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反轉反轉再反轉,2019年呂克貝松新作,性感女間諜的雙面人生,超模主演,電影《安娜》

精彩的打鬥、峰迴路轉的情節設置還有名導呂克貝鬆的加持,讓這部影片在眾多諜戰片中格外引人注目,值得一提的是本片女主角曾經是紅極一時的歐美名模,纖細美麗的身體配上行雲流水的武打動作,使電影具有極大觀賞性。

        陰鬱的莫斯科,許多美國的間諜被俄國政府一一發現,政府不僅將他們帶走,更砍下了其中一個美女間諜的頭顱。當美國中情局的首領萊納德打開盒子時,盒中赫然是美國特務的頭顱,這是一種嚴厲警告。

        時間飛逝,一轉眼就來到了五年後,冬天的莫斯科,寒冷又陰鬱。而法國來的星探不懼嚴寒,他想要發掘一個美艷絕倫的模特,可惜在吵嚷的集市上找了又找,雖然美女很多,但是那種抓人眼球,美到令人驚心的少女卻一個沒有。正在星探失望之際,一轉頭就看到了一個金發碧眼,氣質出塵的少女。星探對少女是勸了又勸,終於把她說得動了心。條件優渥之餘還能有出名的機會,這讓涉世未深的美貌少女嚮往不已。然而少女安娜到了巴黎,生活條件簡直是與星探說得天差地別,不僅公司不大,甚至公寓也是多人同住,安娜這就開始了在巴黎的模特生涯。繁忙的工作之餘,吵鬧無聊的派對是一個接一個,老闆的合作夥伴看到了美貌的安娜,覬覦之心和火熱的眼神不做掩飾。公司老闆更是樂得把安娜作為巴結的工具。安娜就這樣與富人奧列格結識,兩人相談甚歡。

        在可以看到埃菲爾鐵塔的豪宅中,二人忘情擁吻,但是安娜總會及時的阻止奧列格的進一步動作。聲稱自己這樣做是害怕花心的奧列格在得到之後就會拋棄自己,安娜說自己沒有安全感,才會一再拒絕奧列格的要求。奧列格為了安撫安娜,更為了贏得安娜進一步的信任,終於如實講出自己的大筆錢財從何而來。奧列格靠著向受制裁的國家走私食物、藥品乃至武器來謀求暴利。安娜也終於答應奧列格兩人進一步發展,起身進入洗手間,門外是越發期待安娜肉體的奧列格。然而他哪裡知道,等安娜出來時不再是往常人畜無害的小白兔,而是身手敏捷的死神。安娜快步走出洗手間,奧列格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消音的手槍殺死,然而安娜究竟為什麼要殺奧列格呢?

        時間回到了三年前,那時的安娜憔悴又滄桑,男友胸無大志,沒有本事掙錢。看到安娜想要擺脫這種狀況,還向海軍投了一份簡歷,他大肆對這種向上之心加以嘲笑,嘲笑之餘還吹噓自己可以乾一票大的,從此以後吃喝玩樂都不用愁。然而男友口中所說的大生意就是搶劫,她看著暗夜裡男友毆打無辜受害者的行徑,心中充滿著憤怒和傷心。然而柔弱的她別無他法,只能流著淚看著男友犯罪。正在此時,一輛警車經過停了下來,警察打算上前盤問,然而男友一夥人已經率先開槍,猛烈地交火中,男友管不了被打傷的同伴,急忙跳上車逃跑。

        街燈昏暗的路上,男友飛快駕駛著車,警車緊緊尾隨,男友的橫衝直撞也沒能甩掉警察。一旁的同夥急忙向身後的警車開槍,終於把車內的警察打傷,導致了翻車。他們成功的甩掉了警車,然而得意的笑沒持續幾分鐘,一輛車就突然出現把男友駕駛的車撞了個底朝天。車中的安娜和男友雖然被撞得頭破血流,但害怕被警察抓到的他們慌張地跑回家,打算收拾好東西今晚就逃。

        疲憊的安娜一進門就頹喪的坐在椅子上,卻沒注意到家中早已有陌生人坐在門後。陌生人自稱亞歷克斯,他邊把手槍裝上消音器便說讓安娜做選擇。毫不知情的男友從臥室回到客廳,還沒說幾句話就被陌生人一槍打死。亞歷克斯吐露了事情的原委,原來安娜往海軍投的簡歷讓政府看上了思維敏捷臨危不懼的安娜。亞歷克斯說幫政府完成任務,只需五年就可以獲得自由更會收穫完全不同的人生。只是安娜看到了這些提議背後依舊是被禁錮的生活,她果斷地在自己手腕上劃了一刀。亞歷克斯依舊不放棄地勸說著安娜,讓她把握好自己父母給予的生命,想到了父親,安娜立刻選擇將傷口按住,對父母的掛念點燃了安娜的生命之光。

