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綠皮書

前些天,在休養之餘,看了部電影《綠皮書》。之後幾天不時在大腦閃過片中的畫面及情節。持續給人以溫暖的感覺。記得接近尾聲時候,忍不住兩行熱淚奪眶而出。生活講究的人,會定期洗牙。想起來都很久沒洗眼了。人總是樂意醉心於咀嚼那些給人以愉快的印象。

不同種族、不同膚色、且性格迥異又毫不相干的兩個男人,因一段共同的旅途而建立起讓人溫暖的友情。這又有什麼可歌可泣呢?隨便找兩個男人,即便仇人,讓他們單獨在危險的陌生環境裡耗上兩個月,我想,定也能化敵為友,在風雨交加的漫長黑暗中相互扶持著迎來黎明。這也就解釋了在戰爭年代人們為何會如此團結的原因。夫妻倆吵架,孩子被人欺負,瞬間一致對外,當晚,夫妻生活尤其美滿。標準因禍得福。

大多數電影總離不開男歡女愛,這是永恆的話題,也是人們最樂意談論和意淫的主題。一對隨機分配的男女,因為某種原因需要一起去旅行,一路艱險,爬山涉水,相互幫襯著直到目的地。經此自然而然相識而相知而相愛。 (突然想到很多相親機構如果能以此種形式作為切入點,我想比起那種讓兩個莫名其妙的陌生男女面對面坐下來直接互相交換各自家底的成功率估計會高很多,而且也有趣。關鍵是沒那許多時間。)這種看似圓滿的劇情就像可樂,不會令人印象深刻。物以希為貴,譬如白先勇的《孽子》如何? 《綠皮書》或許就是其中之一。當然相比前者,後者更多是指向精神層面的。當然了,又當然了——也不能完全排除最終發展成類似孽子的傾向。呵呵,說說俏皮話。

一般來說,一個人等到成年,是很難再有機會遇到所謂純粹的知己了。商業社會一切都以利為重,就尤其如此。到了中年或晚年,就更不用說了。美國人在這個時間點,推出這麼一部片子,似乎在暗示著友誼的缺失已成為世界性的問題,而不僅僅指某個國別。同時也讓我們看到了其認知上的進步和心態上的開放。何以見得?正視自己,直面種族歧視。不見得因此就能得大改觀。但是坐而論道,不如起而行之。自以為這就是很大的進步。

不知道太陽有沒有歧視過地球。反正這小小的地球裡面事情挺多。美國人向來以世界警察而自居,他們曾說:“世界上發生任何事情,都是我們的事情。”聽著有種越俎代庖的意味。如果一個管理者有這種思維,會讓人刮目相看。但是,但是除美國以外的國家聽了這話不知道作何感想。這本身就有歧視的意味。

英國人撤離香港時曾很不甘心地說:“世界上任何我們白人管理過的地方,有色人種必管不好。”印像中世界上的人,大致也就三種膚色。即黑白灰(或黃)。他們這樣子說,讓黑灰人情何以堪!其實在現實生活中,何止種族歧視呢!

發達國家看不起發展中國家、本地人看不起外地人、城里人看不起鄉下人、經商的看不起上班的、做大生意的看不起做小生意的、官大的看不起官小的、職位高的看不起職位低的、高學歷的看不起低學歷的,名牌大學畢業的看不起二三流大學畢業的,海龜看不起烏龜、有名的看不起無名的、有錢的看不起沒錢的、有房的看不起租房的、住別墅的看不起住公寓的、車好的看不起車爛的、穿名牌的看不起穿地攤貨的、正常人看不起殘廢的、年輕人看不起老年人、健康的人看不起病人、美的人看不起醜的人、身材好的看不起肥胖的、皮膚白的看不起皮膚黑的、皮膚細膩的看不起皮膚粗糙的、男人看不起女人、女人看不起男人、有小孩的看不起斷子絕孫的、小孩成績好的家長看不起小孩成績差的家長、生活在一線城市的人,看不起生活在二線城市的人,依類推三四五六七一路看不起下去,直到偏遠貧困山區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現實生活中,無處不充斥著嚴重的歧視問題。每個人隨時歧視著別人,同時又隨時被別人歧視著。就不能平視一些嗎?誰人不是上帝的兒女,再高又能高到哪裡去呢?然而這是萬萬做不到的,顯然有違人性。人性本質上是虛榮的,是時時刻刻要表現自己的優越感。 (無所謂褒貶)據說世界上有萬分之零點二的人可以超越此種觀念。如果想徹底消滅歧視,除非消滅人類。或許有此一念,至少可以減輕一點各種歧視的強度罷了。但是這也僅僅只是柏拉圖式的一種理念。要通過歧視或者貶低他者來顯示自己,說到底還是不太看得起自己的緣故。原來歧視是源自與身俱來的如原罪一般的自卑。為什麼?為什麼做愛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進行?又為什么生殖器不長在鼻子所在的位置?比起繁衍,呼吸有那麼重要嗎?無數種屬的精靈無時不在爭取著進入現象界。最終意思就如秦始皇所言,就是希望我們老秦家不能斷了香火,能永永遠遠延續下去。實在是出自一種危機感。


