今日推薦好片,《天倫之旅》(Everybody’s fine), 由羅伯特.德尼羅主演。豆瓣評分8.6分。

羅伯特早已不是《教父2》裡的唐.科萊昂,也不是《憤怒的公牛》裡的傑克.拉莫塔,而是《實習生》裡的本,亦是今日推薦影片裡的Frank。

年邁的Frank曾是給電線塗保護層的工人,他的工作保護了電線不受外界的侵蝕,但自己也因為多年在潮濕的聚氯乙烯的環境下工作,肺部受到了很嚴重的侵害。

Frank有四個孩子,在他們的成長過程中,Frank對每一個孩子都傾注了巨大的心血和期待,當然還有深沉的愛。可是在妻子Jean去世後的八個月裡,他發覺自己和孩子們的關係在日漸疏遠,孩子們很少打電話給他,家裡的電話鈴在Jean去世之後就很少響起,他們回家的次數更是少之又少。

好不容易定下來的一場週末家庭聚會,也因為孩子們一致的“臨時有事”而取消。於是,Frank毅然踏上拜訪四個孩子的旅程,從一個城市奔波到另一個城市。家庭醫生擔心Frank的肺經受不住乘坐飛機時的高空壓力,但他完全不顧醫生的告誡。

我可以坐火車和汽車,況且我會備足我的藥。以前一直都是Jean照顧這個家,照顧孩子們,我想現在該輪到我了。

出發前,Frank給每個孩子都寫了一封信,他計劃著以這樣的方式,打開和孩子們的話匣子,當然,他也期待著給孩子們一個——驚喜!

1、真相讓父親驚訝

Frank一直以為四個孩子都過得很好——David是個知名的畫家,他的畫作很有商業價值;Amy家庭幸福,住在一處豪宅里;Rosie的舞蹈廣受圈內好評,曾經被邀出國進行了為期一年的演出;Robert在樂隊裡擔任首席指揮,瀟灑帥氣。

當他突然出現在每個孩子的真實生活中時,卻發現事實和他以為的大相徑庭。

David失踪了;Amy的丈夫有了婚外情,她雖然住的是豪宅,但是心裡苦不堪言;

Rosie是同性戀,並和前男友有了個孩子,出國的那一年,並不是為了演出,而是為了生孩子;Robert也並不是什麼指揮家,只是個毫不起眼的鼓手而已。

Frank在震驚之餘,表現出十分的不理解——為什麼你們都沒有對我說實話?而你們的媽媽對此居然一清二楚?

2、被隔離的父親

在大部分人的成長過程裡,父親都像Frank這樣,平日里沉默寡言,很少和你主動交流。一旦開口和你說話,就是在教育你做人的大道理。

如同Frank和幼年時的David的一段對話:

“你長大了想當什麼?”

“我想當畫匠,自己畫畫。”

“不要當畫匠,他們的畫在牆上,小狗也對著牆尿尿。你要當畫家,畫家才是藝術家。”

孩子們並非一開始就和父親無話可談,他們也曾經試圖把自己的感受和父親分享,喜樂也好,悲哀也罷。但是父親習慣性地選擇了忽略,他們聽得見孩子在說話,卻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這樣的情形持續得久了,“父權”就使父親們漸漸成為了家中那個被隔離的角色,孩子們變得不太願意和父親交流。就像Frank對孩子們說的:

“你們什麼事都會和媽媽交談,卻從不和我說。家裡的電話鈴響起,就算我接了,你們也會說‘嘿,爸爸,媽媽在嗎?’”

母親Jean的去世使Frank由“父親”的角色漸漸轉向“母親”的角色。他要開始自己做飯,安頓生活,他試圖和已經成年的孩子們談心,像Jean那樣。在Frank的眼裡,Jean和孩子們親密如朋友,可以無話不談,不管是在電話裡,還是在餐桌前。

然而在Frank的面前,孩子們表現出的是欲言又止,報喜不報憂。在這趟旅程中,Frank早就已經看出每個人在生活中都有屬於他們各自的問題,且他們之間都彼此了解實情,但沒有一個人願意對他說實話。包括在整個旅程中,貫穿始終的一個懸念——David到底去了哪裡?為什麼他遲遲沒有回到自己所在的城市?

天底下的父親都愛孩子,他們的愛深沉而內斂。影片中有個鏡頭——Frank把已經碎成末的藥片,用手歸攏了一下放進了嘴裡。那是在火車站被一個小混混踩碎的藥片,為了及時看到孩子們,Frank並沒有在中途折返配藥,而是選擇繼續他的旅程。 Frank愛孩子甚過愛自己的生命,像很多父親一樣。

但也如同很多父親那樣,Frank忽略了一件事情——愛,不等於喜歡,愛,不等於認識。愛,其實成為了很多不喜歡、不認識、不溝通的藉口。

我的朋友曾經跟我抱怨過,不管他對著他的父親說多少話,換來的大多都是“嗯,我知道了”“哦,沒關係的”“別大驚小怪的,事情本來就是這樣的” 。

“我不確定,他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我和他之間根本沒有過一場真正意義上的交談。”

3、交談的時刻

影片的高潮部分,Frank在飯桌上與退形回小孩子的孩子們吃飯,他想試著去了解,為什麼孩子們不願意跟他交談,更不願意說真話。

將“成人”的思想與靈魂重新裝回他們小時候的身體裡,讓曾經的小孩子來代替現在的大人說出他們的話,也只有這樣,父親才能和孩子們重回交談的狀態裡。

所謂的交談,並不是源源不斷的話題、玩笑,家長理短、是非八卦,而是那些真正的,或嚴肅,或平靜,帶著深思熟慮之後的彼此交換觀點。

而我們持續地願意和一個人交談,是因為對方給出了信任,唯有你也可以處理我的困境時,我才願意真正打開講述的大門。

孩子們在人生旅途中,每遇到重大時刻的選擇,守在他們身邊並且願意交付出一段交談時刻的人,總是他們的母親。也難怪小女兒Rosie說,有時她仍然想拿起電話打給母親,然後才意識到媽媽已經去世了。

Frank醒悟到自己的問題,回答道:“Keep calling next time,the number’s still the same and I’ll still on the other end.”(繼續打電話吧,號碼還是一樣的,我會在那邊接的)。

Frank在Jean的墓碑前,承認了自己長期以來對孩子們的疏忽,在他們最需要有人交談的時候,他有意無意地選擇了離開。

影片的最後,Frank去掛有David畫作的畫廊買畫,店主拿出了一副珍藏已久的作品,並且說道:

David曾經說過,如果不是他的爸爸,他永遠都不會成為一名畫家,他可能就只會刷牆,而狗在牆邊尿尿。

我們不敢保證他的畫會很有商業價值,但是他有自己的風格,並不跟隨潮流。就價值而言,我覺得他很獨特。

這幅畫的對象,是Frank曾經工作的內容——電線。 Frank在那一刻,無語凝噎。

如果,父子倆可以相互坦誠的,收起彼此的怒氣或者委屈,誠心誠意地交談一次,也許就不會留下最終的遺憾。

下一次,當我詢問你“嘿,你最近好嗎?”,我希望聽到的並不是一句簡單的“我很好。”,我想听你多跟我聊聊生活中的那些瑣碎小事。

你的喜怒哀樂,不都藏在了那些瑣碎裡嗎?也唯有明白了你的喜怒哀樂,我才能真正地懂你,並愛你。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