        一年學習後,安娜成為了優秀的學員,然而女首領奧爾加並不滿意這個貌美的女孩,認為這是一個只會使美人計的花瓶。在執行首次任務時,安娜成功找到了目標人物,她立即射擊,然而預想中的槍聲沒有出現。原來奧爾加交給安娜的武器沒裝子彈,這讓安娜陷入了極其被動的場面。強壯的保鏢一個接一個的往上撲。安娜先是手腳利落的用刀解決了一個人高馬大的壯漢,隨後又用壯漢的身體做掩護。安娜華麗的動作殺死了不少保鏢,任何物品都能被她變成武器,甚至碎盤子也能變成殺人利器。安娜的臉上濺滿了鮮血,她滿不在乎,瀟灑地撿起了大衣,頭也不回地衝出了餐廳,雖然亞歷克斯一再替安娜向奧爾加求情,但嚴厲的奧爾加只給了安娜五分鐘的時間,門外說好接應安娜的車子早已啟動。事後,擺脫危險的安娜怒不可遏地找到了奧爾加,奧爾加一句話就讓安娜熄了火,奧爾加說“危險不會提前發出警告”,險境中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只因對他人的輕信和導致安娜沒有好好的檢查武器,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次的遭遇安娜也有責任。

        經過這次任務安娜被上級賞識,原來被星探發掘是組織早有預謀的安排,星探並不是偶然才發現了美貌的女子安娜,星探帶著安娜去往了資本主義國家,打入敵人內部,就這樣一步步成功的殺掉了目標人物——奧列格。在隨後的出逃中,特務組織安排了一個身形酷似安娜的女孩替安娜製造不在場證明,喬裝易容後的安娜連酒店內的監控也順利盜走,隨後快速地逃出酒店,一切都按計劃進行,看上去完美無缺。

        時間來到了現在,在奧列格身亡的案件中,安娜有巨大的作案嫌疑,她被請回中情局調查。安娜偽裝的天衣無縫,既洗脫了自己的嫌疑,更表現的柔弱可憐。這次任務完成後,安娜被命令回到莫斯科。她想要在五年後向特務頭子請辭,以便真正過上自由的生活。然而特務頭子說離開組織的方法只有一個,瞬間舉起手槍瞄準了安娜。安娜終於明白特務組織根本不可能讓一個特務恢復自由。看到恢復自由之身無望的安娜無比的失望和憤怒,自己真的要刀口上舔血的過一輩子嗎?她回到巴黎又開始過上了血腥的生活,組織又一次交代新的任務,而這一次似乎並不好完成。

        幽暗的酒店中,奧爾加交代著安娜注意事項,然而安娜好像有些心不在焉。她匆匆的畫好妝,換了衣服,從裡到外都變成風情萬種的樣子。性感地走進了目標人物的房門,在洗手間中找到了早已隱藏好的武器,藉著流水聲利落地安裝好,毫不猶豫打開洗手間的門,對著目標人物就是一槍。奧爾加隨後看到的畫面就是安娜已經完成任務出了房門。

        但安娜一反常態,大意到甚至忽略了本次任務的重中之重,她忘了把目標人物的食指拿回來,更把自己的手錶落在了房間裡,她匆匆地回去收尾,拿回了斷指,總算把任務完成了。安娜的雙面人生就這樣飛速的行進著,一邊是燈紅酒綠、五光十色的名模生活,一邊是見不得光、血花四濺的間諜工作,安娜拼命讓自己的心智在這種撕裂的生活中保持正常。也許兩份工作唯一相同的就是需要扮演不同的角色、變換不同的裝束。

        安娜表現出色,在又一次回到莫斯科匯報之時被特務頭子嘉獎。得知自己會被頒發獎章後絲毫不見興奮,還拒絕了這枚獎章。拒絕的話語還沒有落地,安娜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一把手槍掏出,射殺了特務頭子。這個突然的變故為什麼會發生,還要從六個月之前說起。安娜在執行酒店任務,第一次開槍之時就已經失敗了。那支槍竟然沒裝任何子彈,只見一夥武裝人員闖入屋內,原來美國中情局早已埋伏在房間中,這次的任務就是一個圈套,而中情局的萊納德自從奧列格死去就已經盯上了安娜,安娜被人識破就是因為她的拎包習慣,儘管改頭換面但還是一眼看破了她的偽裝。安娜出於自保就答應了萊納德做雙面間諜的要求。然而向組織復命後,安娜忘了取回目標人物的食指。安娜只能第二次回到房間,萊納德為了保護美國剛剛策反的間諜便答應安娜的要求,多個武裝人員把線人的身體死死壓住,安娜說只有靠自己獨特的手法把手指切下,才能不讓奧爾加起疑。萊納德充耳不聞線人哭喊,讓安娜切下了手指。安娜的所求其實很簡單,只要讓她得到自由,她不會在乎為誰效力。

