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夜行:日本動漫如何刻畫妖怪

日本人的自然崇拜與日本動漫中的妖怪學。今天是中元節,俗稱鬼節,東亞傳統觀念認為是眾鬼出遊人間的高峰。

妖魔鬼怪的概念,起於古人對未知世界的想像,也源自對先祖亡靈的崇拜。數千年來,關於它們也留下了無數文化的痕跡,比如《山海經》中千奇百態的妖,《搜神記》中形形色色的鬼……在動漫內容中,也有非常多的妖魔鬼怪的踪影,特別是日本的《千與千尋》《龍貓》《夏目友人帳》《蟲師》《犬夜叉》等作品,都刻畫了很多經典的形象。

三文娛接下來就基於周英的《怪談:日本動漫中的傳統妖怪》一書,簡略講講日本人是如何“講鬼故事”的。

一、日本妖怪的六大分類
1)天生異物類

河童、鬼族等等天然生成、沒有經過修煉或者變化的妖怪。他們生來就不同於人類、有天然的法力和獨特的生活習性,屬於別的種族。

2)半神類

由神靈蛻變分化但身上還保留著神性的妖怪,它們往往還擁有一些神的法力,在特定的時刻和場合會像神一樣保護或者懲罰人類,比如天狗、海坊主。

3)人形類
那些幻化成人類模樣的妖怪。有的幻化成年輕男女或老人,也有的以小孩的樣子出現。比如座敷童子、山男、山姥、雪女、橋姬、鬼女紅葉、山女郎、蛇女房、蜘蛛女等等。

4)動物、植物和物品幻化類

比如“槍毛長”,曾經是一把被武士用過的長槍,武士去世之後它不甘被閒置而幻化成了全身長滿赤紅毛髮、手持長槍的妖怪。

5)自然類
風暴、地震等自然現像也投映在日本的妖怪文化中。比如“地震鯰”,平時一動不動,只要它一動,就預示著地震即將來臨。與火有關的妖怪非常多,比如不知火、古戰場火、青鷺火、提燈火、墓之火、火消婆、油赤子、叢原火、釣瓶火、鳳凰火、姥姥火等等。

6)靈魂類
幽靈、生靈、死靈,還有“附身妖”的傳說。

二、日本動漫的妖怪學

在日本,妖怪早已是人盡皆知的題材,並不僅僅表現在水木茂、今市子、高橋留美子、岡野剛等人的漫畫和宮崎駿的電影中。這些人對妖怪文化有很深入的研究,水木茂還出版過《妖怪學講義》。但事實上,一些看似與妖怪毫無關係的動漫中也時時出現妖怪的影子,妖怪文化對日本人有著潛移默化的影響。

1922年出生的水木茂,被稱為“日本妖怪漫畫的鼻祖”。他二戰中應徵入伍還在戰場失去了左手,但戰後在小學館《少年Sunday》和講談社《少年Magazine》連載了《鬼太郎》、《河童三平》等漫畫,前者多次翻拍為影視劇並改編為電子遊戲。

水木茂很注重“與妖怪相遇”,往返於世界各地,去傳說故事的誕生地體驗“妖怪生活的環境”。比如在編著《中國妖怪事典》時不僅查閱了《山海經》、《搜神記》、《封神榜》、《西遊記》等名著,還親自到訪中國。

根據周英在書中論述,《鬼太郎》這部漫畫作品之所以經久不衰,並不僅僅是因為它以妖怪為主角,還因為水木茂在講述妖怪故事的同時鮮明地表達出了自己的思想,不是把妖怪當做譁眾取寵的噱頭,而是真的用畫筆賦予妖怪以生命。

水木茂顯然對妖怪文化有很深的懷戀,也對現代文明有著很深刻的審視和批判。 《鬼太郎》中常常有因人類的肆意妄為侵擾了妖怪,而妖怪在復活之後給人類世界帶來災難的情節。日本妖怪很大一部分是因怨念凝結而生,水木茂常常對它們表示理解同情還有對失落的妖怪文明的惋惜。周英認為,日本人對待妖怪是充滿善意、溫情的,不僅很真誠地信其有,還頭頭是道地描述每一種妖怪的來歷和特點,對他們的行動也有很細膩、很人性化的解釋。比如說,作惡的妖怪不是生來就很壞,只不過是被逼得走投無路或者是受到了誘惑,才被迫做了有破壞性的事。

