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刺激驚爆點》看犯罪標籤與交叉感染

近日看了部經典電影《非常嫌疑犯/刺激驚爆點》,高智商犯罪類,編劇腦洞很大,劇情緊湊精彩,演員演技給力,強烈推薦。

為避免劇透,不多講,愛奇藝VIP有高清版,穩! (此處敬告愛奇藝公司:請支付廣告費,如果不給,我就把我的賬號公開了,讓大家都能登)

說一小段,故事的開始是丟了一車軍火,警方將懷疑目標定在幾個有犯罪前科的人身上,於是將他們關了起來分別問話,期間有有言語威脅和侮辱。但仍然沒有找到線索,因為確實不是他們幾個乾的。該事件嚴重影響了幾人的正常生活,“你幹過壞事,他們就永遠不放過你。他們拿我當罪犯對待,我遲早會變成罪犯”。經過商議,他們決定乾一票報復警方。

在這個劇情裡有兩個點值得反思,一個是警方認為有犯罪史的就更容易犯罪(犯罪標籤理論),因此他們喪失了被公平對待的權力。第二個是被集中關押時他們形成了一個新的犯罪團隊,通過優勢組合形成了更強的犯罪能力,即是“交叉感染”。

先說犯罪標籤理論,基本觀點是社會中的重要成員或群體將某個人標定為犯罪人,這個人逐漸接受這種標定,而產生犯罪行為。舉個說明標籤作用的例子,在學校裡,如果某個孩子被老師認為是壞學生,並在公開場合表達出來,那麼這個孩子就真的很難學好,不再進步。

也有類似奇特的家庭,大男子主義的男人反復強調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屬品,離開了男人就沒法生活,如果持續多年,這個女人就真的會認為自己沒法獨立。 (別急著反駁,類似的例子真的不少。)當我們人為的給某個人貼上標籤,並且在不同場合展示標籤,如果這個人並非意志十分堅定的人,他真的很容易被毀掉。

犯罪標籤理論和心理學上的“刻板印象”有相似之處,刻板印象指的是人們對某一類人或事物產生的比較固定、概括而籠統的看法,並把這種觀看法推而廣之,認為這個事物或者整體都具有該特徵,而忽視個體差異。這樣做可以有利於高效應對複雜環境,但不足之處在於先入為主,難以對事物作出準確評價。回到刑罰制度上來看,監獄天然為每個失足人員貼上“犯罪人”標籤,而有犯罪前科的人即使回到社會上,也不同程度受到差別待遇或者歧視,這並不利於刑滿釋放人員回歸社會。正如《非常嫌疑犯》裡面的台詞,“你幹過壞事,他們就永遠不放過你。他們拿我當罪犯對待,我遲早會變成罪犯”。

我想這是一個認識的問題,根據石奎先生髮表的《預防刑滿釋放流動人員再犯罪問題的實證研究》一文中引用的數據,根據司法部預防犯罪研究所和監獄局聯合對刑釋人員2004 年—2008 年連續五年進行抽樣調查。五年調查的刑滿釋放人員 17478 人,平均再犯罪率是 6. 25% ,其中刑釋流動人員平均再犯罪率是8. 05% 。由此可見,絕大多數人是不願意再犯罪的,之所以重新犯罪,很多時候是出於“迫不得已”。

在實際生活中,該尊重他們的時候就尊重他們,該兇他們的時候您也別怵,沒那麼可怕的,好歹咱中國也被稱為世界上最安全的國家,凡是智力正常的在犯罪前都會考慮一下犯罪成本的問題。有前科的人其實和我們一樣,最大的區別在於他們曾經犯過錯,也為自己犯下的錯承擔了相應後果。


再說“交叉感染”,“交叉感染”實際上是一個醫學名詞,說得更通俗易懂一點,就是傳染。 《非常嫌疑犯》中的幾個有前科的人裡面,實際上有特別希望過上正常生活的,也有本身沒有犯罪動機但是被煽動的。但是最後他們共同實施了犯罪,這就是交叉感染的問題。俗話說,“跟好人學好人,跟巫婆跳大神”,在監獄裡面,罪犯面對最多的人群就是罪犯,他們會互相交流犯罪經驗,吹噓自己的“光輝事蹟”,因此有監獄是犯罪學校的說法。

因此,現今的判決普遍傾向於將短刑犯和社會危害小的輕刑犯納入社區矯正,盡量規避監獄內交叉感染的風險。對於咱普通老百姓,應當明白社區服刑人員並不具有大的社會危害性,而且正在或已經為他們的犯罪行為承擔了法律後果,並且正在努力想要過平靜的生活。請不要戴有色眼鏡去看他們,給他們貼上犯罪的標籤,造成持續的傷害。

作者單位系四川省綿陽市遊仙區司法局

文章內容是由網友自行分享,如果您認為其內容違規或者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繫,我們核實後會第一時間刪除;新聞取自網絡,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