言歸正傳,影片中黑人鋼琴家唐一路上的所作所為,在欽佩之餘,讓人留戀。

一個被歧視的黑人,因出眾的藝術才華在白人社會受到廣泛的青睞。因為皮膚顏色之故,人們對其喜愛之情也僅僅止於藝術,卻不可愛屋及烏,人們自覺敬而遠之。想想當事人的內心會是什麼感受呢?不管其擁有多大的才能,似乎時時刻刻有個聲音在警告著他下等人的出身。任何白人都會因為和他有任何的私交而感到羞恥,同時會覺得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在大街上偶遇一位拉二胡的盲人,其聲婉轉悠揚而動情,路人駐足圍觀,報以由衷而熱情的掌聲,但是並不因此我們就樂意和他一起同桌吃飯。如果是面對國家劇院的二胡手,我們又將是另當別論了。

不僅如此,黑人唐在同胞群裡又受到集體性的嫉妒。因此遭遇雙重的格格不入。每天夜幕降臨,就只有獨自一個人喝悶酒。如果他不那麼優秀,也和他的那些同胞一樣,就此認命,毫不在乎,苦中作樂,得過且過,反倒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可是他偏偏要爭取作為一個人的公平待遇。處處想公平,又處處事與願違,一次次默默忍氣吞聲並且又看似優雅地接受一切,越發的尊重和關心他者及自我端莊著。這也就是他把自己塑造成這麼優秀的個中原因了。他的魅力也因此煥發出迷人的光芒。

面對一個看似比我們優越的人,當他犯錯的時候,我們通常會默認,甚至由衷承認其行為的合理性,說不定自己還會依樣畫葫蘆效仿其狀。但是唐心如明鏡,絲毫不肯放過看似無關緊要的事。這與其說是糾正別人,不如說是嚴於律己,有自己的堅持,更是自我尊重。其實他才是正真的貴族。記得有句話,當一個國家太弱,而個人太強時,就注定了那個人一生都不會得到快樂。這話同樣適用於唐。

每個人都忙忙碌碌著,在解決溫飽之後的所有努力,說白了就是為了能更有尊嚴地活著。世界上極少有所謂的大惡和大善。大多數人的善惡水平線其實都相差不多。一個看起來很難相處的人,往往是沒有給他足夠面子;同樣,一個看起來很好相處的人,你若侮辱他,他必將蠻不講理。其實中國文化是從來不講理的,只講情面。

其實都還是挺世俗的一套價值觀。觀念就像牢籠,時刻製約著人們的喜怒哀樂。若從佛家看來,所有一切就都太執迷不悟了。真能放下一切執念,毫無掛礙,即可立地成佛!世界上最安全和最保險的尊嚴莫過於直接的自我敬重。而且最經濟,也最便捷。一個人的幸福如果能建立在這樣的基礎上,那麼,我們就基本可以確定這是一個幸運的人了。如果有幸運的話。所謂本自具足,靜心內求,莫向外求。

海明威說:“決不要同你並不愛的人一起出門旅行。”估計海明威曾經是因此吃過苦頭的,簡直度日如年!否則何必這麼決絕呢?不知道這句話的上下語境如何,我想海明威還不至於搞錯主語。此話的主語顯然僅指相熟了的確知自己不愛的人,但是不包括不認識的或者剛剛新認識、互相還未加深入了解的。

那麼,你是不是有興趣找個新認識的人,去做一次長途的旅行呢!如果說生命還尚存讓人留戀的地方,就是你永遠不知道明天到底會發生些什麼。就在昨天下午,得知一位朋友的朋友自殺了。但是我比較討厭用類似概念化了的諸如懦弱、逃避之類簡單的去解釋某種反常的行為,人性很複雜,社會更複雜,如果我擁有像這位朋友一樣的性格和經歷,我想,一樣會選擇自殺。柏拉圖說: “沒有什麼人、事值得我們過分的操心。”還是讀一讀安瓦里為《玫瑰園》寫的格言吧:

如果你失去一個世界,

不要為此悲傷,因為這是微不足道的;

如果你得到一個世界,

不要為此高興,因為這是微不足道;

苦樂得失都會過去

都會離開這個世界,

因為這都是微不足道的。

                              ——安瓦里《蘇哈里》

原來荒蕪雜亂的院子裡連一滴鳥屎都不見,前些天斷斷續續在院子裡種了些花草,好奇竟引來一對鳥戀人,天天停在門前枝頭打情罵俏。一會兒湊在一起卿卿我我,一會兒吵架了,一個跑著、一個追,沒過多久,倆鳥又在枝頭上躥下跳著嘰嘰喳喳了。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