日本的妖怪作品還浸潤著古樸的哲學和思想,比如提醒人們勤勤懇懇努力而不能圖謀不軌,比如對親情友情的依賴和信任。甚至有對孩子的勸誡和對家長的奉勸,比如提醒孩子們不要沉迷於遊戲而疏於對身體有益的活動,比如提醒父母們不要因為望子成龍而對孩子過於苛責嚴厲。有時還會藉妖怪之口表達對日本人的戲謔和反思。

三、妖怪與日本文化

1)《千與千尋》中的妖怪與日本“湯文化”

日本動漫在將人的意志和價值觀賦予妖怪之外,還會將妖怪與日本文化緊密結合。吉卜力《千與千尋》中的湯婆婆,是宮崎駿依照歐洲童話Krabat塑造的,也參考了民俗學者小松和彥寫的《神隱》。

而千尋的成長發生於浴場,她無意間闖入的地方。日本的“湯”(也就是浴場)有著文化的意味。在這裡千尋洗去了性格中的弱點——冷漠、愛抱怨、軟弱等,露出了性格中閃閃發光的可貴之處——善良、真誠、正直、堅韌、勇敢,超越性格中的弱點,走向成熟、獲得美好生活,這麼重要的蛻變在浴場中完成。

除了這一隱喻和代入,宮崎駿還把人間浴場的情景改善放大之後,借助奇麗細膩的想像將其搬到了妖怪世界,濃墨重彩地描繪了一幅“妖怪泡湯圖”。那位滿身污泥濁物、惡臭無比、被誤認為“腐爛神” 的河神,經過了藥浴的清洗,又在大家的幫助下清除了污穢,顯現出原來的樣子,顯露出原本的神性。 “無面人”(無臉男),也是在吐出了體內的濁物之後,才結束了貪婪、兇殘的吞噬,恢復了清淨純粹的本性。

2)妖怪動漫與日本人的自然崇拜

宮崎駿的另一部作品《龍貓》,也不是他自己憑空想出。日本自古就流著“TOTORO”的傳說:鄉間有一種叫做“TOTORO”的精靈,從遠古時代起它就住在森林的深處,卻從來不在人前露面,只有心地純潔無瑕的小孩子才能感覺到它的行跡。

《龍貓》另一個側面是它的神聖和莊嚴,比如那棵巨大的楠木。在日本,樹木本來就被視為神靈的棲息之所,也是人們用來雕刻成神像、佛像的主要材料,樹木在人們的眼裡是帶有一定神性,日本人對對森林和樹木的崇拜,從遠古延續至今,日本神道教的基本點也是對生命的崇拜。電影中的森林精靈龍貓,則是溫馨可愛和神聖莊嚴的統一體。

還有《犬夜叉》,在穿插現代元素添加少男少女漫畫色彩之外,傳統妖怪文化佔據了很大分量。比如貫穿整部作品的“四魂之玉”,就包含了東方傳統哲學中眾生平等、人與自然要和諧共處的觀念。所謂“四魂”,意思是說世界上的人類、動物、樹木和石頭都是由荒魂、和魂、奇魂、幸魂四個靈魂所組成。在日本還有稻荷崇拜,貓也是非常有靈性的動物,這裡限於篇幅不展開。

3)《吸血鬼獵人D 》中的東西方妖怪文化
日本動漫除了刻畫源自中國的東方妖怪,也不時出現吸血鬼、女巫、狼人等西方妖怪。在某些作品中,東西方妖怪處於對立面,比如《咯咯咯的鬼太郎》中吸血鬼、魔女、狼人、木乃伊、美杜莎等,個個心狠手辣、身手了得,最終仍敗在鬼太郎和他的伙伴們手下。

在日美聯合或一開始就有計劃要進入西方市場的作品中,西方妖怪也有了更多的特色。比如《吸血鬼獵人D》,日美共同製作,擔任導演和編劇的是川尻善昭,他的《妖獸都市》和《獸兵衛忍風帖》都有著凌厲無比的風格。

《吸血鬼獵人D》中的西方“妖怪”吸血鬼,有了更多的掙扎:剛剛變成吸血鬼的人在心底還保留著人性,他們不想殺人,但吸血鬼的本性卻讓他們在對鮮血的渴望中苦苦掙扎。他們會發現自己必須依靠吸取周圍人的血液維生,而人類對吸血鬼的恐懼和傷害,往往成為他們殺人的導火索。他們有時候是在人類的逼迫下,才不得已做出傷害人類的事情。不過,悲劇並不等同於絕望,這部電影雖然充滿悲劇色彩,卻仍然有一個光明而溫情的結尾。

以上內容,基本都摘自周英的書《怪談——日本動漫中的傳統妖怪》,有興趣進一步了解妖怪日漫的,可以購買該書閱讀。

文章來源:三文娛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