        安娜的美貌俘獲了另一個裙下之臣,美國中情局的萊納德也痴迷於安娜的美貌。但忠心的他即使在郎情妾意的情況下,也沒有忘記監視安娜,看到安娜沒有任何異動後才敢放心大膽的交代任務。而這次的任務是射殺俄國特務頭子,安娜的頂頭上司,萊納德更承諾完成這個任務後就可以直接退休,這讓渴望自由生活的安娜心動。

        時間回到現在,安娜射殺特務頭子後,不慌不忙地打開電腦,拷貝文件。隨後將武器裝備一件件戴上身,迎接即將到來的大戰。安娜並沒有殺死亞歷克斯,只是給他打了一針安眠藥,安娜不知道這一動作最終差點害了自己。在安娜走後,強撐著清醒的亞歷克斯艱難地爬向了報警鈴,正當安娜一步步拼命逃離危險境地的時候,鈴聲大作。全部的警衛都匆匆行動起來,安娜面對這種情況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持槍的手絲毫不抖射殺著一個個警衛。穿著高跟鞋也是面不改色地從樓梯上往下跳,身手無人能敵。她借助對大樓的熟悉程度,一步又一步,逐漸靠近了出口,然而追擊而來的警衛也越來越多,安娜終於在距出口不到五米的地方被警衛纏住,雙方纏鬥了許久。看著漸漸降下來的鐵門,安娜急中生智拿著一個罐子卡住了門,轉身就把身後四五個大男人打得落花流水,她最終掌握了最後一絲生機逃出了俄國人的掌控,然而奇怪的是,等在門外的美國人並沒有接到她。

        誰也不知道安娜究竟去了哪,萊納德焦急地尋找著安娜。然而這個神秘的女孩好像人間消失了一般,沒有任何消息或者踪跡。就在此時,萊納德收到了一條信息,邀他到公園相見。萊納德雖然不知道安娜意欲何為,以防萬一還是提前佈置好了自己的人。然而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和他一同等待安娜的還有效忠於俄國的亞歷克斯,俄國特務和美國特務都埋伏在公園內,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眼看雙方即將有一場大戰。安娜突然出現,她先是吻了亞歷克斯隨後又吻了萊納德,兩個男人相見是尷尬又荒唐。

        安娜反手給了兩人一人一個文件,給亞歷克斯的是自己剛剛盜取的政府機密,給萊納德的是趁著與他濃情蜜意之時盜取的文件。威脅如果自己沒有安全離開此地這些文件就會立即曝光。亞歷克斯說這些信息在六個月後就會被更新,只要六個月一過,安娜立即就會被人追殺。而安娜說她從未擁有過自由,六個月對自己來說已經足夠了。他們終於答應了這個條件,給安娜六個月的時間。同樣埋伏在公園裡的奧爾加看著安娜即將奔向自由的身影,是愈發的氣憤,她不甘心就這樣放走組織的叛徒,於是匆匆起身,慢慢跟上了安娜。安娜好像對此毫無感覺不知道危險漸漸臨近,幾聲槍響劃破了公園的寂靜。聽到槍聲,兩個男人都知道安娜兇多吉少,但是危險的境況裡他們只能選擇撤退。公園裡只剩下一個孤單的屍體。

        時光回溯,在奧爾加與安娜的會面中,奧爾加說明自己早已知道安娜作了美國人的間諜。那天任務完成後,手腕上的手銬痕跡還有手錶的脫落都表明安娜已被美國人拘禁過,但她可以不透露安娜叛變的消息給組織,只需要安娜時刻匯報與美國人有關的計劃。當奧爾加知道美國人打算殺特務頭子的計劃後,決定將計就計,還以安娜的自由為誘餌,讓安娜照美國人的話去做。安娜睜開眼睛。趁警察還沒來,迅速翻身躲入灌木叢將替身女的屍體推了出來。奧爾加並沒有殺死安娜,只是幫助安娜以死來抹去踪跡,從此以後安娜只是一個死去之人。亞歷克斯和萊納德看著酷似安娜的屍體都悲痛不已。哪裡知道安娜已經踏上了新生活的征程。

        安娜腳步匆匆行走在下水道中,換上了另一套裝束,一切都為奔向自由做好了準備。奧爾加幫助安娜的目的就是為了坐上特務組織頭把交椅,當她打開電腦,突然發現安娜留下的視頻。視頻中安娜威脅奧爾加如果不把自己的檔案刪除,就會將自己與奧爾加的談話發給媒體。奧爾加看著成熟起來的安娜有些許氣憤更多的是欣慰。這個女孩終於長大,會籌謀打算,會留退路。最終,安娜利用多年學來的知識給自己謀求到一條生路。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