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將騙術發揮到極致《非常嫌疑犯/刺激驚爆點》

影片《非常嫌疑犯/刺激驚爆點》成功的地方:

1,人物塑造的成功。觀看這部影片《非常嫌疑犯/刺激驚爆點》,我們會發現影片中的最大特色莫過於,在影片複雜系列的背後,都是由5個男人的犯罪以及鬥爭來展開的,影片中未曾出現一個女主角,全程由5個男人來演繹,這種影片表達手法極為少見,但是這就是造就這部影片成功所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

2,劇情設計的創新。觀看這部影片《非常嫌疑犯》,我們會發現影片中的劇情設計極其複雜,並且不看到影片最後的一刻,始終無法揭曉影片真正的反面勢力,如果不是作為影片中反面人物的金特進行了承認,承認自己就是最大的主謀,或許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劇情故事真正的結局,而這種起伏不定,讓觀眾永遠猜不透,正是這部影片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影片這種高度推理的劇情設計,才讓影片獲得了最佳奧斯卡劇情獎。

3,影片結局的成功。觀看這部影片中的結局,我們發現影片中的結局中,警察不僅沒有抓到真正的兇手,而且是警察親自放走了真正的兇手,並且影片以警察的失敗,反面力量的成功結束了影片。從表達形式上而言,影片早就了邪不壓正的結局,這種結局是電影史上少有的,但就是這種邪不壓正的結局剛好呈現了影片的複雜性和高度的推理性。最重要的是,影片的結局給觀眾帶來了無盡的思考與想像的空間 或許這才是影片想要達到的效果。

影片值得學習和深思的地方:

觀看這部影片《非常嫌疑犯》,我不得不為影片中作為最大反面勢力的金特所折服,被他高超的騙術和一系列的故事推理以及他極為靈活的頭腦思維所折服,更可怕的是,他可以根據不同的場景,不同的人從而扮演不同的角色,不同的職位與實力,從而讓4個剛剛從監獄裡出來的人,心甘情願地進入他設計的圈套,為他赴死。與此同時,他可以用他高超的騙術與頭腦,將警察耍得團團轉,最後他還被無罪釋放,足以看出他的高明。

作為像金特這樣頂級的騙子,僅僅只是聰明和會編造故事是不夠的,他還需要鎮定自若的表象和過人的記憶力,以及精明的推理能力 才可以讓他的謊言天衣無縫。那麼,文章結尾,將會告訴讀者一些識破謊言的技巧:

觀察微表情:

微表情是那些在人們臉上一閃而過的面部表情,能夠折射出人們隱藏於謊言之下的真實情感。當一個人說謊的時候,他的微表情會帶有一絲焦慮,主要體現在雙眉緊鎖,前額有細紋擠出。

觀察看他有沒有摸鼻子和摀嘴:

不少人在說謊的時候往往更喜歡摸鼻子,這可能是腎上腺素上升到鼻部毛細管導致鼻子發癢的後果,而說實話的時候摸鼻子的頻率卻下降很多。說謊的人也更喜歡用手摀住嘴巴或者將手放在嘴邊,似乎是要掩蓋呼之欲出的謊言;而繃緊的嘴和撅起的唇則暗示出他的焦慮情緒。

觀察眼部運動:

通過觀察眼部運動你可以看出這個人到底是真正記得還是在捏造事實。對與習慣使用右手的人而言,當他們清楚記得事情的細節時,他們的眼睛會向左轉動;相反對於左撇子而言就是向右轉動。說謊時眨眼頻率也更高,這在男人中要更常見;另外從揉眼睛中也可以看出他是否在說謊。

注意他的語調:

語調很能反映一個人是否在說謊。他說話可能會突然地比平時快很多,緊張可能會導致音調變高和顫音或者結巴。

看他是否出汗:

不少人說謊的時候往往出汗更厲害。實際上,測謊儀也是通過檢測汗液來判斷被檢測者是否在說謊。然而在他身上再來一次,結果卻不一定可靠了。一些人可能就是因為緊張害羞而出汗;另一種情況就是這個人出汗本來就比常人多。出汗這一特徵應該跟發抖,臉紅以及吞嚥困難這些跡象結合起來看。

觀察小動作:

說謊的跡象之一就是小動作頗多,要么摸自己,要么摸身邊的隨機物品。恐懼產生的神經能量引發了這些小動作。為了緩解神經能量,說謊的人經常玩弄椅子,面巾紙或者身體的一部分。

但是 我們有的時候還是很難識破謊言,這是為什麼呢?

第一,人們常依靠「撒謊者會常做的一些動作」這些老套的技巧來識別謊言,但問題是很多時候這些行為並不准確。譬如說,「撒謊時會避免視覺接觸」,但研究發現,恰恰相反,撒謊者會試圖故意去製造視線接觸來讓自己更加可信。再譬如說,書裡老是說,冒汗、坐立不安這些顯示緊張的樣子和撒謊有關,但問題是這些表現並不是只有在撒謊時才會有,有可能我就是有些擔心、有些疲憊呢?

第二,我們更願意相信而非質疑別人。有人做了個實驗,事先告訴被試者一會兒有一半的人在撒謊,但被試者還是認為大多數人是誠實的。當然,如果是警察、海關或是特工什麼的,那就相反,因為 ta 會因為職業習慣去懷疑言語的真實性。

第三,有些人就是看起來更誠實。每個人的非語言表達風格就不太一樣,有些人情緒流露得更多、或是嗓音和外表給人感覺就很靠譜。我記得在玩兒殺人遊戲時候,有個男生他明明看起來和聽起來都是很可靠的人,但說話有時會猶豫,節奏也並不均勻,這就讓他很容易被懷疑,即使他完全沒有撒謊!

第四,其實我們很少知道自己的測謊判斷是不是正確的。你可能能立馬反駁說我之前戳破了誰誰誰的謊言,或是之後真相大白證明我是正確的。但其實這可能只是你所接觸到的謊言的很少一部分。想一想,心理學家 Pamela Meyer 認為,當與新認識的人開始寒暄時,在最開始的 1 分鐘,平均會有 3 個謊言發生。而每天普通人平均會講 10 到 200 個謊言。那你又識破了多少個謊言?

第五,很多欺騙都被排練過的。特別是現在在國內騙局千奇百怪,你遇到的都是專業騙子,他們經過訓練,控制說話節奏、每句話每個表情每個情況都被彩排過,你的每一個邏輯、每一個懷疑也都是這個舞台上的一個環節。一個容易被人識破的人也不會去當騙子了;一個沒有計劃的騙局,簡直是在侮辱欺騙這門藝術不是麼。

小說中、電影中也頻頻出現用來測謊的各種黑科技——但據我所知,大多測的不是「謊」而是「慌」——撒謊時的緊張——所帶來的生理反應,譬如說出汗、體溫、瞳孔運動。因為用這些儀器測謊時,需要先測量基線,也就是不說謊時的狀態,但很多人坐在測謊儀上時就會開始緊張,這樣結果就無法精確。有數據表明測謊儀的準確度不會超過 90%。因此,在法律上,測謊儀所提供的證據的有效性是很有限的。

所以,綜上所述,請各位增加防範意識,學會辯證的思考或者看待一個人,從客觀角度出發,多用事實說話。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